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達賴喇嘛尊者在藏漢國際會議的即興談話


根據錄音整理:Dechen Pemba (英文)

朱瑞(英譯漢)

六百多萬藏人,目前,在西藏境內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恐懼。如果這種恐懼能夠利於其他人,比如,我們的漢族兄弟姐妹,從某個角度說,是可以忍受的,是捨己為人。

自去年三月起,中國政府對藏人和平示威遊行的單一宣傳,曾引起漢人最初的過於情緒化的反應;但是,當事實越來越清楚、開始聽到西藏的真實狀況時,很多漢人為此感到羞愧,和我見面時,也表達了他們內心的歉意。

中國是一個古老的,莊嚴的國家,正在變得越來越重要,終會成為一個超級大國。當然,中國應當得到這些:人口居於世界之首,民眾勤勞勇敢,歷史悠久,這都是為了獲得世界的尊重,成為一個超級大國的必要條件。看看前蘇聯,曾經多麼強大,擁有核武器,差不多已成了一個超級大國。但是,它的強大,給這個世界帶來的是 恐懼。不是嗎?冷戰時期,我幾次到東、西德的邊境,有一次,還在那裏住了一個晚上,我也和當地人一樣,感到了恐懼。我希望,包括所有的中國人在內,都要清楚:強大,應該給百姓帶來的是和平、幸福、快樂,而不是暴力、恐懼、煩惱!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對藏政策,到了應該被認真審視的時候了。

因為經濟的原因,今天,很多國家正在緩和與中國的關係,甚至討好中國,這是一種假像。中國,還是一個根深蒂固的極權國家,沒有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宗教信仰 自由,是不該被認可的。他們在展示好的一面的同時,也藏起了許多令人恐懼的東西。如今的中國所贏得的世人的尊重和友好,是內心的還虛假的?我想,中國公眾也清楚。我明確地感到,西藏問題,還有仁波切提到的新疆問題,都與所有中國民眾的未來息息相關。

回到中國,一方面是好的;另一方面我也 感到不那麼舒服,首先是恐懼,還有千變萬化的整個社會形勢。是的,我看到了笑容,但笑容的後面是什麼?當然,有關“一個中國”的想法是好的,但同時,我們 的內心深處也充滿了恐懼。我在異鄉印度度過了整整50年的流亡生涯,官員們和一些印度商人,聽到這個資訊,雖然微笑了,不過微笑的背後,也產生一些好意的懷疑和疏遠。不是因為中國人有問題,而是那個制度的毛病;本質上的馬克思主義社會體系,以及寫進憲法的關於少數民族區域自治法,會真正被實施嗎?

最近,我見到一些中國學生,在他們看來,中國正在走向完善,發展經濟比政治自由還重要。他們認為,在這種環境下,一個中央集權的政府可能會更好。我告訴他 們,看看印度,人口超過10億,東部、北部、南部、西部,不同的文字,不同的語言。有時候,南部印度人,拒絕學習北印度語,有的甚至拒絕印度國歌。但總體 上,這是一個真正的聯盟,因為它是一個民主國家,有言論自由,司法獨立。

所以,無論印度軍隊在這裏還是那裏,公眾都從沒有恐懼。有時, 當地的印度窮人甚至要求參軍,成為一個印度士兵,或者印度警察。這是真正的自由,內心沒有恐懼。我們是人,偉大的中國人也是人,是勤勞勇敢的人。但中國的 傳統是服從當權者,即使有時候當權者的話是錯誤的,人們仍然習慣地說:是、是、是。這是不對的!有一回Jonathan Mirsky問我,為什麼中國政府這麼挑剔你?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80年代吧,我說因為我不喜歡說“是的,大人!”

中國人,我想,也渴望享有言論、思想自由。過去的60年裏,如果中國人有機會發揮自己的創造力,我認為中國在科學和技術領域會得到更大的發展。中央極權制就意味著扼殺個人的創造性的思維,因此,西藏問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長遠利益是一致的。

一些中國兄弟姐妹表示他們希望西藏人最終可以在中國獲得更多的自由。但西藏目前的狀況,還有新疆,蒙古人(可能數量較少),都處於危機之中,我們不能只看表面,要深層地認識這個問題的本質,正如我前面說的,這是一個危機,影響到中國未來的發展。

現在,中國的高層領導只關注如何握住政權,而不是中國民眾的利益,這是很不幸的。當然,政府是政府,民眾是民眾。去年,西藏事件發生之後,我公開對西方說, 我對中國這個共產主義政權的信心越來越小了,但是,對中國民眾的信心不會動搖。從那時開始,我每到一個地方,都儘量與中國的兄弟姐妹會面,主要是知識分 子。現在,我們在這裏會面,你們可能對中國政府沒有太大的影響力,不過,已經有些啟象表明,這次會議引起了一些抗議,認為這是反對中國共產黨,或是噶夏政 府的陰謀,我認為這是過於消極了。我想,我們在這次會議中應該展開討論,首先在中國的知識份子中間創造積極的氣氛,最終延伸到中國的民眾中間;其次尋找我 們的共同點,我們應該承擔更多的責任。我等待著聽到你們更多的建議,包括一些建設性的批評,都是非常必要的。

正如桑東仁波切提到,儘管我們碰到了挫折,但只要中國政府傳達出資訊,我們就準備繼續對話。所以我們非常歡迎提出批評,拿出一些新的想法和建議,這是這次會議的主要目的。我明天就要離開,我期待著聽到這三天會議討論的結果和一些具體的想法。

我們正經歷著一個困難時期。作為人類的一員,我們應該把遇到的因難和挑戰,看作一件好事。越是挑戰,就越有機會展現我們內在的力量,寬容、智慧。我也是一個 人,沒有特別之處。在過去的60年裏,有很多的挑戰,不安全感,當然,也出現了焦慮,但一般來說,挑戰越大,信心就越大,也就越需要堅持。最近我見到一些 來自西藏境內的藏人,他們表達了同樣的心情,也就是困難越大,他們的決心也就越堅定,精神上就更加矢志不渝。所以,這裏有一個潛在的力量,我們必須顯示出 我們的決心,做出更大的努力。一個西藏人說,9次努力,9次失敗。這是我們的第一次會議,一個失敗過去了,接下來,又有一個失敗過去了,然後,又通過了一 個……(笑)。在天安門事件發生不久,一些年輕的中國人,還有一些其他民族的人,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我對他們說,我們是難民,已經30年了,有了一些經 驗,最重要的是保持我們的決心和繼續努力。期望有些事情馬上發生,是不現實的。這就是我想和你們分享的,儘管有困難或者障礙,但是我們要有堅定的決心去面 對它,為了一個正義的事業,為了廣大公眾的利益,這是神聖的、偉大的!所以,不能灰心,請堅持下去。

2009年8月6日 瑞士日內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