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3, 2017
   Posted in political prisoner history

不屈的灵魂─记西藏大学学生洛桑丹增

 

中文版出版序

中文版出版序

本书的主人公洛桑丹增是一位在中国近代史上那 块不忍触摸的疤痕“文革”刚开始那年出生的拉萨 人。在他的人生过程中,当然,洛桑丹增的童年是在 疯狂和斗争的岁月中度过。他的少年和青年是在“五 星红旗照耀”下的西藏,“百万农奴翻身解放”成 为“新中国的主人”,踏进学校,接受共产主义教 育,从一名好班长瞬间成为“反革命”的逆水激流中 度过。从此,洛桑丹增坚定不移地确选择了西藏年轻 知识分子的责任,为西藏民族的苦难和不公遭遇而呐 喊。期间当局对洛桑丹增没有经过任何司法程序,直 接以“杀害武警袁石生”的罪名,判处死刑,缓期两 年执行。然而,这种荒唐无稽的极刑不但没有改造 好这位“长在红旗下”的新一代西藏人,反而越挫越 勇,正可谓“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那么,洛桑丹增为主的雪域新一代藏人的这些惊 人勇气来自哪里?简单地说,它来自中共对藏人的欺 压和不公;来自西藏民族的苦难和绝望。对本书的主 人公洛桑丹增而言,当局指控他杀害了武警袁石生而 判死缓,但大量的事实证明武警袁石生是在匆匆逃命 中自己摔死的,并非洛桑丹增等人所杀。如果洛桑丹 增有杀人动机,那么,现场没有逃命的另一名武警杨玉辰就在洛桑丹增旁边,而且他手中的武器早已被洛 桑丹增他们抢走了。

当时,洛桑丹增杀这名武警不费 吹灰之力就能办到,并且在现场还有其他三十多名与 洛桑丹增在一起的藏人。但他们没有杀死眼前的这名 武警,最后还是“完璧归赵”,武警杨玉辰有惊无 险,不但活着,而且他成为当时中共对外做“暴乱” 宣传的活材料。假如,洛桑丹增等人当时有杀人动 机,那么,从现场逃走的武警死了,也不是枪杀,而 留在现场“凶手”眼前的另一个武警反而却活下来 了,为什么拼命的活着,逃命的却死了呢?所以说, 洛桑丹增根本没有杀武警。按理中共应该要惩罚那 个可耻的逃兵,而不应该莫名其妙地对洛桑丹增判死 刑。人们称中国的司法黑暗,黑就黑在这里,这就是 展现中国司法系统不见天日的一个缩影。物极必反, 今天的中国社会仍然同二十多年前没有多大改进。诸 如此类的不公平导致中国社会的种种矛盾,同时也激 发了民族意识和反抗的勇气。洛桑丹增是在这样的大 环境下,造就出来的新一代西藏牛人。

总之,洛桑丹增从青年到感年阶段是在中共狱中 受煎熬和熔炼中度过的,身陷牢狱近24载,人生最辉 煌的年华失去了绝对的自由,但他的失去却换来了西 藏民族史上闪光的一页,也换来了一个古老民族和赞 普后代应有的尊严,同时唤醒了一个沉睡的民族,并 对新一代西藏人树立了一面鲜艳的旗帜。这样的失去 远比得到更有价值,如今洛桑丹增失去了肉体上的健康和往日的健壮,但他却得到了灵魂的精华,精神上 的支柱和勇往直前的勇气。

我们衷心希望洛桑丹增剩下的人生旅程平安、愉 快、更精彩!也希望不要再发生“袁石生事件”这样 的悲剧,否则,这对中共来说是可耻,对藏人来说是 可悲。
本书是洛桑丹增身陷中共牢狱期间,与他切身交 往过的部分同学、狱友等逃亡印度后,为了对这位饱 经风霜,在中共的暴力机器面前,时时刻刻敢于用自 己的生命维护同胞,争取西藏民族自由的斗士表达敬 佩与爱戴之心,他们便利用一定的时间和空间记述了 洛桑丹增在大学,以及重点在狱中与中共针对相对作 斗争的点点滴滴。2003年西藏「9•10•3」运动协会整 理出版藏文版,雪莲负责中文编译。感谢所有为此书 贡献的个人和团体。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新闻部中文组 2016年7月6日

译者前言

位于印度北部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达兰萨拉的西 藏9•10•3运动协会是部分从中共统治下逃往印度流亡 社会的西藏前政治犯组织起来的一个协会,本组织于 一九九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成立,于一九九七年五月十 九日,对印度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申请登记注册后,成 为一个合法的自由团体。

本协会称西藏9•10•3运动协会,其由来是西藏首 府拉萨曾举行三次大规模反抗运动:即一九八七年九 月二十七日;一九八七年十月一日;一九八八年三月 五日,这三个反抗运动爆发时日中撷取月份,这就象 征性地体现了西藏三区人民在这三次反抗运动中不畏 强暴,英勇争取自由的历史。

参加上述抗暴活动的示威者当中包括西藏三大区 域的同胞,其中特别体现出八十后的新一代藏人继承 先人的光荣历程,不断与暴政作出不懈抗争的决心和 毅力。
这本书中相关人员描述了一名原住西藏首府拉萨 的西藏大学九一届藏文文学班班长——洛桑丹增的一 些事迹。当开始翻译和编辑这本藏文书时,译者主要依据原版内容,将藏文原版书名《抗暴的勇气》改为 《不屈的灵魂》。另外还附加采访了与洛桑丹增一起 在监狱中共患难的狱友巴珠与洛桑巴登,以及洛桑丹 增当时在西藏大学时的学友岗拉姆三人的部分口述内 容。

目前,洛桑丹增仍然被当局关押在西藏首府拉萨 附近的曲水县监狱,据知情者透漏,目前在狱中的洛 桑丹增身体非常虚弱,头部经常痛疼难忍,视力变得 模糊,肾脏也出现严重问题等,处境十分危险。
(备注——据悉洛桑丹增现已获释在家)

西藏流亡政府外交与宣传部序言

西藏流亡政府外交与宣传部序言

一九四九年,中共建立政权后不久,便开始武力 侵略西藏,并于一九五九年完全统治了整个西藏。中 共抛弃原有中藏间友好往来的历史和传统,特别是无 视彼此间受施者与施主的邻邦友好关系,并在全藏区 进行惨无人道的武力镇压和破坏,给西藏留下了血与 泪的残酷历史。在过去五十多年里,中共开始对西藏 进行侵略,再下来采取镇压,最后全面统治西藏。然 而,在中共和西藏间侵略与反侵略斗争始终都没有停 止过。虽然我们经过多年的反共运动,还没有取得最 后胜利,成千上万的英雄儿女们为西藏的政教事业和 民众的福祉英勇奋斗,树立了西藏民族的英雄形象, 并对未来走向胜利指出了辉煌的前进方向。我们在瞻 前顾后不断向前的同时要缅怀先烈,以先烈为榜样, 前赴后继,始终不移地保证光复西藏自由。

西藏9•10•3运动协会前政治犯传记编辑部在许许 多多为争取西藏自由事业而努力奋斗的优秀儿女中撷 取西藏大学著名学子洛桑丹增在狱中事迹,由他的几 位狱友讲述后,编写成《不屈的灵魂》一书。这本书 不但向我们描述了西藏民族勇士们的光荣事迹,同时 也为我们树立了一面旗帜。藏人行政中央外交与宣传 部也对西藏9•10•3运动协会前政治犯传记编辑部表示高度赞扬。圣尊达赖喇嘛曾教导我们:“全体藏人要 缅怀为西藏自由事业献出宝贵生命的那些先烈,一方 面,我们要学习他们的崇高行为,另一方面,我们 要念及因果关系,在日常诵经善行过程中只是念诵一 句‘六字真言’,也不要忘了要为他们回向,这极为 重要。”我们为早日实现这些民族先烈以及为西藏争 取自由正在奋斗的勇士们的愿望而诚心诚意地把我们 的事业推向前进。
西藏流亡政府外交与宣传部
于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

出版缘起

曰:

  无缘受此烦恼及迫害,
  蹂躏生命恐惧之感受,
  犹如地狱阎罗王之城,
  佛国雪域藏人有何错?

此偈陀作为引言。如今,人们依靠科技进步,使 这世界似乎变小了,人类开始逐渐崇尚正义。不分国 家、种族、宗教,维护人权和自由,不断对虐待和压 制的恶劣行径进行反抗。在过去的岁月里,由于圣尊 达赖喇嘛向世界各地宣传和弘扬人类的普世价值和自 由理念,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声援和帮助西藏人民的自 由事业。同样,近期中共政府前后释放了三名西藏政 治犯,这也是世界人民共同为正义付出努力的结果。 特别是那些为西藏自由事业尽责尽力的世界各大团 体,以及政府和非政府,各团体等的共同努力,使这 些无辜的政治犯获得人道医治机会,或离开黑暗的牢 狱。对此,我们西藏9•10•3运动协会向上述援藏组织 和人士表示由衷的感谢!

众所周知,今天西藏还处在中共政府的残酷统治之下,西藏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次,我们协 会将第六本西藏前政治犯个人传记——一名从一九八 八年三月五日至今一直在监狱中忍受虐待的原西藏大 学学生洛桑丹增的部分事迹和西藏政治犯遭受暴政欺 压的真实状况展现在广大读者面前。出版这本书我们 有两个目的:由于公安军警对洛桑丹增长期进行虐 待,现在他的状况很悲惨,视力模糊;心脏病反复发 作;头部剧烈疼痛;腰无法挺起等。因此,我们呼 吁;第一、中共当局要尽快释放洛桑丹增!第二、圣 尊达赖喇嘛在第二十八次3·10西藏抗暴纪念日上发 表讲话中指出:“发生在自己身上所有的真实情况 要用文字记录下来,若不这样做,许多曾遭受过残酷 暴虐的老一代人相继离世,后人除了对别人用口头 讲,‘那时候还发生过这样的事’之外,我们却讲不 出详细经过。因此,无论篇幅长短,只要是真实的, 都应该用文字记录下来,并将要编辑成册。特别是, 无论过去或现在,流亡社会各团体或个人都出版发行 了很多书籍,但却没有人专门负责做这项工作。而西 藏境内因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等,除了用口述之 外,很难用文字记录这些重要史料。”

如今西藏境内外老一代人相继离世,同时一些珍 贵的历史资料也随着老人而消失。因此,本协会肩负 起重要责任,从几年前就开始着手整理,现在已经出 版第五本前政治犯藏文版传记,这次又收集了目前还 在监狱中服刑的原西藏大学洛桑丹增的部分事迹。虽

然我们现在无法得到有关洛桑丹增的完整资料,但我 们在此收集和整理了和洛桑丹增有过交往的一些人的 口述和文字记录,并得到整理后出版发行。我们借此 善缘,愿此功德促使以洛桑丹增为主的所有西藏政治 犯能够早日获得真正的自由,并希望大家声援我们的 这项正义事业!之至西藏人民获得自由。

西藏9•10•3运动协会会长 益西多登 于2003年9月3日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