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接受BBC國際台專訪


西藏政教領袖達賴喇嘛5月20起對英國進行為期10天的訪問。他的日程安排中包括與英國首相布朗會面,在議會發表講話,會晤一些資深政客,並就佛學教學發表一系列的演講。中國外交部就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

上周,達賴喇嘛接受了BBC國際台的專訪。下面是採訪全文。

問:四川地震顯然在世界各地為中國贏得了許多同情。您是不是覺得這個時候保持西藏問題的重要地位比較困難?

答:不。我認為同情很自然,發生了新的事件嘛。但是,西藏問題是一個政治問題,一個持續了五、六十年的問題。所以,它更重大,不是嗎?所以,我認為許多西方國家,還包括一些東方國家,比如日本、韓國和印度,都會對西藏問題繼續表達嚴重關切。

問:中國在抗震救災方面透明度加大,是否使您對西藏問題,以及他們將來處理西藏問題的方法產生某種希望?

答:我認為那標誌著中國在改變,在變得更開放。我覺得中國領導人正在逐漸地,或者說謹慎地走向更開放、透明度更高的方向。這是好事。所以我對政府和媒體在地震這件事上報有希望。我認為是很透明的。這是一個很好的,令人鼓舞的信號。同時,我們看到新聞報道中的圖片,bbc的報道,看到那些圖片時我們感到非常震驚。還有,傷亡人數在增加。後來,當我聽到有關那些孩子的消息,我真正感到揪心。因為獨生子女政策,我想那些孩子的父母,他們中許多人只有一個孩子。如果這個孩子消失了,該多麼痛苦。這令人非常非常悲哀。

問:您現在仍然不考慮藏獨、分離,但同時呼籲您所稱的文化自治。這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答:因為我們有獨特的文化遺產,而這種文化遺產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慈悲基礎上的。所以,我們可以把慈悲稱為一種文化遺產,也是一種深厚的佛教傳統。所以,存在一種可能性,在對人類社會或人道作貢獻方面,我認為基於慈悲的文化遺產和深厚的佛教傳統作貢獻的可能性更大。因此,保護這種文化不僅符合六百萬藏人的利益,也符合那個地區數百萬其他人的利益。

問:您的要求聽上去非常溫和。您認為中國方面對您為什麼仍然充滿疑慮?他們把您稱作披著袈裟的狼。

答:我想,文化大革命期間,有些地方的中國官員曾經發誓在十五年之內消滅藏語。多年後,西藏自治區一位黨委書記在一次党的會議上提出,藏獨威脅的根源是藏傳佛教。於是,他們採取在寺院和尼姑庵設政治管理機構的政策,還在學校對宗教設了很多限制。這些事,還有禁止我的頭像,批判我,這些都是因為他們害怕,怕只要佛教信仰存在一天,就有可能導致分裂。所以,我覺得那是由於思維狹隘。在漢族社區,漢族兄弟姐妹們中很多人傳統上也是佛教徒。現在,西藏以外地區人們對宗教的興趣在增加,包括基督教和佛教。所以,你可以看到這並沒給政府帶來危險。我覺得,他們要是能給宗教充分的自由,採取妥善的政策,那反而會極大地有助於維護團結、穩定和胡錦濤主席極為強調的和諧,有助於建設和諧社會。

問:您不尋求獨立,但很顯然,三月份拉薩街頭示威的那許多人是要獨立的,他們為了實現這個目標甚至可以上街,毆打外來的漢人。您已經脫節了,跟自己的人民的願望脫節了。

答:西藏內部的訴求有多種多樣,是不同的。有的是要獨立,有的是要宗教自由,要文化自由。所以,總體而言,我覺得……我碰到過從西藏來的一些藏人,我也得到訊息,包括在北京或者其他中國城市的大學學習的藏人發來的訊息。他們中許多人完全同意我主張的道路。當然,與此同時,無論是內部還是外部,也有人對我的主張意見非常大。

問:您對西方領導人有什麼期望?您希望他們抵制北京奧運會開幕式嗎?

答:我始終是支援(北京)奧運的,從一開始一直到今天。奧運火炬在巴黎和倫敦傳遞時發生了一些事。在那以後我其實還呼籲舊金山地區的藏人,請他們不要干擾火炬傳遞。因為辦奧運,有十多億中國兄弟姐妹為此感到非常自豪。所以,我們必須尊重,不應該干擾。這是我的觀點。至於西方領導人,他們是否參加那是他們個人的決定。

問:不過,如果一些西方領導人不參加開幕式,您會贊許,是嗎?

答:他們中有些人覺得最好通過不參加開幕式來向中國領導人發出有效的信號。他們覺得那樣做更有效,是最好的方法。這當然由他們自己決定。

問:而您會讚揚他們這麼作,支援他們這麼作嗎?
答:那是個人的決定,個人權利!領導人也有個人權利。如果那些人覺得去參加開幕式並發表講話,那麼作更有效,那也可以,也很好。這就是我的觀點。歸根結底,我無權要求你應該這樣,不應該那樣。

問:通過跟西方領導人交談,您一定意識到,無論您期待什麼、希望什麼,現實是目前整個世界、西方國家,對中國的經濟需求超過他們對一個自由的西藏的需求。這是現實,對嗎?您是在作無用功。

答:是的。不過西藏問題,現在主要是人權和宗教自由和環境問題。中國的雄心是成為超級大國,它有這個資格,人口最多,又是文明古國。而要成為超級大國,一個受人尊重的超級大國,它現在缺少道義權威。西藏人說如果是真正的朋友,那就應該糾正朋友的錯誤。所以,人權、宗教自由和環境議題 – 這些從長遠來說比經濟更重要。

問:您覺得自己在有生之年會回到西藏嗎?

答:是的,我一直這麼看。

問:什麼樣的西藏?

答:什麼樣的西藏?更現代化的西藏。

問:而且有您作為領導人的西藏?

答:不是。我1992年就明確說過,到了有一定程度的自由的時候,我會把一切合法的權力轉交給地方政府。然後,我就真正成?一個更自由的普通佛教僧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