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15, 2016
   Posted in 評說西藏
发布者 Tashi Dhondup

Tibet-Democracy-Freedom-2016文/益西曲桑

在現代任何一種民主政體之中,必須具有三個主要機構,司法機關、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西藏民主,不僅在基於三權分立的基礎上運作,但也在協同機制上運作。現代世界的大多數國家宣稱自己國家具有三大支柱運作模式,確保制衡始終存在三大機構公平分配的爭論。

然而,新的支柱已經在這個現代世界出現,一個公認是代表人民宣傳和教育至關重要的作用;這是被稱為第四個支柱或「第四權力」的獨立媒體。無論是民主或共產主義政府,如果這個支柱並未具備真正的獨立性,那麼只是淪為其政府的宣傳工具而已。

藏人媒體是否可以逐漸成為制衡其他三個支柱的備用中心?或者已經從這個路徑偏離?西藏媒體被要求的四件事:應該說實話,報導應該公正與準確,不應該傳播偽宣傳,不受限於審查。今天的西藏流亡媒體,在所有這四個方面的表現、令人感到激勵。然而,有些人仍然認為西藏媒體的報導或評論是半真半假,甚至有人認為是造假的謊言,有些媒體集團具有意識形態或地理與政治偏見,為了服膺他們的偏見,所以散播偽宣傳。

然而,這是一個希望,第四權力將為當前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結構,扮演朝著正確方向前進的民主支柱。但是,如果沒有第四權力,民主不但無法正常運作,也將處於危險之中。

不同於政府的宣傳,媒體自由是民主的第四大支柱,行使言論和表達的自由權。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有句名言說,他想告訴媒體:「媒體人應該擁有像大象一樣、長長的鼻子,可以嗅出真相到底是什麼,然後把真相公諸於世。然而,更重要的是,你們必須是真實和坦誠的。一旦大眾了解,他們便可以採信於你們。」

由於媒體被視為民主的骨幹,所以,藏人政治家必須明白媒體對於塑造社會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而另一方面,我們必須保持對於西藏境內外藏人夢想與願望的信念。儘管我們失去了自由,真的令人悲痛,但我們卻是收復國家失地的強大力量;所以,我們必須記住,所有藏人平等地共享同一項額外的責任。

媒體揭示西藏世界裡發生的各種社會、政治和經濟活動,可以為我們自由而戰寫下歷史的記錄,照亮這個世界的真理,讓我們的自由運動壯大。

獨立媒體扮演領導民主機構和公眾之間信息橋樑的重要角色;如果沒有媒體的媒介,廣大民眾不會知道在議會所通過的法案、條款,以及社會中所面臨的正面和負面衝擊。如果記者閉上眼睛,政府官員將從審查中脫身,自己為所欲為,而不是他們所代表的人民。

西藏領導階層必須確保認知獨立媒體作為民主第四大支柱的重要性,並且理解與其他三大支柱履行民主職責的同等重要性,如提供改進財政改革的平等性、可持續性和穩定性,一樣重要的問責制。

無論是我們在民主選舉的公正地報導或評論企業自由競爭的能力,流亡藏人媒體在輿論和加強社會的創建,塑造一個至關重要的作用。西藏媒體已發展超過二十年的時間,並強化政府對人民之間的保障,提醒他們從政者有責任履行他們的宣言及承諾。

西藏媒體在偏遠地區農村的教育有著顯著的貢獻,在國內外提高自由運動的知名度。也有助於揭露商界的貪腐和政界領袖的弊端,使廣大民眾採取因應的行動。媒體也顯露出民主制度的漏洞,最終有助於從政者可以成功的填補,讓制度更加誠實、負責、有回應和友善。

如果沒有獨立的新聞媒體,這個社會如同沒有翅膀的鳥兒。我們生活在一個信息化的時代,接受新聞每天24小時的轟炸;我們只需要按按滑鼠,就可以得知全世界的脈動。信息的流通持續地增加。科技和人力資源(記者)的完美結合,想盡一切辦法發掘政治和社會上猖獗的問題。

西藏媒體遠遠超過是一個新聞來源體,更是揭露西藏真相,採取行動反對不公正、壓迫和社會的犯罪行為。旨在挖掘出喧囂和破碎背後的真相。我們應該解除對影響西藏社會所有問題的面紗,為自由而奮鬥,並點亮真理。

隨著真理和正義的信念,根據自由戰士的想望,西藏是一片自由的土地,我們必須在新聞報導中呈現一個完整的畫面。人民想要知道的、不過是一個簡單的事實,沒有什麼比民主更為重要了。最終,我們必須將真相,透過一個真實的歷史記錄告知下一代,而不是去炒作。

作者簡介:益西曲桑,出生於西藏康區理塘,現任國際西藏郵報總編輯,記者無國界成員。

轉載自:國際西藏郵報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