January 6, 2018
   Posted in Flash Mobile, 評說西藏 and Tagged , ,
Pubished By Passang Dhondup

/颉尔宗·德丹

 中共所謂国家级的十四大(中央)重點新聞網站之一的“中国西藏网”,自创办于2000年以來,以中文(簡繁體)、藏文、英文、德文、法文等多种文字,以及音视频向海內外发布與西藏問題有關的負面信息。很顯然,其宗旨是專門攻擊誹謗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該網站每天發佈潑婦罵街式的官方辭令和一些文章,其內容大多是老調重彈,刻意誹謗,甚至無中生有地詆毀達賴喇嘛尊者。仿佛“中國西藏網”這一重大官方網站是專門對中共典型的滿口惡語,罵不絕口的官員朱維群和張慶黎等这些“火炮”提供的炮台一樣,本來還有協和餘地的中藏問題,頓時把時局搞得烏煙瘴氣,一敗塗地。民族矛盾由此變得更尖銳,藏漢之間的隔閡與誤解日趨加深。

事实上,中共官方公开批评达赖喇嘛尊者是从江泽民执政时期开始的。早在1995年,达赖喇嘛尊者以他应有的无法替代的合法地位,以及历史定制和藏传佛教仪轨认定一名6岁藏族男孩为第十世班禅大师转世灵童,但该男童很快遭到中共当局绑架,从此销声匿迹。紧接着,中共又安排另一位藏族男孩成为班禅继承人。从此,中共彻底翻脸,公开批评达赖喇嘛尊者,且越批越激烈。众所周知,江泽民是个十恶不赦的政治骗子,丧尽天良,无恶不作。根据奧地利國家新聞社、奧地利《標準報》报道:“江澤民和周永康薄熙来等共同參與主導了活體摘取法輪功及良心犯器官移植的系統運作與利益。”中国民间也早有讽刺江泽民“三个代表”的顺口溜:“毛泽东代表工农乞丐,邓小平代表地富反坏,江泽民代表贪污腐败。”江泽民上台十年多,不仅对中国后继领导人留下官场空前腐败,社会贫富悬殊的烂摊子,而且,把民族问题推至一触即发的危险境地。可以这么说,今天中国官场的腐败和中国的民族问题激化的根源,很大程度上是江泽民一手炮制的结果。

然而,自習近平執政以來,时局出现新的变化,这也许是他们的“新时期,新思路”,中共當局對達賴喇嘛尊者的無端責難和誹謗,如同秋後蟲鳴逐漸消失了。“中國西藏網”對尊者的攻擊誹謗声自一年前戛然而止,不再诋毁达赖喇嘛了。中共骂了达赖喇嘛二十多年,现在不骂了,这有点不相信自己的感官,但这还是事实。那么,中共停止诽谤达赖喇嘛尊者,这是否意味着当局对西藏政策的反省,或者对达赖喇嘛和西藏人民释放善意?但愿如此。最近,达赖喇嘛尊者在班加罗尔市接见藏人青年时表示:“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高层人士似乎在反省以往的西藏政策,认为继续诋毁达赖喇嘛,并没有任何利益。”流亡藏人社会各阶层也有人认为,自习近平执政后中共当局逐步停止对尊者的诽谤,这便是对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人民释放善意。

但是,笔者却有一些想法。从前,以江泽民为首的张庆黎朱维群等诽谤达赖喇嘛,与现在习近平当局不谤达赖喇嘛,这两个问题看来截然相反,却有极大的共同点。江泽民诽谤达赖喇嘛是为了达到藏区社会稳定,国家和平统一的目的;而习近平不谤达赖喇嘛也是为了达到藏区稳定和国家统一的目的。这“诽谤”与“不谤”在一定层面的区别就在于中共对达赖喇嘛的手段及其结果,前者是轻浮粗鲁之辈的产物,而后者属于较稳重老练行列的产物。当然,在“诽谤”与“不谤”这两种不同手段应用下所产生的结果也不一样。“诽谤”得到的结果适得其反,搞得全藏人揭竿而起,男女老幼不满中共,而“不谤”得到的结果必定会尽如人意。

中共当局停止诽谤达赖喇嘛,这值得欣慰,但笔者认为,这是中共对西藏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习近平执政以来,虽然当局改变一贯做法,对达赖喇嘛的诋毁政策取消了,但当局自举行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谈会以来,对藏区大力加强推广普通话运动,口头上是“双语教育”,实际上却是汉语教育。西藏三区学习成绩优秀的藏族学生都带到所谓“内地西藏班”,进行汉化和洗脑教育。更严重的是,被称为西藏宗教文化的中心场所寺院,以三大寺(哲蚌、色拉、噶丹)为主的三区各大寺院,在安多地区如;夏琼寺、塔尔寺、隆务寺、拉布楞寺、格迪寺等;在康区白玉寺、安觉寺、南无寺、塔公寺、噶陀寺、喇荣五明佛学院等;在卫藏地区除三大寺之外,大昭寺、日喀则寺、萨迦寺、桑耶寺等等,统统改头换面,弄得面目全非。昔日香烟缭绕,佛号声声,庄严幽静,笼罩在善净的气与光之中的佛门净地,如今在党和政府的驻寺干部领导下,已改造成物欲横流,金钱至上,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旅游中心,或商场。同时把寺院僧尼各个都培养成优秀商人;昔日僧尼的手指翻阅经典,今日僧尼的手指点数钞票;还有喧闹杂乱的讨价还价声代替了过去寺院朗朗的辩经声。现在,僧尼们每天在寺院门口对游客进行卖门票、打扫卫生、开饭馆、开旅店、经营商店等商业服务活动。这些出家人始终得不到修学佛法,闭关打坐,求法辩经等佛事活动的机会。当然,中共的这一目的是淡化宗教,以金钱代替佛法,让出家僧尼在商品经济的诱惑下,忘记自己出家人的身份。从前,西藏边缘地区小寺院里的出家人就要到拉萨宗教文化中心三大寺去深造,最后考取格西学位。如今却正好相反,三大寺为主的一些中心寺院出家人为了逃避寺院被世俗化和商业化冲击,便悄悄跑到边缘山区小寺院去修学佛法。但他们的成功率仍然不高,当地官员发现这种外地出家人后,冠以达赖分裂集团追随者罪名,摆脱不了被判刑坐牢的命运。

另一方面,中共在全藏区还大力限制出家人数量,未受过基础教育,年龄不到十八岁的藏人不准出家。当局有关部门对每个寺院制定极其有限的出家人名额,这个名额却达不到先前寺院出家人数的一半,甚至更少。目前,藏区某些寺院僧尼的人数比所在寺院驻寺干部的人数还要少。有些寺院只剩下给游客卖门票等经商人员之外,再也没有剩余的出家人。这种糟糕局面,实在令人揪心扒肝,弄得寺院僧尼既没有质量,又没有数量。再加搞出以假班禅为主的一大堆假仁波切,对西藏宗教文化的前途更是雪上加霜。

习近平在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提到:“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兴国运兴,文化强民族强。没有高度的文化自信,没有文化的繁荣兴盛,就没有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由此可以看出,正因为文化是民族灵魂,文化强民族强这一客观规律,中共才对西藏民族的灵魂—宗教文化,实施反制措施。很显然,习近平笑容满面口头上不谤达赖喇嘛,但他的双手却不声不响地捏住了西藏的脖子。为了保命,西藏不得不继续挣扎……

2018年元月5日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