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在”3‧10″四十二週年的演說(2001-3-10)


達賴喇嘛在紀念西藏獨立
抗暴四十二週年時的演說

雪域西藏被中國侵占已愈半個多世紀,成千上萬的西藏人從1959年開始的流亡生涯也有四十餘年了;我們已經有三代人經歷了西藏歷史上最黑暗、最危急的時刻,經受了許多的艱難困苦。即使如此,西藏依然活在這個世界上。

不管中國政府是否承認,全世界人民都清楚地知道不僅所謂的西藏自治區,整個西藏都面臨著巨大的困難。 1962年十世班禪喇嘛給中國政府的《七萬言上書》就明確闡述了西藏當時所面臨的困境和苦難,其後在一些方面雖然有進步,但西藏總的問題依然處於危急之中。西藏問題不僅成為平時中國政府在國際社會顏面掃地的原因之一,而且也是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穩定的一個根源。

中國政府仍在宣稱西藏局勢一片大好,如果事實真如中國官員所說,則中國政府為什麽沒有勇氣敞開門戶讓外國人在沒有控制的情況下進入西藏以了解實情呢?為什麽還要以「國家機密」為由隱瞞事實,不讓外界了解西藏的真相呢?為什麽西藏需要那麽多的軍警和監獄呢?

如果在西藏的大部分西藏人民對目前的現狀感到滿意,我沒有必要、也沒有繼續談論西藏問題的基礎,而且也不願意那樣做。遺憾的是,中國政府無視藏人表達的意願和呼籲,反而將其以反革命或危害國家安全的罪名逮捕關押。西藏人民根本就沒有自由表達意願的機會和權利。

如果在西藏的西藏人民真的享受著幸福,則中國政府對於讓西藏人民通過投票決定自己前途應該不會有異議。目前一些西藏人的非政府組織提出在西藏採取全民公決的建議,他們認為一次性徹底解決西藏問題的最佳途徑是給予西藏人民通過投票自由地決定自己前途的機會,要給予西藏人民自由發表意願和選擇自己未來的權利。我一貫強調西藏的前途最終要由西藏人民決定,因此我完全支持通過全民公決產生的結果。

西藏問題不是關係我個人前途地位的問題,而是關係到六百萬西藏人民之自由、基本權利、文化保護以及環境保護等的問題。

一九六九年,我明確提出應該由西藏人民決定具有三百餘年曆史的達賴喇嘛之傳承是否需要繼續延續。 1992年在有關西藏未來的官方正式文件中也明確表明未來在具有一定自由的情況下返回西藏時,我將不再在西藏政府中擔任任何職務。我相信未來的西藏政府將會是一個沒有宗教傾向性的民主政府,我也堅信不管是流亡藏人或在西藏的藏人,沒有任何一個西藏人企圖要恢復舊西藏。

我從一開始就意識到西藏的社會制度必須要進行改革,我在西藏時即在極端困難的政治環境下開始進行改革,流亡以來我自始至終鼓勵和促進流亡藏人走向民主之路,目前的西藏流亡社會已是具有立法、法院、行政三權分立之民主社會。今年內閣部長的選舉制度做了改革,民主的原則進一步得到加強。我將要把流亡社會之日常工作職責轉交給由選舉產生的內閣首席部長和西藏人民議會。

但在西藏問題未得到解決之前,我將繼續就西藏問題與中國政府尋求和談以及繼續作為西藏人民自由的代言人,我將此視為對六百萬西藏人民應盡的責任,西藏人民對我的無限信任更增添了我的責任感。

歷史上西藏與中國的關係,即使從最低限度而言,也遠比中國官員的簡單說辭要復雜且充滿矛盾。在過去的兩千多年來,西藏一直作為一個特殊的整體而單獨存在是無可否認的事實。歷史就是歷史,誰也不能改變過去,對過去的西藏之地位等最好是讓歷史學家和法律專家去評判,不管過去的歷史是怎樣的,我考慮的是未來。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導人不管是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或胡耀邦都不斷地承認和強調西藏的地位「具有特殊地位」或為「特別的狀況」等,對此最好的說明就是1951年西藏與中國政府之間第一次實踐一國兩制的「十七條協議」之簽定。中國政府從未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其他任何地方或省份簽定過類似的協議,在此協議中中國政府承諾保護西藏之特性。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中國政府在統治西藏的大部分期間實施的卻是壓迫政策。這都是由於缺乏信心、疑慮、傲慢以及對西藏特殊的文化、歷史和民族特性缺乏了解、尊敬與認同。

現今的西藏之特殊性表現在什麽呢?表現在最貧窮、壓迫最深重,還有極左影響在中國雖趨式微,在西藏卻較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堅信非暴力與和諧共處的原則,因此一直致力於反對暴力衝突,尋求和平解決的途徑;我對中國和中國人民以及他們悠久的歷史和燦爛豐富的文化充滿欽慕。只要我們具有勇氣、智慧與高瞻遠矚的胸懷,我堅信中藏雙方一定可以建立起互相尊重、友好互利的關係。因此對西藏人民的自由鬥爭,我的立場是西藏人民要享有真正的名副其實的自治。

雖然中國政府加強了對我本人的指責攻擊,西藏的局勢也在繼續惡化,但我的『中道』路線和立場仍然沒有改變。我真誠地相信這一路線即可以滿足西藏人民的意願,也有益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穩定與統一。

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中藏關係一波三折,有時充滿希望,有時卻抱憾萬分。去年七月我的哥哥嘉洛頓珠以私人身份再次前往北京,統戰部通過他轉來的一封信中重申了中國政府與我接觸的那些立場。

九月,我方與中國駐德里使館進行聯繫,表明將有一份詳細紀錄我就西藏問題所作思考的備忘錄轉交給中國領導人,為了解釋其中的內容並展開討論,希望派遣我的代表前往北京。並真誠地期盼屆時能夠開始為西藏問題尋找一條切合實際的解決途徑。我還向中國政府明確表明雙方如能接觸和談,就可以消除誤解與疑慮,就不必費盡周折而定能找到一個雙方都能夠接受的解決方案。但目前中國政府並未接受我的代表。

從1979年到1985年間,中國政府前後六次接受我的代表,但現在卻拖延和避免接受代表,這清楚地表明了中國政府對西藏問題的立場日趨頑固,已經沒有解決西藏問題的政治意願。

現今的中國政府雖然堅持頑固立場,但並不能改變我們通過和平非暴力的路線爭取自由、和平的決心和信心。在面對困難之時,全體藏人要始終保持堅韌頑強、不屈不撓的精神。我堅信未來面對現實、討論西藏問題的時刻必定會來臨,因為不管是西藏或中國都沒有其他的選擇。

目前在西藏日趨嚴厲的高壓政策和破壞環境、大量中國人進入西藏以及因此使西藏的特性、文化遭到衰敗等進程而言,西藏問題雖然似乎已經是山窮水盡。然而西藏問題與中國政局的變化密切相關,中國不管如何的強大仍是國際社會的一員,而當今世界交通與通訊的便利、開放、自由、民主、尊重人權等已經是不可阻擋的趨勢,目前的中國亦處於變化之中,最終無可避免地只能走向公正、自由之路。

目前在漢民族中的知識份子和有遠見的有識之士中關心和同情西藏的日趨增多,這些都是增強我們信心的重要因素。

如上所述,由於西藏局勢日趨嚴重,中國執政當局又不肯就西藏問題進行和談,因此對我的『中道』路線的批評也在增多。我一貫支持多元的政治立場,一些堅持西藏獨立的立場,有些人批評我的路線導致藏人內部的分裂與疑慮,我也知道這種批評的聲音正在增大的原因,因為我的『中道』路線沒有得到中國政府任何具實質意義的回應,而大部分西藏人民堅信西藏在歷史上作為一個獨立國家所擁有的獨立之合法權利。

我堅決反對通過暴力手段開展爭取西藏的自由鬥爭,但我尊重西藏人民討論或尋求其他政治解決途徑的權利。

在此,我要向支持西藏問題的政府、議會代表和非政府組織、宗教團體以及無數的個人表示真誠的謝意!同時向一切基於公正、智慧而支持西藏問題的中國兄弟姊妹們表示衷心的感謝!

作為西藏人民的代言人,我要特別感謝過去四十餘年來給予我們無比支持和幫助的印度政府和人民。
最後,向為西藏的自由而獻身的先烈們表示崇高的敬意!為我們人民早日擺脫苦難而祈禱!
同時藉此機會,向為中國的自由和民主而作出重大犧牲的中國兄弟姊妹們表示讚賞和支持。

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
西藏王統歷2128年第十七個繞迥鐵蛇年一月十六日
2001年3月10日達蘭薩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