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30, 2010
   Posted in 評說西藏
发布者 Tashi Dhondup

文/唯色 :

2010年只有幾天就要終結了,雖然依照藏歷,鐵虎年尚有兩個多月才會被木兔年所替代。那麼,在我們的集體記憶裡,這一年尤為刻骨銘心的是什麼?正如2008年之於藏人意味著 3月10日的雪獅之吼,2010年之於藏人則意味著 4月14日的玉樹大地震,上萬生命於片刻之間被業力逐往輪迴之路,如此驚心動魄的無常無疑是人生在世的教訓。

珍尕和她的丈夫嘎玛桑珠

珍尕和她的丈夫嘎玛桑珠

當時帶領眾僧尼趕赴災難之地救助受苦眾生的堪布索達吉,後來撰文“化災難為奇蹟”,其中寫到:“懂得佛教無常觀和生死觀的人,面對生死也能處之泰然。具有佛法基礎和觀念的玉樹人在面對災害與死亡中所表現出的坦然與超然,讓媒體與各界群眾驚訝不已。”這樣的文字應該是災難之後的反思,屬於一個有信仰的文化的反思,與無信仰的文化真是有天壤之別。

 

因為有菩提心,生命與生命之間的相互救援,不僅發生在災難之時,也延續在漫長的恢復之中。前不久我回到拉薩,聽友人講起 9月間,她與七十多歲的老父親,有著拉薩貴族身份的退休幹部,帶著積攢的3萬元,坐火車到西寧,再搭公共汽車去玉樹,在一片片臨時搭就的帳篷中,找到60戶貧窮的災民家庭,給每戶送了五百元,全都是親手交到。五百元雖是杯水車薪,卻傳達的是不會放棄,不會遺忘的慈悲情懷。

 

我還要講述一位不屈不饒的女子:珍尕,她的家鄉正是地震之地 – 玉樹,她不但在大自然的災難中失去了多位親戚,還遭受到人為的災難所帶來的打擊。今年夏天,她蒙冤被捕的丈夫嘎瑪桑珠,一位捍衛民族文化,保護自然環境的商業精英,慈善家,竟被這個國家的惡法判以漫長刑期。而珍尕在丈夫蒙難之前,只是一位撫養兩個幼女的母親,這以後,她四處奔波,到北京請律師,一次又一次地遠上新疆邊地,為丈夫伸冤。她還開博客,接受媒體採訪,勇敢地陳述不為人知的真相。

 

但那些構陷陰謀的卑鄙之徒並不願意真相被公諸於世。短短一個月,珍尕的博客被關了一個又一個,但她還是堅持開了第五個博客,且平靜地寫到“我在牧區長大,對自然的規律聽得多,對人際的知識懂得少,但我以為道理都是一樣的:眾生的幸福將是自己的幸福,他人的恐懼將是自己的恐懼。這是一個妻子在思念丈夫,這是一個哀傷的靈魂在怨嘆不公。15年,冤屈與酷刑之後強加在這樣一個好人頭上的15年,如何再讓我噤聲不語,如何讓我當做一切從未發生過?”

 

同樣是信仰給予珍尕力量,她在一篇呼喚丈夫回家的博文中寫到:“… …世界總是禍福相依,誰都不知道明天又將如何,從惡念出發的一切都會崩塌,或早或晚,堅持善念卻遭遇到困難,本身都是修行。”

 

災難固然可怕,但信仰可以化災難為奇蹟。索達吉堪布的這段描述令人動容:“夕陽即將西下,剛剛遭受重創的玉樹沒有出現全城悲鳴的情形,所有的人們都沐浴在落日的寧靜壯麗之中。在格薩爾廣場,僧侶們建起了一個為死難者祈禱的帳篷,帳篷中點滿了長明不滅的酥油燈,一個蒼老的聲音反复吟誦著超度死者的經文,路過此地的災民往往會再三叩拜,誦經良久。入夜時分,露宿街頭的人們拿起了念珠與轉經筒,誦經聲在夜空中迴盪,頗有節奏的低吟取代了日間的混雜之聲,似乎是在與閻羅魔王宣戰,與惡趣魔主賽跑。一聲聲梵音的呼喚,拂去了眾生的業障垢染,喚回了眾生埋藏於心底的如來寶藏,一種無以言狀的信心在人們心中傳遞。”

 

2010/12/19,北京

Share with your friends










Subm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