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致鄧小平函 1981


一九八一年三月廿三日於印度達蘭莎拉(原為藏文)

鄧小平先生閣下:

我同意並相信共產主義的理念就是尋求全體人類和普羅大眾的福祉,也相信列寧的民族平等政策。同樣的,我也很高興曾與毛主席討論過有關民族的理念和政策。

如果相同的理念和政策被實施,將帶來敬佩和快樂。不過如果要說到過去廿年來的進展時,經濟和教育這兩項使人快樂的基礎卻嫌不足。而且由於各種無法忍受的擾亂所帶來的困難,黨和群眾、官員和群眾、官員之間、和群眾之間都失去了信任。

彼此之間透過錯誤的假設和傳播互相欺騙的結果,使得達成目標有了很大的誤差和耽擱。不滿的跡象現在當然從各方面滋生,明確地顯示目標並未達成。

談到西藏的情形,可惜的是一些西藏官員既沒有促進同胞基本快樂和短程及長程福祉的智慧和能力,復又逢迎不懂西藏、只管個人眼前名聲的中國官員,共同捏造一些令人滿意的報告。事實上西藏人民不僅身受無法估量的痛苦,而且有很多人還死於非命。西藏古老的文化遺產更是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無情的摧毀。這些令人遺憾的事情應該已成過去。

在總結過去的錯誤經驗之後,現在有一個新的政策叫做「從事實中找真理」,還有一個現代化的政策。在西藏問題方面,我很高興而且贊同胡耀邦同志在訪問過拉薩之後,盡一切努力承認並改正過去的錯誤。

你可能瞭解,在過去廿年中,我們流亡在外的西藏人除開試圖保存我們的民族認同和傳統價值之外,還教育我們的子弟,讓他們能透過有關正確的行為、正義和能使西藏社會更好的民主原則等知識來決定他們的前途。

簡單的說,如果考慮我們住在外國的事實,我們應該會對我們在世界難民史上的成就感到驕傲。在政治方面,我們在爭取西藏人民的合法權益時一直遵循著真理和正義的道路。我們從未扭曲、誇大或是批評中國人民。我們也未對他們抱持惡意。最重要的,是我們一直秉持真理和正義的道路,沒有與任何的國際政治勢力掛鉤。

一九七九年初,嘉樂敦珠接受你的邀請訪問中國。你透過他傳話說,我們應該跟你維持連繫。你並且請我們派出考察團前往西藏。我們後來派出的考察團發現了正面和負面的情形。如果藏人的身份認同獲得保持而且如果他們真正的快樂,就沒有理由抱怨。不過在事實上,九成以上的藏人在忍受心理和生理上的痛苦,而且活得很不快樂。這些悲哀的情形並不是因為天災而起,而是出於人為的行動。因此我們必須以合理的方式根據現實努力地解決這些問題。

為此我們必須改善中國和西藏、以及西藏內外藏人間的關係。我們必須設法在真誠和平等的基礎上透過未來更深的瞭解,建立起藏人與華人間關係。現在已到了緊急運用我們的共同智慧,以容忍和寬大來使藏人獲致真正快樂的時機。

在我的這一部份,我仍然為全體人類的福祉貢獻我的心力,尤其是窮苦老弱的人,盡我的全力而且沒有國界之分。西藏的人民對我寄予很大的信任和希望,我願意把他們對目前和未來的希望和理想轉達給你。

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們對以上事務的看法。

謹致我最高的敬意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