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政教合一的傳統應該結束


專訪達賴喇嘛(一)作者:林照真

問:你在中共入侵西藏失去獨立後立刻宣布要在流亡社會實施民主,為何如此急迫?

答:我在西藏時就對走民主的路與進行改革等有強烈的願望,而且十三世達賴喇嘛為了改革就已經做了很大的努力。我們說中共對西藏人實施強權是不對的,我們反對的是這個,既然反對這個,就要表現出自由、民主,不能一方面反對,一方面又繼續實施官僚主義,言不由衷是很不好的。

問:你心中的『民主』概念是起源於西方民主,還是起源於佛教?或是西藏的傳統?

答:佛教不提倡創世說、或是某一個神把你救贖這樣的觀點,佛教徒並不相信或接受世界有一個創世者,世界並沒有創世者,而在大乘佛教中,認為眾生都具有佛性,不僅僅是人,其他有生命的動物也具有佛性,有成佛的因子,所以眾生都是平等的。佛祖曾講過,我的教化不重視你的家世、血統、富貴與否,重要的是你們的修行與實踐,有一個低階級出生的比丘,國王也要向他頂禮,眾生為母,我們在康和安多的牧民當然也屠宰牛羊,但他們心裡祈禱時都說『眾生都是父母』,所以在自己和他者中間,把他者看得更重,因為『他』可能是母親,我只有一個,而『他』是無邊無際的,所以比自己重要,這就是民主。

比丘中有一個比丘團,有一個制度是,如有一百個比丘在一起工作,任命工作時必須有四至五個比丘同意後再向眾比丘詢問,大家都必須同意後才能任命,而不是說我是達賴喇嘛或誰是那一個大喇嘛就由他獨裁,在比丘的團體中也是這樣。所以在佛教團中比丘團的操作方式,以及他們觀念中『他』比『自己』重要,這些觀念都可以產生民主。

我個人很小時,在西藏國王達札和熱振時代,看到社會不公正以及下層人民遭受的苦難,都有很深的感觸,已有強烈應該改革的願望。五十年代時我去中國大陸,也學習了些共產主義理論和中國革命史,到印度後也看到印度召開會議的方式,也注意到印度的民主制度,這一切對我的民主觀念都產生了影響,印度民主制度是源自西方,馬克斯主義也是源自西方,就是沒有學孔夫子。

問:但其中似乎佛教對你的影響特別大?

答:應該是,從佛教觀點一接觸民主,就馬上知道這是正確的路,雖有時也打打架、互相拿凳子砸一砸,印度的議會正是如此,我們的議會現在沒有,但將來有一天也會的。

問:你極力推廣民主制度,是否認為政教結合製度不再適合於西藏社會?

答:從制度的角度來看,像達賴喇嘛擔任宗教領袖又擔任政治領袖,這樣的製度是不適合的,該結束了。但是做為個人,如果有一個宗教信仰的人擔任領導,要比一個不信仰宗教的人擔任領導更好,應該他更容易比較公正,不撒謊等,當然這必須是真正的信仰者。

問:你認為如何培養在你之外的政治領袖,是由選舉產生?還是在宗教中找一個大喇嘛接任?

答:我認為應靠選舉產生,準備一定要充足,如人民的教育水平,對事務的認識,對候選人的介紹,像這樣的前提下才產生,不分僧俗男女均可。

問:政治上的運作會不會損害做一個僧人的原則?

答:應該不會影響,因為未來的憲法要旨說我們是非暴力路線,如有的國家會用法律來處決人,西藏不會,所以不會有死刑,也不會有戰爭。

問:如果你退出政治領域,是否意味你並不希望僧人與喇嘛繼續從政?

答: 我是這麽想,現在我們所從事的鬥爭是為了西藏民主所從事的鬥爭,而不是為了某一個政黨政治、政治派別。現在我所謂的介入政治,事實上是為自由奮鬥,並不是政黨政治,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和尚當然是可以參與的,其他和尚的參與也是如此。但如果未來我們在政治中有些政黨參與時,我想那個時候比丘與比丘尼就最好不要介入了。

我到拉達克和門達旺時,當然我沒有任何職責,因為那裡是印度的土地,但我還是對僧人和人民說,最好不要參與政黨政治,黨爭發生後,在僧人中就要分甲方、乙方,這一派與那一派,在民主制度沒有成熟前,不同的一方互相間不能完全容忍,就連兄弟也是一樣。如西方民主很成熟,大家投票根據自己的理念去爭取,投票完還是很好的,但是在民主理念還不是很成熟的地方,就會影響團結,這些都不好,而且僧人參與黨派之爭並不是很好的。

問:西藏實施民主四十年後,你認為已對藏人產生何種影響?實施民主是否有助於減輕藏人對你的依賴?

答:一段時間後,至少人們對民主的關注已經大增了,這是無可非議的,有一段時間大家選舉議會,都說要慎重投票,看得重要的都應該有了,而且不管到那裡都在講民主,這些是比較好的現象。當然要真正實踐民主,也要靠人民的素質和訊息的交流,都要依賴這些因素,而這些在現階段還是有困難。在我任命噶倫時代,人民會對噶倫提出批評,但不會指責達賴,有錯都是賴在噶倫身上,這些事一直都有的。我也一直要大家像我不在時那樣運作,我對議會和內閣都這麽講,我遲早不會在的,要像現在沒有一樣去操作,一些你們做不到的事由我來做當然是理所當然,至於平時的管理、決定,你們能做到的有關人員就要負起責任,像達賴喇嘛不存在一般真正的去實踐,這些我不懂,也根本不感興趣。

問:由於藏人對達賴喇嘛高度尊重,在你進行政治決策時,如何收集反面意見?

答:指責我做的不對的人不是沒有,我也經常要大家提出來,很多人都是基於對我的尊重和信任,仍會說達賴的某一個決定是不對的。

問:但是大部分人還是不太敢?

答:應該是這樣。肯定有,特別是公開式的提出會比較困難,但對我當面提出的,就比較好。

問:西藏民主是達賴賜予的,會不會因為對達賴的尊重,反而使得民主很難實現。

答: 這很奇怪,所以我一直說我不要負責了最好,但在流亡中,情況比較特殊、危急,好像也不得不負責任。如果未來達賴不負責任了,議會選出一個人,人們不滿意馬上投不信任票把他弄下來,互相指責等,就會比較順利地操作。現在達賴仍執政時,人民就不好意思說『不信任』等,所以達賴執政對民主還是有害的,但是在流亡中又無法避免。
走民主的路是確定無疑了,而且達賴喇嘛以後不介入政治也是確定無疑的了,以後要在民主的操作上多做學習,但具體詳細的說不出來,最主要的還是學習,僅僅大學畢業還是不夠,最好是有個專家,每個部門藏人都能夠獨當一面,在某一個領域中,自己制定計畫,自己實施、操作,如果藏人能這樣就好了。
我個人的餘生,希望能到世界各地為眾生做些有意義的事,如各宗教間的和諧,這是我的願望,至於西藏內,應由西藏人自己去盡責,我則負責宗教就好了,這是我的想法,當然如果有緊急的事出現,我可以在旁邊勸一勸,僅此而已,這是我未來的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