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達賴喇嘛尊者在藏漢國際會議的演說


大會主席、主持人、各位漢藏代表、各位來賓,大家好!

首先向籌辦這次漢藏會議的「國際和解協會」和「瑞士西藏友好協會」表示由衷的感謝!

在過去一千多年的歷史中,漢藏兩個民族除了偶爾發生衝突以外,大部分時間,都以睦鄰同胞之情相處,並在宗教、文化、經濟、社會等方面的交流和共同發展中,成為世代相續的朋友。佛教傳入漢地早于藏區,因此,藏人深懷敬意地把中國的佛教信眾視為同門兄長。

動盪的二十世紀,中國政局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1949年,共產黨奪取政權後,隨即進軍西藏,武力佔領昌都,迫使1951年簽署了「十七條協定」,並借「和平解放西藏」之名,統治了所有藏區。

西藏方面始終真誠地按照「十七條協議」的規定,努力與中共合作,尋求生存空間。然而,1959年我和我的政府,以及八萬多藏人,還是被迫地離開了家園……這是一段人人皆知的悲情歷史。

我們流亡印度不久,就開始深入思考、討論未來解決西藏問題的方向,初步統一了意見:唯有與中國當局接觸,才可能解決問題;因此,1974年擬定了漢藏互惠的「中間道路」政策。1979年,當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提出和談建議時,我們已經有了充分的準備。之後的十五年中,我們派遣代表團,先後進行了二十多次參觀和協商,然而,都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的進展,因此,在流亡社會中,我的「中間道路」,面臨著越來越大的批評與挑戰。1997年,對這一公共議題進行了公投,結果百分之六十四的民眾支持中間道路政策。根據民意,我們再次努力尋求與中共中央對話的機會。從2002到2008年,我的代表與中共的相關人員進行了八輪正式會談,以及一論非正式的私下會晤。不幸的是,因為中國領導人沒有以實際行動解決西藏問題的誠意,所以這些會談沒有取得任何具體的成果。

西藏境內的局勢一直處於緊張狀態,由於對治藏政策的不滿,去年三月,遍佈西藏三區爆發了大規模的和平抗議,中共卻歪曲地宣傳為藏人對漢人的仇視,試圖在藏、漢民族之間挑起事端,致使兩個民族中出現了不必要的猜疑。慶倖的是眾多的華人知識份子,沒有被中共的宣傳所誤導,他們憑藉自己的智慧和學識,通過獨立的思索、分析和判斷,看清了事物的本質,並利用各種媒介,表達了他們對西藏問題的理解,聲援藏人,這是值得欣慰的,也可以說是正義的勝利。

我的代表以口頭與書面兩種形式,曾多次向中共中央明確地解釋「中間道路」的宗旨,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框架內解決西藏問題,特別在去年的第八輪會談期間,我們以中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相關條款為依據,提交了「有關全體西藏民族獲得名副其實自治的建議」。然而,這個明顯的誠意不僅沒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應,還被指責為「半獨立」與「變相獨立」,使我對中共領導人的期待與信賴越來越淡薄了。

這樣嚴峻的形勢下,去年十一月,我們召開了為期六天,有六百多位代表參與的流亡藏人特別大會,也儘量收集了境內藏人的意見,探索解決西藏問題的路徑。為謀求共識,我們也召開了國際支援西藏團體的特別會議。討論中,雖然出現了反對中間道路、強烈要求停止與中共對話的意見,不過,絕大多數的意見還是支持中間道路。有這樣的民意基礎,我有信心堅持中間道路,繼續為西藏三區實現名副其實的自治而努力。只要中共中央表示為解決西藏問題展開協商,我們依然準備交流與商談。

在今天的漢藏討論會上,我想傳達兩個期望:第一,請毫無保留地提出未來解決西藏問題的建議和意見;第二,希望各位,向廣大的漢族同胞解釋澄清,西藏問題並非藏、漢民族間的糾紛,境內外藏人更沒有仇視漢人,讓我們共同來挽救民族分裂的危機!

也祈願透過這次會議,漢藏兩個民族能在相互信任、和睦的基礎上,為尋求共同的未來,往前邁一步。

最後,感謝各位代表不辭辛勞遠道而來!再次感謝籌辦單位對西藏事業的奉獻與支持!

 

預祝大會圓滿成功!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

2009年8月6日 瑞士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