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與BBC中文網之網友對話(中文)


由BBC中文網記者蒙克代提問(以下簡稱”中文網友”)
地點:瑞士日內瓦洲際酒店
日期:2009年8月6日

中文網友:
第一個問題來自日本大阪的中文讀者。有很多中國人想給達賴喇嘛個人發電子郵件,所以他想知道您有電子郵件位址嗎?達賴喇嘛有,我在達蘭薩拉的辦公室就有電子郵件地址,而且我們已經收到了一些來自中國的郵件。永遠歡迎。

中文網友:
您也像一般人一樣上網嗎?

達賴喇嘛:
是的,沒問題,沒有限制。

中文網友:
您有Facebook戶頭嗎?

達賴喇嘛:
沒有,我不懂怎麼擺弄這些東西。

中文網友:
中國河南省有個很大的少林寺,以其武功-中國功夫聞名。很多人不喜歡他們經管寺院的方式,太商業化了。住持方丈釋永信身穿非常昂貴的袈裟,開豪華車。他有工商管理碩士學位,所以他把寺院像生意一樣經營。許多中國網友很想知道中國內地佛教這種做法有何看法?(問題來源:北京mxmosia;武漢胡兵;寧波AJIE)

達賴喇嘛:
作為佛祖的信徒,我們必須嚴格遵循他的教導,僧侶的持行之一就是過簡樸的生活,這很重要。

中文網友:
另一個問題與信仰有關。中國有個法輪功,是被官方禁止的。一些網友想知道您是否了解法輪功的領袖所宣傳的東西,您對法輪功的態度如何,因為法輪功的精神領袖說,他自己比佛祖、安拉和耶穌基督加起來還要偉大。您對此有何想法?(問題來源:成都成都人,未署名網友kjsad)

達賴喇嘛:
(笑)我和他沒有接觸,但是通過朋友們我也聽說了那些說法。我是佛教徒,所以我看沒人能比得上佛祖,包括耶穌基督和穆罕默德,當然他們也是偉大的精神領袖。不過,從一個佛教徒的觀點來看,人人也都有權朝著佛祖的方面修行。

中文網友:
也有很多中文網友希望看到您重返中國,因?他們把西藏也稱作中國的一部分。來自北京和山西的網友的問題是:您相信藏族人和中國人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包括蒙族和維族等的’中華民族’嗎?(問題來源:山西未署名網友;中國大陸丁平方)

達賴喇嘛:
我一直覺得’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很喜歡’共和國’這個詞,那?’共和國’團結起來,就不再是個過去歷史、或者不同文化、不同語言的問題,而是為了共同的利益,一起合作,保持在一起。這正是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本意。因此我總是羡慕歐盟,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國家,但為了共同的利益攜手合作。
那麼,特別因為我是佛教徒,我通常說我自己就是一個普通僧人,佛祖的一朵小花。在宗教的範疇內,人沒有什麼種族、民族之分,不管你是漢人、藏人、印度人還是歐洲人,都沒有區別。因此我也一直祈禱希望有一天能為漢人,特別是漢族的佛教徒,盡我的一點兒綿薄之力。

中文網友:
下個問題來自四川和德國的網友。他們想問:現在中國的民族政策受到藏人、蒙族人和維族人的強烈批評,那麼,如果中國結束目前的民族政策,開始採用美國式的大熔爐同化政策,您認為那是可取的嗎?(問題來源:四川儀隴唐先生)

達賴喇嘛:
我想有一點是肯定的,過去六十年的民族政策是失敗的,中國是這樣,前蘇聯也是這樣。這非常顯而易見。所以我們需要研究,徹底、客觀的研究工作,這非常必要。但至於說哪種制度更好,我不知道。我認為,關心這個問題的人,特別是學者,應當做更多的研究工作,我覺得那是非常必要的。

中文網友:
還有一個問題與大藏區的分界有關。我們都知道沿著中國內陸的分界可能包括四川和其他省份內的藏人區,這是相當清楚的。但大藏區與印度接壤的邊界又如何呢?目前的領土糾紛又如何呢?這些領土是包括在大藏區內還是印度的一部分呢?(問題來源:澳大利亞,空氣;阿拉加斯,安多)

達賴喇嘛:
為什麼我們有勇氣向中國政府要求所有藏人都要有同樣的權利?首先因為我們不尋求分裂,同時在中國憲法裏也已經承認西藏是一種少數民族地區,因此有自治區、自治州或者自治縣等。這些地區都是在憲法中承認為藏族地區的,因此產生了人們關心的一些問題,例如藏族問題、保護他們的文化、語言、精神信仰同等權利等。因此,我們有道義上的責任?這些藏人說話。或許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的一些朋友,包括在西方的朋友,提到”大西藏”的概念,但我們從未用這個名詞,我們只是說憲法承認的藏族地區應當享有同等權利。僅此而已。我們有勇氣要中國政府把我們當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看待,我們不是印度公民(笑)。而這個地區過去幾個世紀以來邊界已經或多或少成了國際邊界。

中文網友:
這樣就更像在說,中國政府所指稱被印度佔領的藏區應該仍歸印度那邊而不是在大藏區這邊?

達賴喇嘛:
主要的(爭議)地區阿魯納恰爾邦確實有點兒複雜。在1914年西姆拉條約談判中,西藏、中國和英國的三方代表商談邊界和西藏的權利問題,那時劃了麥克馬洪線,中國代表拒絕接受,後來西藏代表和英-印代表確定了邊界。從我個人來說,作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我必須尊重十三世達賴喇嘛那樣的決定,所以儘管歷史上有不同的歸屬,1914年後,這些地區就屬於印度了。西藏和中國之間也有類似的複雜情況,1951年簽署了十七條協定,現在回頭看也有很多複雜之處(笑)”西藏”這個詞指的是西藏自治區,那麼”大西藏”這個詞聽起來奇怪,而民族地方、”藏區”,憲法是明確提出的。

中文網友:
流亡藏人方面抱怨中國政府正在採取拖延策略,在談判上缺乏誠意。一些網友提問說,如果您說”我們就集中談(目前範圍的)西藏自治區”來考驗中國政府,不理會其他藏區,只是談西藏,中國政府很可能還是說不。這樣做,你才能考驗到中國政府的誠意。您願意這樣做嗎?(問題來源:倫敦Jan)

達賴喇嘛:
這是個主意,但西藏問題實際上是人民的問題。同時我也非常主張民主,我們(流亡政府)從2001以來就民主選舉政治領導人,所以從那時起,長達四個世紀的達賴喇嘛同時擔任政治和精神領袖的統治局面已經結束了。因此,就像去年那次危機後,加上中國政府未能作出回應,那麼我們舉行了公眾參與的(特別)大會。由他們決定。將來,類似的問題要徵求民眾的意見。這已經不在我的許可權、我的統治範圍之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