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尊者回答中國 Twitter 網友評選之問題


網友評選之問題[全文]

王力雄:尊敬的達賴喇嘛,首先感謝您在日程繁忙的旅程中抽出時間,與中文網友對話。從北京時間5月17日上午10:30開始,中文網友在”與達賴喇嘛推特對話”的穀歌彙問中向您提問,4天多時間,雖然中間有谷哥彙問的宕機,有中國方面隨之對谷哥彙問的封網,但還是有1,253人提交了289個問題,並投了12,473票對問題進行評選

這次您日程繁忙,對話時間不能很充分,但不是希望您這次能回答很多問題,而是希望是一個開頭,由此能建立一個渠道,形成一種方式,使您和中國的民間社會從此可以進行自由、持續的交流互動,這將有助於雙方瞭解真實的對方

谷哥彙問可以讓所有參與者對每個問題按照”不錯”還是”不太好”的選擇進行投票,然後以不同的方式進行排序。這次是按照其中的”支援度”排序(Sortedbypopularity)向您提交問題”支援度”的演算法,是贊成票多少與贊成率高低兩個因素的乘積。這個演算法對目前對話並不完善,因為贊成多反對也多的問題贊成率低,但正說明爭議大,恰是更需要您解答的。我想今後您直接與中文網友交流時,可以由您根據情況選擇問題,也許更恰當

下面我開始按”與達賴喇嘛推特對話”的谷哥彙問(http://goo.gl/mod/Eq6K)中”支援度”的排序轉達中文網友提問(注:因為提問者大都用的是假名,而以支援度為據的提問可以代表網友的集體態度,因此不單獨介紹提問者)

達賴喇嘛:好的。首先表示,王力雄先生對今天這次對話搭建了一個很重要的平臺,得以使我有機會與中國民眾對話,我感到非常高興。很遺憾的是,過去多年來,我們所做的與中國政府改善關係的努力,一直沒有取得實質結果,但是我對中國人民一直抱持很大的希望,信心十足,所以今天能有機會與中國民眾直接交流,讓我高興。

王力雄(開始提問):支援度第一的提問其中有兩個問題,前一個問題是:”達賴尊者您好,我想請問您對於西藏以後宗教領袖的問題。請寬恕我的冒昧。您如何看待您終老後可能會出現像現在的”兩個”第十一世班禪的類似問題為”補充一下,支援度第九的提問:”達賴在大限之後,中共肯定會在國內選一位活佛,對此,您有什麼措施?”與這個提問大同小異,兩個問題一共得到556人贊成,是目前所有提問中得到關注最高的。

達賴喇嘛:一九六九年我對外有一個非常正式的宣佈,就是未來是否繼續達賴喇嘛的體制,應該詢問西藏人民,也取決於西藏人民的決定。
同樣,在一九九二年我作了一個正式宣示,未來西藏問題解決後,我將不擔任西藏政府的任何職務,西藏一切事務,由西藏境內的留任的公務員繼續管理。二零零一年,西藏流亡組織的行政首長,開始在西藏流亡社會透過民選的方式產生,任期為五年。
因此,我覺得達賴喇嘛這個體系並不重要。我健在的時候我會努力。對達賴喇嘛的體系,中國共產黨比我還要關心(笑)。所以,出現兩個班禪的這種現象,是有這種可能性。但這個現象的出現,除了增加混亂不會有什麼正面的幫助。

王力雄:支援度第一的提問中的後一個問題是”另外對於中共所認定的第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傑布您如何看待?”

達賴喇嘛:據我的瞭解,他是蠻聰明的,在佛法上也很努力,但是民眾對他還抱有一種懷疑的態度,我認為這主要得靠自己,能否在佛法講修上做一個有貢獻的人,這是很重要的,這是要靠自己的。

王力雄:支援度第二的提問有444人贊成,也是中文網友高度關注的。提問內容是:”想向尊者瞭解一下關於流亡政府代表與中共會談的情況,為什麼每次都會無果而終,到底雙方在哪些問題上不能達成一致,以致談了幾十年仍然無成果?”

達賴喇嘛:主要在於中國官方一再強調沒有西藏的問題,只有達賴喇嘛的問題。但我個人其實沒有任何訴求,主要關心的是六百萬西藏人民的文化、宗教及環境等問題。直到有一天,中央像他們認為存在新疆問題一樣,也認為有西藏的問題時,並且要面對這個問題,努力去解決這個問題時,我會同心協力,因為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是為了西藏的建設、發展與團結。在目前,中共的做法只是依賴強制性手段,一再強調西藏的穩定,但是,我認為穩定來自于內心的信任與信賴。

王力雄:支援度第三的提問中有兩個問題,前一個問題是:”尊者您好:不管中國未來的政治走勢會如何發展,現在的漢族與藏族普通百姓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很多藏民把問題簡單的歸罪於漢人統治,但其實我們漢人也是這種獨裁統治下的受害者,您如何看待這個問題?”

達賴喇嘛:漢藏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在一九四九年或者五零年才開始,兩個民族之間關係可以追溯到一千年以上。這種關係在歷史上有時是非常和睦的,有時也是紛爭的。現在可以說是一個紛爭時段,根本原因是政府造成的,而不是人民。所以,我們人民與人民之間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為此我們在世界上很多自由國家呼籲建立漢藏友好協會,也取得了一些成果。我認為目前最大的障礙是沒有實施鄧小平提出的實事求是。應該像胡耀邦那樣,為了瞭解事實去做很多努力。最近溫加寶總理的一篇文章肯定了胡耀邦做事的風格,也即不僅僅依據官方的文件,而是要到實地去瞭解情況。
同樣的,在中國境內因為不瞭解事實真相,以及社會機制的不透明,造成了很大問題。如果對真相能夠透明的話,對於處理並減少貪污腐敗等都會有很大幫助。

王力雄:支援度第三的提問中,後一個問題是:”您有什麼方法來維護好漢藏民族之間的友好關係嗎?”

達賴喇嘛:我不管到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抱著一個真實的人的心態,由此得到很多人的認同。漢藏兩個民族如果同樣持有人的心態,有一個平等基礎,很多問題就可以解決。我經常會見到來自中國大陸的民眾,我覺得他們都是很真誠的,我們的溝通沒有任何障礙。
人與人相互產生懷疑猜忌,這不僅僅限於漢藏民族之間,全世界都一樣,因此就需要接觸,並且去消除這種猜忌。我在世界上不管見到任何人,都強調人與人之間的和睦關係。這有兩個層面,第一,我們都是同樣的人,這是最基本的,也是最重要的;第二,才是宗教、文化與語言等彼此的不同。在一九五四、五五年我在北京的時候,我知道了馬克思主義的理論是強調國際主義的,這表示人都是一樣的。我對此非常贊同。

王力雄:支援度第四的提問是:”達賴尊者:《為全體藏人獲得真正自治的備忘錄》中,並未寫如何保護漢族人在西藏的權益。你是否認同現有藏區漢族居民在自治後仍擁有居住權?你能否發表備忘錄來描述如何保障藏區漢族居民平等生產生活的權益?很多漢族人認為你的自治是變相獨立,因為他們懷疑自治政府會歧視和驅除漢族”

達賴喇嘛:早期,在一九五零年前,西藏也有漢人居住。在我出生的地方,也有信仰伊斯蘭教的回族,還有漢人。未來的西藏一定會有漢人居民。但是,關鍵問題是西藏不要成?和現在的內蒙一樣,蒙族變成了少數,這樣就失去了民族自治的意義。有的藏區,因為漢族人口的增長,西藏的語言和文化正在面臨很大的危機。

王力雄:支援度第五的提問是:”請問大師,您書中所述過去的西藏是祥和的佛國,與中國政府所述的黑暗的農奴地區有很大出入,而且很多圖片和視頻也證實了過去農奴制度的殘酷和黑暗,大師可否解釋一下為何有這麼大出入?”

達賴喇嘛:早期的西藏,也就是一九五零之前,是一個落後的社會,對於那時的制度不完善,我們是承認的,誰都沒有說早期的西藏是像天堂一樣。現在的境內外藏人當中,可以說沒有任何一個人想恢復舊的制度,做夢也沒有想過。
但是另一方面,中國政府宣傳過去的西藏社會像地獄一樣,這種說法與事實也有很大的落差。例如中共曾經製作的電影《不准出生的人》,純粹是一種宣傳,很多藏人無法認同,因為內容與事實不符。比如文革時強調文革取得了很大勝利,但是後來,當事實再無法掩蓋時,就看出這種宣傳沒有什麼力量。猶如六四天安門事件,全世界都知道,但是中共在宣傳時也當成似乎沒有發生。
最重要的是,你們每一個人應該公正地、客觀地、科學地去調查與研究,這是非常重要的。我常常也跟藏人講,不要以為是我講的你就承認、就接受,你要去觀察瞭解。作為一個佛教徒,即使是佛陀的教言我們也要做徹底的分析與瞭解。

王力雄:支援度第六的提問是:”如果當局允許您回到西藏,允許西藏自治,您覺得您希望給西藏帶來什麼樣政治制度?”

達賴喇嘛:這主要是通過境內藏人,特別是知識份子,以實事求是的態度來做決定。在流亡社會,過去五十多年來,我們已經實現了社會制度的民主化。

王力雄:支援度第七的提問是:”這個問題可能很尖銳,我很想問達賴喇嘛,中國政府對你批評最凶的一條,是說你要求西藏不駐軍,說這是變相獨立的最根本一點。你現在還堅持”西藏不駐軍”這樣的要求嗎?駐軍權是領土主權中最重要的一個權力,西藏不駐軍的主張恐怕廣大漢族人民都不能接受,有沒有可能,你放棄這一觀點呢?”

達賴喇嘛:雖然我們講自治,但我經常明確地講,外交與國防由中央政府來負責。早期我提出過,當印度與尼泊爾等周邊國家都友好、互相信賴的時候,西藏可以成為一個和平區,這只是一個夢想與遠景,全世界都對此有同樣追求,所以不用擔心。

王力雄:支援度第八的提問是:”從目前的態勢來看,在達賴尊者有生之年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可能性趨近於零。請問尊者如何看待西藏的前景?”

達賴喇嘛:從中共立國六十多年看,毛時代,鄧時代,江時代,胡時代都不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所以,我堅信民族政策會發生變化,特別是西藏問題,在互利的基礎上能夠得到解決。曾經在西藏工作過的退休幹部與黨員,以及中國知識分子,已經開始提出民族政策不合理,需要反思,呼籲改善民族政策。所以,我認為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發生變化,問題會獲得解決。

王力雄:尊敬的達賴喇嘛,相對中文網友提出的270個問題,今天我們只談了一個很小的開頭。新的問題,以及對您的回答的反應,還會在”與達賴喇嘛推特對話”的彙問上不斷增加,請您繼續保持關注。並衷心期望我們共同努力,充分利用互聯網這個改變時代的技術,把解決西藏問題的努力,從官員間的密談伸展到漢藏民眾之間的坦誠相對和民主協商中來。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