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在”3‧10″四十三週年的演說(2002-3-10)


達賴喇嘛在紀念西藏獨立
抗暴四十三周年時的講話

今天是西藏自由抗暴四十三週年紀念日,我始終認為現在和未來比過去更重要。自去年發生9.11事件以來,全世界對恐怖主義製造的暴力行為感到焦慮,許多國家的政府,在緊急合作以對付危機方面達成共識,並確定了許多的措施。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仍然沒有提出任何從長遠的角度、俱全局性地解決問題之根源的方法或途徑。

我認為消除恐怖主義根源的深刻而具長遠意義之最佳途徑,是透過非暴力以及彼此以和談解決問題。國際社會有責任對一切致力於捨棄暴力、轉向和平的運動給予有效而強有力的支持。否則一方面指責由於憤怒和絕望而採取極端暴力的行為,另一方面卻對保持克制和堅持和談解決問題的努力抱著輕蔑的態度,這是極端錯誤的。

我們必須從過去吸取教訓,回顧二十世紀,人類所經歷的巨大劫難,其根源都是由於人類盛行通過暴力解決彼此糾紛和矛盾的惡習,因此我們要努力使二十一世紀成為和談的世紀,通過和談來解決彼此之間的爭端。

人類社會當然會有各種不同的思想觀點和不同的利益,而現實又是我們只能在這個小小的地球上相互依存,因而當個人、社會、國家之間出現觀點或利益衝突時,最好的方法是團結以及運用人類的智慧通過和談尋求解決,要深入研究、建立和宏揚通過非暴力解決問題的習慣,而且為此而支出的費用應不少於軍事開支。

再說與目前政治情勢有關的西藏之嚴峻形勢,在過去的一年中,由於中國政府繼續在西藏嚴重踐踏以宗教信仰自由為主的基本人權,冒著生命危險逃出西藏的藏人一年比一年多。去年夏天,在西藏東部色達五明佛學院的幾千名藏人和華人僧尼被趕出寺院,從中不僅可以了解在西藏的鎮壓範圍和慘烈已到何種程度,同時也表明在西藏的藏人已喪失維護和宏揚表現本民族特性之宗教和文化之權利的現狀。

在西藏發生的踐踏人權之行為中,有許多是由於相互敵視和缺乏信任,以及不了解西藏宗教與文化之真實情況而造成。我經常強調,做為中國領導人,深刻了解和尊重以藏傳佛教為基礎之西藏文化和社會文明是極為重要的。我是完全贊同鄧小平所強調的「實事求是」原則,西藏人民必須承認和記住中國統治下西藏所獲得的進步和發展,同樣中國領導人也要了解和承認過去五十餘年對西藏帶來的巨大苦難和破壞。對此班禪喇嘛於1989年1月24日在日喀則一次會議上發表的最後一次講話中明確地做出總結說:中國政府在統治西藏期間,西藏人民遭受的損害大於所得到的利益。

西藏的佛教文化教導藏人要捨棄怨恨;要以慈悲、容忍與尊重的心理對待一切眾生。由於這種思想確實可以使人類在每天的生活中獲益,因此我們希望保護這種文化。然而遺憾的是,西藏的宗教、文化和生活習慣等正在面臨滅絕的危險。

在西藏,中國政府規劃的大部分建設項目,其目的就是讓更多的中國人遷移西藏,從而以人口因素迫使西藏人無法動彈。同時讓西藏人自然滲入中國文化和社會當中。這點從中國政府和共產黨雖然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地區做了很大的改革,但對西藏的政策卻繼續由極左份子把持和主導中可見一斑。中國做為一個具燦爛文明的強國,這樣的政策不僅是極不相宜,而且也背離了二十一世紀人類思想的發展潮流。

當今世界的發展方向是寬容、自由、民主與尊重人權。不管中國的幅員如何遼闊,國家如何強大,做為這個世界的一部分,遲早都要順應國際社會發展的潮流。

正如中國目前正在發生的變化,未來的變化只會越來越快。作為一個佛教比丘,本人極為關心和期望約佔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國之變化,能夠以和平的方式實現,如果出現動盪不安的局面,不僅會使數以百萬計的人民處於血腥恐怖之中,而且也將會影響到整個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作為人類的一份子,本人一直感念並強烈期盼:華人兄弟姊妹們能夠享有自由、民主、和平與富裕的生活。

未來中國的變化,能否給西藏帶來新的生命和新的希望;是否成為大家所信任和創造公益、推動和平,以及能夠主導國際社會的國家。這要取決以中國是通過領土、人口、軍隊以及經濟力量去追求大國的地位呢,還是通過人類之普遍價值觀和行為贏得一個偉大而光榮之國家的地位。

有關中國如何做出選擇和決定,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態度和政策具很大的影響,因此我堅持認為一定要使中國成為世界民主國家的成員,而不應該對中國採取遏止和孤立的政策。遏止和孤立政策不僅不符合道德,而且從政治情勢而言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認為國際社會應承擔起責任,基於道義與中國進行接觸。

我真誠期望中國領導人以勇氣、智慧和遠見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如果西藏問題通過和談獲得圓滿解決,不僅使中國在新時代獲得發展的良好環境;而且也有助於改善中國在國際社會中的形象;同時在台灣人民心中也會產生正面的積極影響;也有益於中印之間在相互信任和坦誠的基礎上改善關係。

變化的時代也是充滿機遇的年代,我堅信中藏和談的時機一定會來臨—–因為不管是中國和西藏都沒有其他的選擇。目前西藏的現狀,即不能克服西藏人民的困難,也無助於中國的統一和穩定,或遲或早,中國領導人都必須要面對現實。我在任何時候會將秉持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的立場,只要中國方面對此做出善意的反應,我已經任命的和談代表可以在任何時候或任何地方,隨時與中國領導人進行和談。

對西藏問題,我的立場的極為明確的,如我多次強調的那樣,我並不尋求西藏獨立,我追求的是名副其實的自治。為了西藏人民自身的發展,需要保護其特殊宗教、文化、語言文字以及生活習慣等,為此,西藏人民必須擁有自治的權利,擁有可以自由地建設和發展自己的社會、經濟和文化的機會和權利。

在流亡社會,我們繼續致力於使民主制向更高水平的發展。去年三月,我向通過選舉產生的議員們強調,未來的內閣首席部長應該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去年八月,桑東仁波且以百分之八十四的得票率,當選為西藏歷史上第一個由流亡藏人直選產生的首席部長,這使流亡社會中不斷發展的民主制度邁出了一大步。我希望未來的西藏也能夠產生一個經過人民選舉產生的民主政府。

藉此機會,我們對所有繼續支持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爭取自由的個人和政府工作人員、議會以及非政府組織表示由衷的感謝。令人鼓舞的是,目前在各初級或高等院校以及宗教、藝術、商業等社會團體和廣大民眾當中了解西藏問題以及同情我們事業者越來越多。同時我們與華人佛教徒以及在國外或台灣的廣大華人之間建立了親密的聯繫,同情和支持我們事業的華人兄弟越來越多,這特別令我們感到鼓舞和振奮。我藉此機會向為中國的自由民主而做出重大犧牲的中國兄弟姊妹表示由衷的讚賞和祝福。此外,印度政府和印度人民給西藏人民提供了巨大善緣和支持,對此,我代表西藏人民在此表示由衷的感謝。

在國際社會,支持西藏問題的正在日益增多,這即表現了人類與生俱有的對處於苦難中的人民予悲憐和同情的特性,同時也表明了人類社會普遍熱愛真理和正義之事業的事實。我希望各國政府和議會以及朋友們,對我們爭取自由的鬥爭繼續給予更加廣泛深入的支持和幫助。

最後,我要向為了西藏的自由而獻出生命的英雄們表示崇高的敬意,並祈禱我們的人民能早日擺脫苦難。

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
西藏王統歷2129年第十七個勝生之水馬年一月二十七日
2002年3月10日達蘭薩拉


回到3.10演說日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