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 達賴喇嘛尊者的聲明


達賴喇嘛致鄧小平及江澤民函隨此聲明分發

我再度明白地說,我的立場是關心西藏的前途。西藏的問題不是達賴喇嘛回去和地位的問題,而是六百萬藏人自由和人權的問題。我相信這個問題只能透過談判解決。我這麼多年來的立場是一致的,但中國政府自稱是永遠願意談判,而是西藏不願意談,這種說法是混淆視聽的。

這種言論之一,是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於一九九三年八月廿五日所提出的,是重複鄧小平於一九七九年對我的特使所說的立場:「除開獨立問題之外,其他一切問題都好談。」他還說「談判的大門是永遠敞開的」。

自從這項立場於十四年前提出迄今,我不僅再三說明我願意談判,而且提出各種明顯符合鄧小平所提談判架構以內的建議。我的代表在北京與中國官員對話,一九八七年公開的西藏問題五點和平方案,以及一九八八年的斯特拉斯堡演說所揭露的,都是沒有要求西藏獨立的一種解決方法。不過中國拒絕任何方式的談判,也從未積極地回應我的建議。中國拒絕討論任何實質的問題,堅稱唯一需要解決的問題就是我個人返回西藏的問題,並曾多次就此大作文章。

正如同我再三的聲明,我的回去不是問題。問題是六百萬西藏人民的生存和福祉,以及西藏文化和文明的保存。

我曾明白表示,談判必須以結束中國人口移入西藏並危及西藏人民的生存,尊重西藏人民基本人權和自由,西藏的非軍事化和非核化,恢復西藏人民對所有國內事務的控制,以及保護天然資源為重心。我再三強調任何的談判必須涵蓋所有的西藏,而不只是中國所謂的「西藏自治區」。
今天我把最近寫給鄧小平和江澤民的信,以及我致鄧小平的第一封信公開。這顯示我在鄧小平所提出的架構下,尋求和平、公正及合理解決的做法和決心是前後一致的。我從來沒有要求為西藏獨立而談判。無論如何,中國對這些信都置若罔聞。

我深深關切中國政府對西藏的意圖,中國官方的言論都在混淆問題,並且拖延任何的談判。中國政府一邊重申願意談判的立場,一邊繼續其「最終解決方案」,就是把漢族移民大量移入西藏,到完全勝過並且同化藏人的地步為止。我的這項顧慮因上週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二日在四川舉行的一項祕密會議而再告升高,中國當局在這次會議中決定一個壓制西藏反抗的兩點策略:

牞將更多的漢人移入西藏,以使藏人人口無法再增加;

牞設法操縱西藏宗教領袖,打入宗教機構,並且在藏獨運動中製造分裂。

如果中國政府有誠意談判解決西藏問題,必須明確地扭轉這項決策,並且付諸實施,不要口惠而實不至。我呼籲中國政府在不再拖延和沒有預設立場情況下與我們開始對話。

一九九三年九月四日 於新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