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達賴喇嘛尊者對境內外全體藏人的特別講話


十四世達賴喇嘛向所有境內外的藏人表示問候!

同時想對你們講幾個重要的情況:

我自年輕時就感到,為藏人的長遠和根本利益,西藏的政治制度要進行民主化的重要性,故自擔負政教職責以來作了很多努力,但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壓制下未能取得成果。流亡之始,我們立即改組政府組織,並產生由人民選舉的議會以來,藏人的民主進展相對於流亡者來講有很大的進步。如今,流亡社會已經形成具備現代全部民主理念,並具有依法而治的政府,議會和最高行政首腦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藏民族的責任能夠由藏人擔負的局面。這是值得高興和自豪的。

我對健全民主制度進行不懈努力的目的,只是為了藏人的政治能夠鞏固和永續,根本不是自己不想擔負責任或者推卸責任。根據過去的歷史經驗,以及從國際形勢中吸取教訓,在西藏問題沒有得到解決之前,為能持續藏人的鬥爭,西藏的宗教和文化能夠得到繼承,流亡藏人的組織由流亡藏人有效管理尤為重要。

自流亡以來,我們實行真正的民主制度,在解決西藏的許多重要政治問題上為能夠廣泛採納藏人的意見而進行了不懈的努力。現今我們正在實行的互利中間道路不僅是七十年代初與議會議長等代表民意的領導進行多次協商研究後決定的,而且在斯特拉斯堡的講話中也清楚地寫著最後的決定權在人民手中。

1993年和1994年藏中聯繫管道中斷後,關於藏人的政治走向能夠再次與西藏境內外的藏人協商決定而開始進行了全民公投。但是,最後決定,不需經過正式表決,議會根據預選時大多數民眾的意見,全票通過決議要我審勢決定。因此,到現在為止我一直堅持中間道路的政策。自2002 年藏中開始恢復接觸以來,共進行了八次接觸商談,因而西藏問題在國際上引起了新的關注而獲得了各方大力支持,同樣,漢族知識份子的支持也持續增長。但是,西藏境內的情況沒有得到任何改善,而且,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對藏政策也沒有絲毫變化。

第六次接觸商談後,雖然暫時沒有繼續接觸的計畫,但是由於今年西藏境內發生的緊急情況,我們竭盡所能,於五月初進行了一次非正式對話,七月初進行了第七次接觸商談,這個月進行了第八次接觸商談,可是並沒有獲得實質性的成果。

自今年三月份以來,整個西藏境內不分男女老少、僧俗群眾、有無宗教信仰,包括學生在內的西藏三區藏人不顧生命危險,通過合法、和平途徑勇敢地表達了長期累積於心中的憤滿情緒。當時,我對中國政府根據實際情況,採取相應的解決辦法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恰恰相反,他們抹煞西藏人民的真實意願,冠以分裂、反動等罪名直接進行了殘酷無情的鎮壓。那時,我不堪忍受,包括給胡錦濤寫信等在國際和國內各方面想盡了一切辦法,但成效甚微。當時由於大家忙於北京奧運會的舉辦,不便進行與西藏民眾協商討論的工作,但我認為現在是協商討論的適當時機,因此,根據<<流亡藏人憲章>>第五十九條之規定,我於今年九月十一日指示噶廈和議會召開特別會議。現在大會即將召開,我希望所有與會人員,反映出自己所代表的民眾的所有意見。

大會要將今年西藏境內發生的偉大運動,以及與此相關的國際局勢,中國政府的行為等實際情況作為基礎,對未來如何解決西藏問題的方方面面要進行全面深入的思考。所有與會人員視自己為同等的西藏公民,在平等的條件下,大家和衷共濟、共擔責任,對解決西藏問題的利弊得失進行廣泛深入的討論。這種討論不應該像當今各政黨那樣堅守自己的觀點而進行激烈爭論,而應該是能夠把民眾的真實意見在大會上如實地表達出來。對這一點,我敦請大家共同努力。

大家必須要明白的是,此次特別會議的目的只是通過充分協商討論的途徑,來瞭解基層民眾的真實意見,而根本不是一種政治策略或彼此諉過,更不是企圖達到某種隱藏之目的。

釋迦比丘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

2008年1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