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尊者在加拿大多倫多向華人講話 (全文)


達賴喇嘛尊者於 2010年10月23日在加拿大多倫多向近300名華人談話(全文)

首先,對於這次能有機會與華人朋友們見面,表達我特殊的問候,尤其是在場若有來自中國大陸的華人,特表問候。 我平常對藏人說,我們流亡者只是少數,而西藏真正的主人是生活在境內的廣大藏人。與此同時,對華人而言,真正的主人也是生活在中國境內的民眾,但在中國卻遭遇著很多困難。

我先想說,我平常所從事的三大使命,

即第一,促進人類價值。我是一個人,是近70億人口中的一員,如果整個人類獲得幸福,個人自然就獲得幸福,因此從整體來看,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人自認為幸福是靠金錢得來,這是錯誤的。金錢是需要的,但幸福的根基主要是來自於你的內心。我常說,我們都希望幸福,但要得到幸福,其最終根源在於你內心的想法,因此,慈悲心是非常重要的。如今科學家也認同,具有慈悲心能對自身帶來好處,不僅內心快樂,而且身體健康。在過去兩週,我大部分的時間是同科學家們舉行會談,而沒有搞西藏獨立,但中國政府的人大學內進行了諸多抗議。

第二,促進宗教和諧。我是一名佛教徒,因此我致力於各宗教間的團結。就促進宗教間團結方面,我在過去四十年來,做出了一定的貢獻。

第三,西藏問題的解決,漢藏關係有著約兩千年的歷史,有時如兄弟般和睦,有時卻發生點爭執。近來是我們處於困難的時期,但這種困難是需要解決的。我非常喜歡“中華人民共和國”中的“共和”這個詞,如果真正需要建立共和國,就必須要解決這些困難。特別是胡錦濤聲稱要建立一個和諧的社會,我對此完全支持。但如果要得到社會和諧,就要有從內心進行信任,彼此要信任,若有信任,就有和諧。和諧是不能靠鎮壓來獲得。在天安門就有“全國人民大團結萬歲”,這麼多年一直等待著,如果能真的“大團結”,就不需要建立“和諧社會”。“大團結”只是一個說辭,若要得以實現,人人就要平等。口頭振振有詞,宣傳冠冕堂皇,而做法卻是另外一套,是不行的。因此當前解決這一困難,就要在華人,即民眾間進行解決,這是最重要的。現在遺憾的是,政府宣傳的方式是限制新聞,誤導輿論,矇騙民眾。我常說,中國十三億民眾享有知情權。在看到真實訊息時,中國民眾自有識別好壞善惡的能力,為何要審查,限制新聞呢?因此,我們民眾間相互見面,將問題進行澄清極為重要。

大概在30,40年前,我常向藏人說,一定要與華人結交,一定要與華人會面,但是在天安門事件發生之前,很少有華人向我們伸出援手或作出回應,而天安門事件發生後,向我們作出回應的華人逐漸增加。2008年西藏事件爆發後,我遇到很多來自中國境內的學者,他們有說,2008年西藏事件發生之前,就西藏方面根本沒有去關注,但是2008年西藏事件後,才開始關注西藏。據我們所了解,在過去兩年來,就西藏問題上用中文發表的文章就有一千多篇,他們都對西藏問題表達同情,批評中共中央政府實施的民族政策。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也發表文章說,民族政策需要研究和觀察。近期,溫家寶也一直稱讚胡耀邦。他在數週前說,在過去 30年來,中國的經濟得到了迅速發展,在未來 30年,需要做的是進行政治改革。

所以,我們民眾間相互交流和信任認為非常重要。你們大家都知道,中間道路不需要作解釋,已經有了文本的發表,如果閱讀了,就可以詳細地了解了。在過去很多年來,我的代表去談判,全世界都知道我不尋求獨立。而我們不尋求獨立,則受到來自藏人內部的批評,也有來自支持西藏人士的批評。我已故的兄長塔澤仁波切有一次向我說過:“我尊敬的弟弟,請不要出賣西藏。”但是我所想的是,把過去的歷史放在一邊不談,因為這個世界正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我們放眼看的是未來。西藏在經濟上是非常貧窮的,藏人都需要和渴望現代化建設,我非常清楚地說過,譬如加拿大的很多藏人都是非法過來的,他們到加拿大是為金錢而來,而不是為了佛法而來,因此,西藏需要外在物質的發展,就要生活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範圍內,這樣對外在物質得到發展有助益。

藏人有自己的語言,這個語言具有很豐富的佛教理論,藏人也都非常珍惜自己的文化,與此同時,西藏的環境極其脆弱,這些方面,藏人應該負起責任進行守護,這也是藏人需要真正自治的原因,同時也是“憲法”所賦予的權力。我曾與毛澤東會晤時,他也多次提及過,藏人在未來應全權負責。而我肩負的責任自2001年年起已步入半退休狀態。近來我也說過,我已到了完全退休的時候。(好,那現在你們就提問,有什麼質疑就提出來。)

問:究竟計劃什麼時候退休?如果必要的話,您會不會無條件地回到西藏去?謝謝!

答:你再等幾個月,這個退休問題就會清楚一點了。我們每六個月都舉行一次議會議員會議,上次在印度南部也召開了一次會議,當時我有說過:“我有沒有人權?“我就這麼問:”我有沒有退休的權利?“就我返回西藏,在1983年,我就提過有意願走訪西藏,之後在1992年也提出了這一願望,然後大概在2005年提到要想去朝聖的願望,也不行,我對此作了很多努力,但都沒有完成。從現行政策的走向,特別是統戰部的想法來看,都知道我尋求的不是獨立,但是仍繼續稱我為“分裂分子,分裂分子”,其原因就是不想讓我到中國去。所以,我是否回去或何時返回?主要取決於中國政府。

問:我非常同意您的觀點,中國人民非常需要知道真相,但是中共在過去的幾十年裡,究竟告訴了中國人民多少個真相?就是您是否知道,十世班禪是被胡錦濤活活掐死的?您是否知道,唐山大地震其實是有兩個氫彈爆炸?胡錦濤親自點爆了一個氫彈,江澤民,李鵬,喬石,周永康四個人引爆了一個氫彈。您是否知道,1976年毛澤東根本沒有死,陳毅,鄧小平,胡耀邦,徐志友等全是假死。您是否知道,這一幫中國的大權在3,40年裡始終掌握在害死49萬中華兒女的亡命徒手裡,直到現在 …。

答:在中國因為缺乏透明度,有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例如,林彪的事件也不是很清楚,因此,真正的歷史研究者逐步對歷史進行獨立性研究極為重要。

問:(英語)為何中國的經濟發展同樣對政治帶來影響而變得更為重要,更為強大?看看挪威近日所發生的就是一個例子,同時中國政府也加大打壓藏人和中國境內的每個人。您作為全體藏人的精神領袖,在當前這種局勢下能扮演怎樣的角色,不僅對藏人,也對華人帶來幫助?您也說過,您計劃儘早完全退休,對此您是否想過,在您退休後境內外藏人的福祉利益?

答:你所提的問題非常複雜。如果這裡有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士提問的話,我更想聽聽。

問:您好!我想問一下,我在媒體上看見,您說,轉世靈童有可能是一位女性,我很奇怪,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提法?是您覺得有這種可能,還是您覺得您希望是這樣的一種結果?

答:這個問題上,有些人造謠說,達賴喇嘛說一些不符合佛教的話。說達賴喇嘛不懂佛教的那個人和我相比,大概我懂的佛教更多。在西藏被確認為轉世靈童的喇嘛中,大概在6700年內,有女性獲得轉世,例如桑吉多吉帕姆。而我要說的是,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是否保留,就有民眾來決定,這點我就早在69年說過。如果說需要達賴喇嘛制度,就要看是否延續歷史遺留下來的這個制度,還是開啟新的道路?這個民眾可以選擇,可以考慮,如果按照歷史選定轉世靈童,那麼在未來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產生女性能帶來更大好處是極有可能的,如果有這個可能性,我常說,達賴喇嘛轉世靈童為女性可能會出現的。例如看看這個世界,男性和女性相比的話,女性宗教信仰者的人數更多,來自中國大陸的都知道,前去外國教堂的大都是女性,就印度而言,到印度教堂的人數也是女性佔多數。喜瑪拉雅山區的佛教徒中,前來聽我傳法的大部分是女性,因此女性是不能歧視的。我所說的這些,是經過多年的深思熟慮,而不是亂說的,因此說達賴喇嘛做有違宗教的事是不符邏輯的,不真實的。

問:我是從中國大陸來的,目前在加拿大國際廣播電台從事新聞工作。我想問尊者,您剛剛提到您有計劃退休,那麼達賴喇嘛作為宗教領袖和西藏流亡政府之間的關係將會是什麼?您認為政治和宗教會完全隔開嗎?

答:我剛才說過,達賴喇嘛轉世制度是否延續由民眾做決定,這是第一點;其次從 2001年年開始已決定西藏的政治事業有民眾直選的首席部長擔任,這充分表明達賴喇嘛制度中的擔任政治領袖自然就已不存在。就像我剛剛說的,延續約 500年達賴喇嘛擔任政教領袖的制度已經接近尾聲了。我常跟人說,宗教事務和行政事務必須要分開,如果允許的話,我想說,對中國而言,也應該將黨和政府分開。特別是,法律不應受黨的控制。現在中國發生的貪污腐敗行為,沒有因為一個接一個殺人而轉好。如果實行法治和新聞透明的話是最好不過的。

問:(粵語)

答:我所說的中間道路和真正自治是指,國防和外交由中央政府擔任,其他藏人能做到的就應該由藏人來做,這個我很久前就有提過。

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能不能請達賴喇嘛尊者改變想法,不要退休?因為我們需要您,您是我們的精神領袖。我的第二個問題是,我曾有機會向中國大陸的民眾發言,我了解他們所需要的,因為他們與馬英九之間遇到很大的隔閡,馬英九是台灣民選的總統,當他們向中共人士談話時 …(提問在中途被打斷)

答:自由,自由,自由,你想做什麼就取決於你自己。

問:(繼續)總統要怎麼解決呢?那麼很簡單,廣東有廣東總統,山東有山東總統,西藏有西藏總統,這不問題就解決了嗎?中國有三十幾個總統,跟馬英九有平起平坐的總統,問題就解決了。我認為,中國將成為一個聯邦制的中國。對此,請您談一下您的看法。

答:大概在40年前,我認識美國一個報社的記者,他住在香港,有一次我們談到 … …(才嘉翻譯:漢民族提出了,比如說漢傳佛教,藏傳佛教,南傳佛教,這些都是不一樣的。傳承不一樣的佛教,我們不能說,漢人的西藏的達賴喇嘛,漢人的西藏的語言,這是一個非常牽強的一種提法。)尊者說,我同意,完全同意!(來自大陸的提問)

問:這是我們聽到最新的一種講法,雖然您已經 75歲了,但是您自己作為一個宗教和精神的領袖,那麼您在西藏人民心目中的地位是沒有辦法改變的。就是說,如果您自己即便有意願退休的話,您的地位還是不會改變,就是退休和不退休有什麼分別呢?您自己覺得如果您退休之後,對現在的西藏問題會有什麼改變呢?

答:我剛才說過,我有三大使命,第一個和第二個是我至死肩負的任務,在西藏內外,推動人類道德價值,促進宗教和諧,我都會至死去做。倘若今天能到北京,這兩個使命我照樣會去做的,到哪裡都一樣。因此,就西藏問題而言,從宗教上進行服務,促進人類道德上進行服務,促進團結方面進行服務,特別是,我常說,“漢藏大團結”,為了實現“漢藏大團結”,我誠心誠意地進行工作,這個不存在退休與否,我會至死去做。我所謂的退休,並不是說我要輕鬆下來,我為西藏政治事務所負的任務,由民眾選舉產生的這個領導來承擔,是符合民主化(過程)。要不然,民眾對我一直認同,在此情況下,我繼續負責的話,我所有的想法,大部分人是會跟隨的,這樣就不是真正的民主。

問:我也問一下退休問題,剛才您談到退休,那麼我想問一下,您的特使同北京談判,如果在您完全退休之前,沒有達成成功的話,請問您完全退休以後,如何利用您的影響力來繼續推動這種談判?另外,您現在是說,對於達賴喇嘛特使同北京談判,如果您完全退休以後,他將以什麼身份繼續與北京談判?謝謝! 

答:中國政府強調沒有西藏問題,只有達賴喇嘛個人的問題,早在80年代胡耀邦時期,提出了五點建議,但全是我返回的的問題,全是我個人的問題,當時我馬上回應說,不是這樣的,西藏問題不是達賴喇嘛個人的問題,是關乎全體藏人的問題,因此只說我個人權益的事是不能解決問題的,那個時候我就這麼說過,我的想法就是這樣,例如,近來統戰部聲稱,沒有西藏問題。如果說西藏境內的藏人真的很幸福,我就無話可說。但在西藏加強防範,這是為什麼?兩個月前,我遇到一位華人,他是到拉薩旅遊後直接到達蘭薩拉來見我,他告訴我說,目前西藏的情況非常糟糕。他說,在大昭寺前有藏人虔誠地磕長頭,旁邊就有全附武裝的武警在進行軍事操練,像是故意做給他們看。那位華人還說,真正搞分裂的是他們,是那些解放軍。

問:昨天聽我們尊者講過一句話,就是說,人權,和平是珍貴的,是我們全世界的人想要爭取的,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是需要我們去爭取,尊者這樣講,我就想到一個問題,尊者是不是認為除了禱告,希望每個和平意味著一生的祈福,您認同,您可以展開更多草根行動爭取和平。 

答:我曾在中國時,非常喜歡“國際主義”,真的很喜歡,“勞動人民”,“國際主義”很好,很好!(用中文)這裡談的不是“你們”和“我們” ,而是統一地講世界所有的勞動人民,應該要這麼想。我平時說的“普世責任”指的就是“國際主義”。就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言,跟蘇聯有過矛盾,跟越南發生過戰爭,為什麼會這樣?都是一樣的“社會主義”,雖然不能同想“勞動人民”,但一樣是“社會主義”,而它所致力的也是“我們”,“他們”,現今在中國,民族主義情緒不斷升高,就日本的問題上,中國國內非常情緒化,憤怒氣勢很大。以前毛澤東在世時,反對“大漢族主義”,也反對“地方民族主義”,這是非常好的,是平等的。但是近來沒有提到任何“大漢族主義”,反而常提“地方民族主義”,因此這些需要好好地去想,廣泛地去想,對於頻繁提到的“民族主義”也要慎重地去想。坦率地講,現在中日關係而言缺乏的是信任,中印關係也是很難互信,西方國家和其它國家也是如此,但透明化是信任的基礎,而且非常重要,中華人民共和國不需要害怕。在革命時期,需要質疑,有時也要保密,這很重要,但是已建成的穩固的國家,就不需要這些,進行透明化極為重要。就像劉曉波,就一個人而已,提出不同觀點就被稱為是來“顛覆國家”的,為什麼要這麼說?在伊拉克危機時,英國就有50萬人舉行抗議,同時在美國和其它國家,示威者都有數十萬,就這樣讓他們有言論自由,他們也沒有顛覆國家,因此共產黨一貫的恐懼是不好的,這不需要,“我不是反共的”,我曾到台灣時,就對國民黨說過,“我不是反共” ,當時連戰回答說,“我是反共的。”其實在革命時,共產主義和馬克思思想是非常好的,現在我也是馬克思主義者,也相信這個。上次我在美國這個資本主義國家裡也有說過,我以自己是馬克思主義者而感到驕傲,那時我是向聚集的上萬人這麼說的。我不是列寧主義,列寧主義有過多的壓制,我不喜歡,當然斯大林主義也是非常壞的。毛澤東思想在早期是非常誠懇的,極好的,但在1954年,1955年左右發生了變化,57年更為明顯,我在中國大陸時,毛澤東就經常說,共產黨需要他人批評,也需要自我批評是非常重要的,否則是如同魚離開了水。但是在57年,毛澤東提出“我們應該採取’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方針時,就變得很怪。因此我平時說,毛澤東所說的批評和自我批評,雖然中國共產黨不這麼做,但我卻做。因此,說中國共產黨馬上轉變成民主,我是有點猶豫,中國是個大國,但存在經濟困難和大批文盲者,對民主沒有經驗,不了解,因此要慢慢地來。我已經想到退休了,也已是半個退休了,共產黨也應該慢慢地退休為好,能光榮地退休就好。對此,統戰部批評我說,講出要共產黨退休這樣的話,是非常嚴重的,但對中國大陸而言,民眾是不相信的。我從朋友處聽說,有職位很高的中共軍官及高幹的私人手機裡存有我的照片,這有何用?表裡不一是沒有意思的,也失去信任。這個在英語裡講是“偽善”,是指虛偽,這種行為對信任是極為不好的,但他們經常這麼做。(再見!)

註:達賴喇嘛用藏語發表講話,有隨行的秘書長才嘉先生現場翻譯。該文由挪威西藏之聲電台中文部編輯,德吉美朵小姐根據錄音翻譯,在此感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