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 亞州公民社會論壇


公民社會論壇演講

外國佔領、自決權與發展權-以中國佔領下的西藏為例

次旺

本文原發表於二OO二年亞州公民社會論壇(Asian Civil Society Forum 2002)。此活動的主辦單位 CONCO (Conferenceofnon-Governmenmental Organizationsin Consultative Relationship with the United Nations) 是由各國非政府組織結盟形成,負責聯合國秘書處與非政府組織之間的關系,並對聯合國具有諮詢地位。
二OO二年亞州公民社會論壇於十二月九日至十三日在曼谷(泰國)之聯合國大廈舉行。來自亞州各國的非政府組織工作者約五百人齊聚一堂,針對人權及永續發展的相關議題發表報告及討論,同時分享各地的社運經驗,進行跨國NCO的串聯。
本文以西藏的遭過為例,清楚表達民族自決權與發展權的觀念。西藏代表Tsewang lhadon發表報告時,獲得在場各國NCO工作者的支持,但卻飽受中國代表的顢頇打壓。許多參與者便將這些以NCO之名卻代表中國政府立場發言者稱為GONGO (Governmental NCO), 並在會中要求主辦單位日後應避免 GONGO 介入及阻撓NGO的討論。

主席,以及各位親愛的亞洲朋友們:
首先,感謝二OO二年亞洲公民社會論壇的主辦單位,讓我有這個機會在今天的討論中報告西藏議題。我是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的執行長,本中心於一九九六年成立於北印度。
《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與《公民暨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都在第一條開宗明義:「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
自一九七九年起,達賴喇嘛便積極為中藏議題尋求和平協商的解決之道。如今,達賴喇嘛更呼吁中國當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架構之內,建立一個真正自治的西藏。這位西藏人民的宗教政治領袖並非尋求獨立,雖然西藏人有權重獲自己家園的主權。我在此先為各位厘清這個背景,然後,我們再回來省思中藏議題的解決面。
一九七O年,聯合國大會通過了一項宣言,在《符合聯合國憲章之各國友好關系與合作之國際法原則宣言》中,對自決權詳述如下:「所有人民有權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追求他們經濟、社會與文化發展、不受外來的干預;而且,各國有責任尊重這種權利,以符合憲章條款。」自決權是普世的權利,不受區域或地界所限。在許多國家,此項權利是一種生活方式;然而,不幸地,在其他國家則否,尤其是那些生活在外國佔領或異邦宰製下的人民。本周,有一些原住民族正在日內瓦游說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要求確保他們的自治權,此舉適為同理。
近來有一些重要的聯合國世界研討會,也承認在外國佔領下生活的民族抗爭,以及他們自決的權利。例如,二OO二年於南非約翰尼斯堡所舉辦的「永續發展世界高峰會」(WSSD)行動網領中,各政府同意:「采取更有效的方法去除障礙,以實現民族的自決,尤其是生活在殖民或外國佔領下的民族,此處境對其經濟與社會發展造成不利影響,而且與人性尊嚴及價值無法並存,必須奮力消滅之。在外國佔領下的人民必須被保護,以符合國際人道法的條文。」
今天下午,我身為六百萬西藏人民的代表,當我們討論到外國佔領、自決權和發展權問題時,我很願意以西藏為例,加以詳論。聯合國大會在一九六一年和一九六五年都明白承認西藏民族的自決權。並呼吁中華人民共和國尊重此項權利。]因此,西藏人民在堅持自決權這方面,乃立於堅實的合法基礎上。
但是,中國宣稱其領土權及於西藏,並將所有有關西藏之事皆視為北京的內政事務。僅管所有法律見解都傾向於支持西藏民族自決權,我們的人民卻被否定此項權利超過五十年之久。重要的是,在外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佔領下,西藏人民的自決權利己遭否定,它所造成的直接後果是,西藏之人權與基本自由飽受殘暴地系統性侵害。
親愛的朋友們,對西藏人民而言,發展權也變成極為重要的議題。我們可以從殖民主義(或說亞洲殖民主義)的觀點來分析西藏發展問題。過去五十年來,中國當局宣傳各種所謂的「西藏發展方案」,並宣稱這些方案己達到「驚天動地的進步」。但是,若深入查看,西藏人民似乎絲毫未蒙其利。
一九九三年的維也納宣言指出,唯有符應平等權與民族自決權的合法政府才能要求領土的統一。國家的合法性來自於它對其公民的識責。這些識責包括:

——-保護所有的人民。
——-促進其管理的人民之經濟、文化、社會和精神福利。
——-促進人權與基本自由之尊重,以及
——-促進自決與平等權。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西藏所實行的政策卻侵害了國際人權標準,企圖毀滅西藏文化,並在經濟上剝削西藏高原的豐沛資源。中國以武力佔領西藏,甚至依然將我們的家園變成軍事化地區,這對亞洲的穩定將有長遠的影響。
《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公約》第一條第二項載明:「所有人民得為他們自己的目的自由處置他們的天然財富和資源,而不損害根據基於互利原則的國際經濟合作和國際法而產生的任何義務。在任何情況下不得剝奪人民自己的生存手段。」
當我們討論外國佔領、自治權與發展權的時候,西藏正是人類悲劇的典型範例。西藏人爭取自由的特質也在於,堅持以非暴力的手段達成未來的自由西藏。然而,只要人民仍被奴役,卻缺乏國際社會介入,那麼,西藏議題在廿一世紀仍將成為對現實政治的主要桃戰。
由於缺乏政治自由與信任,或者因為在北京的中國官員所研擬的非永續性發展方案,致使在西藏所謂的「經濟發展」本身並不建全。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已投注數十億元美金發展包括西藏在內的西部內地,但是西藏人並未參與決策過程。其金額大多被政府官員、精英、關系好的企業、以及華人殖民者私飽中囊。幾項最大的方案,包括青藏(Lhasa-Gormu)鐵路方案、煤氣管線、高速公路、電力傳輸管,目的都是要把西藏的資源運送到中國去。有一位中國學者便將中國當局的西部發展策略適切地形容為一項「西部剝削與東部發展」的政策。
在外國佔領下侵害自決權與發展權的另一個面向便是人口遷移,或者說,讓華人殖民者根植於西藏。此舉對西藏人民的宗教、文化與國族認同的存續造成莫大威脅。今年,中國當局甚至公開承認,在西藏首都拉薩之內,華人己超過半數人口。這股風潮正以驚人的比率涌向大多數的西藏市鎮,而建築通往拉薩的鐵路(共有四條)將有助於加速華人殖民者涌入西藏。
當人民生活在外國佔領之下,而且其自決權被否定時,他們對於如何達成永續發展便無法置啄。正當西藏被佔領邁向第六個十年,國內正崛起一股新生勢力。中國的經濟革命正從東部逐漸轉向西部,並挾帶著前所未見的國際資本與科技力量而來。它的目標是西藏的自然資源——在乾涸床上的點點黃金,銅、鋅、與其他礦產,以及豐沛的天然瓦斯與石油田。中國覬覦以這些資源來完成其本國發展的目標,那些卻是西藏人民無從分享的目標。
親愛的朋友,若要終止西藏的悲劇,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推促中國當局開始與達賴喇嘛或他的代表,針對西藏未來政府地位展開真摯實質的協商。
關於此點,今年九月,中國接受達賴喇嘛的兩名特使拜訪中國與西藏,開創了雙方自一九九三年以來首次面對面的會談。這個發展廣受各界支持。西藏流亡政府首位民選閣揆Prof. Ssmdhong Rinpoche, 甚至呼吁西藏人及其支持者,在二OO三年六月之前,不要投入任何反抗中國當局的激進游行。現在,就看新領導者是否有政治意願與誠意進行定期的對話,與西藏邁向實質協商。
正當全世界專注於打擊恐怖主義之際,國際社會更不應回避公開支持真正非暴力的自由抗爭,如西藏人民所從事者。在國際暴力組織 (Nonviolence International) 所出版報告:<真理是我們唯一的武器:西藏人非暴力抗爭>(Truth is Our Only Weapon: The Tibetan Nonviolent Struggle) 當中,達賴喇嘛寫道:「作為西藏人民的領袖,首要之務便是尋求各種有效的手段讓他們解脫中國的壓迫,重獲自由。而作為一名確信非暴力的追隨者,我支持理性與和平的改變之路。我覺得,雖然透過非暴力來爭取自由非常困難,但值得一試。如果說,上個世紀是戰爭與流血的時代,我想這個世紀應該要開創出一個對話的時代。我們不再用武力解決紛爭,而是去傾聽對方的觀點、想法與意見。我們迫切需要發崛這類新途徑,以解決人類問題。」
正如BBC世界新聞在十二月五日所報道,西藏的大限將屆。我們的人民正面臨中國以「經濟發展」進行二次侵略,便宜的酒、娼妓、卡拉OK酒吧、撞球間、中國影音歌曲、以及與日俱增的華人區,林林種種都在毀滅西藏文明的文化、社會與宗教結構。在外國佔領下生活並失去對未來的自決權,中國當局卻以發展之名堵塞國際意見之悠悠眾口,並消除西藏人的國族意識。
最後,我懇請諸位以及亞洲公民社會各社群,請幫助西藏追求自由、和平與民主。西藏人民的非暴力自由抗爭,值得我們亞洲的弟兄姐妹們團結支持。
請讓我們首先思考人類,其次才論中國人或西藏人。容我們采納這種途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