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接受BBC中文網專訪(下)


時間:2009年8月6日
地點:瑞士日內瓦洲際酒店
記者:陳時榮,BBC中國事務編輯(以下簡稱”記者”)
受訪者:西藏精神領袖第14世達賴喇嘛(以下簡稱達賴喇嘛)

記者:這正是我想問的下一個問題。就我所知,2002年以來你們和北京政府之間已經(為此)進行了八、九輪的談判,但對話似乎陷入了僵局,癥結在哪里?

達賴喇嘛:我想基本上就像我前面說過的,是懷疑和不信任。他們總是從一個角度看問題,考慮如何控制和維護他們的權力。他們不在乎環境、教育、宗教自由這些東西。因此我們尋求的是對雙方都有利、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但他們那方不在乎我們的基本權利。主要的是缺乏信任。
我記得2006年2月(第五次)談判中,中國官員已經承認說,現在很清楚達賴喇嘛一方並不尋求獨立。但此後不久,到了2006年四、五月間,他們卻又開始激烈譴責我是分裂分子。你瞧,這意味著他們實際已有某種既定的計劃、既定政策。

記者:他們研究了您在美國國會和歐洲其他地方的講話。他們從您的”真正自治”的提議中列出了五條,但他們說那是不可能接受的。有什麼能共同接受的中間地帶嗎?

達賴喇嘛:我在美國國會的講話提到了五點建議,後來在斯特拉斯堡(歐洲議會)又提了一個建議。從時機上說,(西藏流亡政府)和中國中央政府之間自1979年開始一直到90年代初都有直接的接觸。這種直接的接觸在90年代初中斷。因?從80年代中期開始,隨著胡耀邦的倒臺,他們的態度變得強硬,他們(對西藏問題)的整個思路變得強硬。在這期間,我作出呼籲,提出了這些建議。從一開始我就清楚表明,軍事和外交事務歸中央政府管,但其它事務應當交給西藏人自己管理。這些是(建議的)基本要素。後來我還提出了一個想法,那就是西藏最終要成為”和平區”。

記者:這些恰恰是中央政府無法接受的。

達賴喇嘛:2002年開始具有實質內容的談判時,我們的基本點還是我前面提到的’在憲法框架內、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直到今天我們仍完全堅持這些原則。遺憾的是,中國方面總是挑消極的一面,忽視積極的一面。這是個錯誤,這不是科學、客觀地看待問題的方法。

記者:在這種情況下,您和北京還有聯繫嗎?
達賴喇嘛:沒有。

記者:所以沒有重開談判的希望了?
達賴喇嘛:我們純粹在等。我們所有的要求都寫入了備忘錄,交給了他們。但他們立即的反應是,不是逐條辯駁,而是把整個備忘錄說成是變相的獨立要求,徹底回絕。

記者:但北京政府說談判的大門一直是敞開的,而您說您在等對方發出信號。
達賴喇嘛:是的,給我們發訊息嘛。我們做好了準備,隨時派人去。

記者:您是否注意到中國中央電視臺上周在國內播出了紀錄片《西藏一年》,就是BBC英國廣播公司的那個紀錄片?您是否把播出這個片子看作一個積極信號?

達賴喇嘛:我們有人類語言,我想最好是發出訊息、發封信,而不是零星地發某種(間接)信號。
還有一點,中國政府認?我們(西藏)問題是內部事務,我們也如此。你看,1965年之前我們一直希望通過聯合國解決,聯合國有關西藏問題的最後一個決議是1965年通過的。從那以後,我們選擇(與中國對話)–即便在中國陷入”文革”的時候,我們仍覺得通過聯合國也許並不現實,最好是直接溝通。那個時候我們已經決定要走”中間道路”,(”中間道路”的設想)最終在1974年確定。直到1978年底以前,我們沒有收到(中央政府)任何信號。然後中央政府,主要是鄧小平,通過在香港的中共官員向我大哥轉達了口信,我們立刻做出了回應。

記者:所以說,您在等待(北京的)訊號。作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您在走”中間道路”。但時間不等人,您是否擔心事情的進展沒有您希望的那麼快?換句話說,您是否有一種緊迫感要和北京達成協定?

達賴喇嘛:就西藏內局勢而言,確實有一種緊迫感。西藏真是持續存在威脅、長期恐懼,一種暴政,非常嚴重。這確實讓我覺得產生一種緊迫感。
但是就我個人而言,過去五十年中,我這個常被說成是無家可歸者找到了一個快樂的新家。我的生命在衰老,但西藏問題是一個古老民族以及他們的權利的問題,與我個人的生命沒有任何關係。如果不久我死了,很快就死了,我不會感到擔心,因為具有至少兩千多年歷史的西藏精神還在。未來,西藏精神將繼續存在下去。

記者:但您也是現實的。您看到年輕一代藏人可能不那麼有耐心,他們可能不再堅持”中間道路”。

達賴喇嘛:是啊,不管是藏區內還是藏區外,藏人的失望沮喪情緒越來越明顯。這讓我有時有些擔憂。幾年前,大概是六、七年前,我遇到政府部門的一個藏族黨員幹部,他告訴我說他四十多歲。他談到六十、七十、八十歲的那一代人,因?經歷了太多的苦難,他們覺得現在的情況還可以。但三、四十歲以下的年輕一代就覺得局面太遭了,太多的抵觸。但他說,只要達賴喇嘛在,他們就不得不遵從達賴喇嘛的願望和教導,堅持非暴力。達賴喇嘛一去,那麼’我們(年輕人)就該自作主張’了。我得到的是那種表達,這是相當嚴重的。
(打斷記者的插問)如果出現了暴力,西藏人會受苦,中國政府會覺得十分沒面子,對解決問題沒有任何好處。

記者:您說西藏問題不容易解決,您的意思是不是在近期看不到解決辦法?

達賴喇嘛:聽著。我的回答是,如果從西藏內部看,幾乎沒有什麼希望。但由於西藏問題的產生不是因為內戰或者西藏人內部的什麼問題,而是所謂的解放軍來了,用武力控制了一切(笑),這才是問題的根源。因此,西藏問題與中國大陸本身的局勢相關。所以,如果從更宏觀的角度看,我剛才提到了中國四代領導人的變化,我認為今天的中國與三、四十年前相比已經大不一樣了,人們有更多的機會瞭解真實情況。

記者:這也包括藏族人嗎?

達賴喇嘛:我指的主要是漢族兄弟姐妹。因此當我從更廣、更全面的視角來看這個問題的時候,我非常樂觀,覺得有希望。

記者:我們就以這樂觀的音符結束訪談吧。謝謝您接受專訪。

達賴喇嘛: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