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在”3‧10″四十四週年的演說(2003-3-10)


達賴喇嘛在紀念西藏獨立
抗暴四十四週年時的演說

在西藏民族起義四十四周年紀念集會之際,我向境內外所有西藏同胞和分佈在世界各地的朋友們及支持者表示問候。

總體而言,西藏問題在過去的一年裡雖然在向積極的方向發展,但是,西藏民族在自己的土地上喪失權利的邊緣化狀況仍在繼續,同時其人權狀況和宗教信仰自由問題至今依然令人焦慮。

在中國共產黨第十六屆全國代表大會上,實現了中國第三代領導人向第四代領導人的權力正常轉移,從而開始了新的歷史時期,表明了中國的政治意識之發展和順應潮流的新氣象。

由於江澤民繼續了從鄧小平時期開始的改革開放,因而中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尤其是經濟、貿易、外交領域等方面變化尤為突出,對這一切我都是表示歡迎,因為我一直強調要設法把中國納入國際大家庭中,任何阻遏或孤立中國的行為都是錯誤的。另一方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所統轄的人民之基本的社會權利、政治權利以及自由的權利等必須予於尊重,尤其是所謂「少數民族」的權利由於遭到漠視而引發了許多的問題。

去年,中國政府釋放了一些政治犯,這是好的現象。象西藏政治犯達納·吉美松波和女尼阿旺桑卓等人所以遭到監禁,僅僅是由於他們反對中國政府的西藏政策或勇敢地說出了西藏的歷史狀況。從另一方面這也表明了境內西藏人民之勇氣和堅強的決心。

去年九月,我的代表前往中國北京和雪域故土,從而重新恢復了與中國領導人之間的直接聯繫。期間還會晤了一些西藏籍高層官員,尤其是有機會向中國領導人詳細敘述我們的意見,並且是在友好和具成效的氣氛中交流看法的。我指示我的代表要設法尋求與中國領導人進行和談的途徑,要利用一切機會對我們的觀點和立場由於交流不暢而造成不明或誤解的情況做出解釋。這是運用人類的智慧和人道、通情達理地解決彼此間的矛盾並加深理解的唯一途徑。雖然這不是在短期內可以輕易完成的,但在消除過去幾十年中累積的苦難、仇恨、疑慮和猜忌的同時,雙方在平等、友好、互利的基礎上建立新的關係是極為關鍵而重要的。

雖然中國政府承諾容忍西藏特殊的文化、歷史和民族特性並給予應有的尊重,但是在現實行為中卻恰恰相反,對西藏的特殊不僅不予尊重,而且對忠於西藏的西藏人被指控為分裂主義分子而繼續推行殘酷無情的鎮壓政策,從而使西藏人民喪失了表達正義的機會。最近中國政府不經過合理的法律途徑而殺害藏人洛桑頓珠,並判處丹增德勒仁波且死刑等就是一個明證。但這並不能解決問題,必須予改正。我衷心期望中國領導人能夠擁有為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而開啟新篇章的勇氣、智慧與高瞻遠矚。

從國際社會可以看出許多以民族問題為根源的糾紛由於遭到漠視或未能得到合理解決而最終釀成棘手難解的困境,因此,妥善解決這類問題也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利益,如果能夠以智慧和具有開創性地解決西藏問題,則不僅可以表明一個變化、發展的中國,而且也可以明確地展現中國是一個在國際事務中足以承擔更多責任並值得信任的前進中的強大國家。如果中國政府在西藏問題上採取實質有效的措施,則可以在國內或國際社會中創造具信心、信任與寬鬆的政治環境,尤其是國際社會目前由於衝突、恐怖主義和民族糾紛而焦慮之時,更可以為世人做出榜樣並贏得信任與崇敬。

西藏人民的自由鬥爭並不是為了我個人的職位或其他利益,明確這一點很重要。早在1969年我就明確地確定要由西藏人民來決定已經延續幾百年的達賴喇嘛之結構傳統是否還要繼續延續下去。 1992年我在一份官方的正式公告中明確指出:一旦我們獲得一定的自由而返回西藏,我將不會在西藏政府中擔任任何職務,而且也不會接受任何其他的政治職務—- -當然,如我常講的那樣,在我的有生之年,我真誠地希望能夠為人類與生俱有的善良價值和促進各宗教間的和諧關係而效勞—–同時我還宣布屆時西藏流亡政府將會被解散,未來的新的西藏政府的工作必須要由目前在西藏境內的藏人負主要的責任。我還堅信未來的西藏必定要有不分宗教的民主制度。

因此,所謂我們的鬥爭是為了恢復舊制度的說法是對事實的歪曲,西藏境內和流亡的藏人都已經完全走出了西藏的舊制度,沒有任何一個西藏人還希望恢復舊西藏。與此相反,我們剛剛流亡國外時就開始致力於流亡社會的民主化,一直到2001年實現了流亡藏人的政治領導人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未來我們還將繼續在人民中推廣對民主制度和民主意識的認識。

七十年代初,我和藏人高層官員商討後明確決定:將以『中道』路線尋求解決西藏的問題。我的『中道』思想不僅不尋求西藏的獨立或從中國的分離,而且相反,為了保障自認為藏人的六百萬人民之民族特性、宗教和文化的發展,以及為了保護脆弱的西藏高原之生態環境而一直是在努力尋求一種自主自治的途徑。西藏的宗教和文化是一個根基於許多世紀以前的古老文化意識並在二十一世紀仍然能夠利益人類的文化與宗教。如果『中道』思想真的得到實現,則有益於中國的統一與穩定。我對這種切實可行而又立竿見影的解決方式充滿信心,並將繼續尋求互利的解決途徑。

現實是我們必須在這個越來越小的地球上相互依存,因此通過理性和智慧解決個人、人民或國家之間的糾紛時,唯一有效的途徑就是創造以和平非暴力為基礎、通過和談解決問題的政治藝術或習慣。

我們的鬥爭是以正義、公正、非暴力和互利為基礎的,而不是為了對抗中國。因此,我們在國際社會和漢民族中都獲得越來越多的同情和支持。對國際社會始終如一的同情和支持我表示讚賞和感謝!同時對印度政府和人民始終如一地給予我們的巨大援助和支持我代表所有西藏人民再次表示衷心地感謝!

最後,向為了我們的自由原則而獻出生命的所有英烈們致於崇高的敬禮!為我們的人民早日擺脫苦難而祈禱!

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
西藏王統歷2130年第十七個勝生週之水羊年一月七日
2003年3月10日達蘭薩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