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達賴喇嘛接見台灣信眾的談話


9月3日,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在臺灣的最後一天接見了西藏佛教團體和信眾,未有公開活動,全日在下塌飯店接見在台藏人藏傳佛教團體,人數超過一千人。以下是達賴喇嘛會見信眾時的談話內容。(臺灣圖博之友錄音整理,未經達賴喇嘛尊者過目)2009-09-03

此地很多是佛教徒,我平時都這麼的對大眾說,華人佛教徒和藏族佛教徒在輩分比較下,華人佛教徒是長輩我是晚輩,所以在此向你們致意。

我常常想念著你們

第一次來台灣時,看到台灣發展到非常蓬勃的階段,也非常的崇拜民主,人民也非努力,即使是一塊小小的土地也不會讓它空著,盡量去耕作或做一些有意義的事, 是我看到非常好的現象;2001年第二次拜訪台灣,那時候我就想每隔一年拜訪台灣一次(大眾拍手)。從2002年開始,(我)與北京的直接關係重新恢復 了,北京的老師非常嚴厲,所以,就無法來台灣,因此會有一些台灣的信眾到達蘭薩拉來見我,他們就對我說:「法王,你是不是忘了台灣的佛教徒呢?」我絕對沒 有忘記你們,我常常想念著你們。因為那時候和中國政府有直接的聯繫,為了不要破壞這些聯繫,所以我無法來台灣。去年開始我們的關係有點惡化,因為與中國關 係惡化,我變得更自由了。雖然我變得比較自由了,但台灣政府方面好像有點怕怕的、有點問題。一般而言,台灣政府和中國的關係越來越良好,我非常的讚賞,我 覺得這是非常良好的現象,最主要的是經濟會逐漸越來越好,另一方面台灣人民的恐懼心也會隨之而減少。

願對災民心靈有幫助答應來台

前一陣子(台灣)發生水災,我接到邀請函。我聽到水災消息時,我是一位比丘,我常常為一切眾生而祈福,如同龍樹菩薩的著作中提到:希望我可以如同地水火風 一樣,來幫助人民利益人民。我常常念誦這偈頌文來發願。因為災民的請求,如果我可以來,對他們心靈上有少許的幫助,就是我平常所發的願在慢慢達成,所以我 就同意。

因為這緣故,我來到台灣,也見到一些老朋友,非常高興。在拜訪二地水災災區時,我內心非常憂傷,特別是一個災區,因為水災、土石流的緣故,整個村約有二百 多戶的村民被活埋了,到那個地方時我感到非常的傷心。前一天,這麼完整的村莊,隔一天就完全被土石流沖走,瞬間就消滅了。前幾天我也提到,這就如同世尊 (佛陀)說:「諸行無常。」看到這樣的景象,讓我們知道原來一切諸行都是無常的,這是世尊給我們的教誨。

在台灣三天的時間裡,第一天是去災區為他們祈福,讓他們內心可以得到一些慰藉,他們心靈得到慰藉,我感到高興,同樣我也為他們做一些祈福的法會。昨天我遇 到樞機主教,和他對談,我也非常高興。不管我拜訪任何一個地方,我有二個使命,第一個是提升人類心靈的價值,第二是促進宗教和諧、化解衝突。昨天來到台 北,今天早上和一些藏人會面、現在和你們見面,下午見一些朋友,明天早上我就離開了,我就要回到我第二個家鄉印度去了。

對抗議者說:有機會應該幫助中國大陸言論自由

我特別感謝這次的籌辦單位、義工和保安人員,他們都非常的用心、非常的盡力做得非常的完美,我非常的感謝你們。對於抗議者,我也要謝謝,他們是真正的知道 民主、實踐民主,他們用了言論自由,我非常的高興。我個人而言,我真心想要推廣民主,如果我碰到這些抗議的人,想對他們說:「你們真正的享用了言論自由, 你們如果有機會的話,請你們到中國,讓他們也同樣享用言論自由。」(大眾拍手)

在中國大陸非常的需要言論自由。我認識一位西藏朋友,他曾經跟我說,整個紐西蘭是掌握在三百萬人的手裡,因為他們都是靠投票來決定任何事情。但在中華人民 共和國,雖有十幾億人口,所有的權力卻在七個人的手中。如果中國可以更透明化的話,會得到更好的發展,所以,在此的親朋好友,你們如果可以盡自己的力量, 到中國大陸去推展言論自由,是最好不過了。

不想推翻共產黨 中國逐漸民主化比較好

其實我不是想要推翻共產黨,如果可以在共產黨的統治下,大家越來越民主的話,那是最好,如果是像蘇聯瓦解那樣發生在中國的話,那不是好現象,慢慢逐漸改變 才是我們需要的。如果可以由共產黨政府帶領,慢慢向民主的方向前進的話,這是最穩固的;我在美國有一些中國朋友,我對他們說,共產黨已經有六十多年了,若 他們可以慢慢退出、放下是最好的,(達賴喇嘛強調retired)他們應該退休了。應該讓一些新鮮的人、知識份子,新的人民來執政。應該換人。

以西藏流亡政府而言中,我在2001年已處於半退休狀態。這是我覺得非常光榮自豪的事,因為政教合一的西藏政府,雖然已有400年的歷史,但從有達賴喇嘛 就開始的那個政府,已完全解散消失了。從2001年開始,我們完完全全用投票產生西藏(流亡)政府,每隔5年選舉一次,我已把主要權力交給選舉出來的領導 人,我覺得非常的快樂,主要的政策都是由這位領導人負責,我只是偶而給他們一些建議,我就有很多時間做我想要做的事,也是剛剛提到的:第一個是提升人類心 靈的價值,第二是促進宗教和諧。

民主自由是和諧社會的基礎

問題:中國共產黨那麼的專制、經濟也那麼強,有可能衰退嗎?台灣因為要向中國靠攏,台灣的民主政治也衰退了,那該怎麼辦?
答:中國雖然是一個非常強大,但也是世界中的國家,不管多強是世界的一份子。世界在改變中,改變方向是往民主的方向前進。不管在拉丁美洲、在非洲、在亞 洲,都是朝民主方向前進。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應該隨順這個大趨勢來改變,因為中國有民主的話,會發展得更迅速。(國家)要進步、要發展的話,要給每個人自 由,要讓他有創新的空間、讓他發展創意(individual creativity),因此,個人的自由是非常重要。所以,對中國未來的前途發展,自由非常重要。

中國有許多不同種族,這些種族必須互相和諧,胡錦濤提的社會和諧(應為「和諧社會」)是非常重要的,社會和諧是建立在民主及平等上。最好的例子是從印度, 印度的東、西、南、北有不同的種族、語言、文字,但他們不必擔心會分裂,除了喀什米爾有問題外,那是巴基斯坦的緣故。有這現象是因為印度有民主平等,有言 論自由。中國就是太嚴(謹)了,才會一直說有誰要分裂,是因為太嚴謹了讓人民沒有自由的原因,所以自由民主是和諧的基礎。

問題:尊貴的法王您好,歡迎您到台灣來,謝謝。我有一個有關藏傳佛教學習的問題,要請法王開示,在台灣很多人學藏傳佛教,但是因為語言的隔閡,大部分不懂 藏語,要透過翻譯,有關經典或法本的翻譯,我發現在中國做得越來越多,把一些藏傳的法典或佛書翻成中文,譬如菩提道次第廣論就有白話文的中文翻譯本,台灣 目前所學習的法本大部分在民國初年或清朝末年,譬如法尊法師翻譯,因此文字比較困難,很多是文言文的,台灣人在學習上有困難;在印度方面藏傳法典翻譯不知 做得怎樣,將來有什麼規劃?第二點有關人才方面,來台灣的仁波切、喇嘛大部分都是非常優秀的,但我們也常聽到有些不是很好的仁波切、喇嘛,甚至在報紙也常 看到,所以外交部對喇嘛要進來台灣是滿嚴格的,所以在印度對仁波切、喇嘛的挑選是否有一標準?

答:第一個翻譯的問題,我們已有在進行了,也有成立一個翻譯小組,有在進行藏傳佛典的翻譯。我認識一位阿尼,她藏文也非常好,也可以一起做一些有規劃的翻 譯,不只藏文翻成中文,有些在藏傳佛教沒有的中文經典,也應該將它翻成藏文。雖然來台灣的僧眾,外交部非常嚴格,其實是必須要嚴格的。來台灣的有些不是都 是為了法,有些是為了錢,我早上和西藏人碰面時,我也對他們講大家要僅慎要小心,有些從西藏到中國的一些人,他們去那裡只是為了女性和金錢而已,如果台灣 要邀請一位具格的上師,可以跟德里的單位聯絡,他們可以告知那位是具資格真正的上師。

問題:請問法王這次第三次來台灣,法王受到很多壓力、抗議,從佛教因果觀點,法王如何看待這些壓力如何產生、如何對治?

答:對我個人而言這是沒什麼關係,但是造什麼業什麼因緣而來的,這是非常複雜的問題,若要真正仔細探討造那個業才得這些果,那唯有佛才知道,得到一切種智 的智者才知道,一般不知道,我還沒證得一切種智,如果我證得一切種智,我就可以跟你說,喔!是因為造這個業,所以得這個果,這個果是從這個業而感來的,但 我還未得一切種智。

共產黨已經沒有共產黨的精神

問題:我的問題是您對台灣未來有什麼看法?對馬英九總統有什麼看法?

答:一般整個世界一直朝著光明的方向邁進,中國大陸裡面的變動也是非常大的,現在的中國和三、四十年前的中國已有很大的轉變,共產黨已沒有共產黨的精神, 是變成資本主義的共產黨。馬英九我以前就認識他,他的英文非常流利,他現在是總統,有職責在身,對我而言,他還是我以前認識的朋友啊!

問題:我在這裡祈求達賴喇嘛加持在場所有的人和眾多有情,能夠擁有如您般的慈悲心、智慧和心靈的力量,讓我們能夠利益更多的眾生。

答:你內心有慈悲心、關懷心,這些心靈力量要去培養它,讓它茁壯發展,我一定會為你們祈福。以我個人而言,我為自己的一些利益祈求世尊(佛陀)給我加持,好像從未得到!世尊(佛陀)開示,自己才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才是自己的依怙,所以到頭來還是要靠自己。

問題:有一群台灣的藏傳佛教中心,最近開始籌備希望成立台灣藏傳佛教聯合會,剛剛法王講到,我們要注意個人的(創造力)發展,這樣一個聯合會,每個中心有個別的發展方向,也必須有聯合會的共同利益,未來聯合會如何順利運作?希望能得到您的建議和加持。

答:要成立這樣的組織,首先要做的是要翻譯佛經,第二,在不同地區的中心,應該要去關懷病人,尤其是臨終的病人,應該給他們內心安寧,我覺得非常重要。有 些外國人的想法,我也非常贊同,首先在十個家庭裡面,稱為慈悲的家庭,其中可能有些紛爭,為了要解決這些紛爭,用慈悲心去化解這些紛爭,不管內部有什麼沒 辦法和諧的事,我們盡量用慈悲心去化解。首先可能是十個家庭,再慢慢去擴展到15個20個,漸漸擴展,這跟宗教完全沒有關係,注重在人類關懷&人 類的慈悲心上。在世界有些地方成立和平區,有幾戶人家在一起,遇到困難或問題時,用慈悲心去化解,遇到很大的困難可能會起衝突的話,要離開這個地區到外面 去解決之後,才能再進來,要打架的話到外面打一打再進來。

所以,你們應該團體聚在一起,討論有關這方面的問題或是佛法的問題,不一定就要迎請一位上師,最主要的是要去研讀佛經,了解佛經的內容,特別是不同宗派的 見解必須去了解。我這次是從拉達克直接到來到台灣,我在拉達克也對他們說,研讀經典了解佛法是很重要的,因為佛法必須去思考,不管對中國人或西藏人,我都 對他們說,唸阿彌陀佛是不夠的,必須運用我們的智能智力去思考,我們若只要虔誠的心、一句佛號的話,世尊為什麼要講那麼多的經典?根本沒必要。你看龍樹菩 薩的著作是如何詳細寫出要用頭腦的道理,龍樹菩薩在講解他的見解時,和量子力學的理論是非常類似的,科學家對這方面非常感興趣,非常注意這方面的內容。當 這些科學家對這些有興趣並不是他們想希求來世,而是想從這當中了解,怎樣從這些道理(追尋)一個更好的人生。

了解佛法的內容是非常重要的。我將佛法分成三個類別:佛法科學、佛法哲學、佛法的修行。我至今已有二十多年與科學家進行討論,討論的內容是佛法科學與現代 科學之間的關係,互相很有幫助,在供養時不是會結曼達拉的手印嗎?中間有須彌山,須彌山是不存在的,必須如同科學家所證實出來的,不能承認這是存在的,以 前的科學家他們認為心和色法(物質)是一樣的,他們認為沒有一個特別的心,現在他們發現心和腦部有密切的關係,對此他們也有心要去研究,慈悲心對人的身體 有幫助,可以降低血壓,以健康而言慈悲心是很重要的。

以死刑來抑制犯罪 沒那麼簡單

問題:我來自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我可能不是一個合格的佛教徒,可是藏傳佛教的經典中是不支持死刑的,而且有很多慈悲的話語在其中,尊者也曾經公開的表 示不支持死刑的,台灣目前雖然從2005年沒有死刑的執行,但這些死刑犯隨時有面臨被執行的可能,現在有41個定讞的死刑犯,我希望尊者告訴我們做為佛教 徒,您對死刑的看法,還有或許他們是不被祝福的一群人,可是我希望有機會尊者可以在心中為他們祈福,謝謝!

答:在國際上有個組織(指國際特赦組織)是反對死刑,我也是其中一份子,我也簽署過,雖然死刑是要給人有警惕作用,但你看中國雖然有這麼多死刑,還是有很 多人一直在犯罪啊!所以光是靠身體的懲處是不夠的,要改變對方的內心,我認識美國的朋友、印度的朋友,他們說,在監獄中對這些囚犯,讓他們培養慈悲心、讓 他們做一些禪修的話,他們內心會更高興,從監獄出來之後,他們人生會更大的改變。以長遠的角度來講,我們必須在社會裡推展人類心靈的價值,想以死刑來抑制 犯罪率,可能不是那麼簡單,所以在這個活動你要堅持下去。

在此跟大家說聲謝謝!

來源西藏流亡政府駐臺灣辦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