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達賴喇嘛尊者千禧新年文告


新千禧年的來臨似乎讓許多人感到興奮,但千禧年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在我們進入新千禧年時,事物還保持一樣,也沒有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情。縱然如此,如果我們真的想要在下一千年讓人類過得更快樂、更和平、更和諧一點,我們必須努力來實現它。這掌握在我們手中,特別在新生代的手中。 

在這個世紀里,我們已經歷了許多建設性與極端破壞性的經驗。我們必須從這些經驗中吸取教訓。在進入下個一千年之時,我們必須以更開放的心態和遠見做更整體性得考慮。如果我們想要盡心盡力地使這個世界的未來變得更好,我相信下列的這些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1. 當我們在追求物質的進步與照料身體健康時,我們必須要付出相等的心力以增長心靈的平和,也因而要付出相等的心力以增長心靈的平和,也因而可顧及到我們的內心。 
  2. 教育也是一樣的,一般而言,教育只管學業上的成就而已,我們必須在年輕一代就讀的各種教育結構中,培養學生對他人有更多的利他心、關懷心與自然感。這種教育的實行不必然要牽扯到宗教。因此,我們可稱此為一種『世俗性理論』,因為事實上,它是由基本的人性如慈悲、真誠等等所構成。 
  3. 從某些角度來說,過去的這個世紀,曾經是戰爭與流血的世紀。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都逐年增加國防預算。如果我們想改變這個趨勢,就必須認真考慮非暴力的觀念,這是大悲心的具體表現。為了把非暴力變成一個事實,我們首先必須致力於解除內在的武裝。所謂解除內在的武裝,我指的是去除所有會導致暴力的負面情緒,同時也必須一步一步逐漸解除外在的武裝。首先,我們必須完全廢除核子武器,然後逐步解除軍備,做到全世界完全廢除軍備為止。同時在解除軍備的過程中,我們也需要努力阻止仍在大肆進行獲利豐厚的武器買賣。當我們把這些事情都做了,我們就能期待在下一千年當中,各個國家的軍事支出會逐年下降以及逐步解除軍備。 

    當然,人類仍然會有問題要解決,但解決問題的方式應經對話與討論。下一個世紀應該是對話與討論的世紀,而不是戰爭與流血的世紀。 

  4. 我們需要注意全球性與單一國家的貧富差距問題。同樣在這個地球上,某些人十分富足,某些人卻在挨餓,或甚至因饑荒而死,這種不平等,不僅在道德上是錯誤的,而且在實際上也會帶來問題。與此同樣重要的是有關問題的議題。只要在世界上還有許多地方沒有自由,那麼就不會有真正的和平、從某個角度而言,世界上其他地方,也就不會有真正的自由。 
  5. 為了我們的下一代,我們必須照顧我們的地球和環境。環境破壞通常是緩慢的,而且不是那麼容易明顯地被認識到,但等到我們察覺時,一般而言,都已經太晚了。既然大多數流入東南亞許多地方的大河都發源於西藏高原,我們在這里提到保護該地環境的重要性,就不再是不切題的事了。 
  6. 最後,今天我們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人口爆炸。除非我們能有效解決這個問題,否則我們將會遭遇到地球人類沒有適當自然資源可用的問題。

如果我們對未來還有寄望,就需要認真看待這些我們有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