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在”3‧10″四十一週年的演說


達賴喇嘛在紀念西藏獨立
抗暴四十一週年時的演說

一九五九年的西藏自由起義至今已有四十一週年了,在此之際,我向境內外的西藏人民和世界上我們的支持者與朋友們表示衷心的問候!

我們已踏入了二十一世紀。但回顧過去的二十世紀,雖然外在的物質發展取得巨大成就,但在解決地區與人類彼此間的矛盾時,由於不是通過對話、而是以暴力手段尋求解決,因而造成大量的人員傷亡和生存環境的嚴重破壞。可以說,二十世紀是一個戰爭與紛爭的世紀。我們從中所得到的最珍貴的經驗教訓就是暴力手段並不能持久地解決問題的,和平與接觸是爭取彼此間產生良好認知的唯一出路。我們一定要努力使新的世紀成為一個對話與和平共處的世紀。

令人遺憾的是,北京當局由於缺乏合理解決西藏問題的政治意願和勇氣,因而對和談缺乏誠意並越發強橫。

今天在此舉行紀念活動之時,我們的自由鬥爭仍處於爭持當中,而西藏人民不懈的信心以及國際社會日益熱烈的支持增添了我們的信心。

我們從流亡開始就對未來抱著良好的期望,同時也作出了最壞的打算和準備。長期以來,我們努力尋求與中國政府通過和談達到和解;並積極促使藏人與包括台灣在內的國外華人兄弟姐妹進行接觸,以達致相互理解、相互尊重和相互同情;同時我們不斷地通過顯彰西藏自由鬥爭的實質、保護西藏傳統的宗教與文化、宣揚和平非暴力思想、加強民主制、與國際間支持我們事業者加強聯繫等,努力使西藏流亡社會的基礎更加穩固。

非常遺憾的是,近幾年來,西藏的人權狀況已處於非常嚴峻的狀態,旨在破壞西藏傳統宗教和文化的所謂愛國主義教育的嚴厲打擊活動仍在日甚一日地開展中,在某些方面發生了類似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恐嚇、強制和恐懼的現象,僅1999年一年,就有六名西藏政治犯因在獄中遭受非人道暴虐而喪生;另有1432名僧尼由於拒絕發表批評我本人的言論或從事西藏自由活動而被趕出寺院。據我們所知或根據現有資料,目前西藏仍有615名政治犯,從1996年開始已經有11409名僧尼被趕出寺院或宗教中心。

十世班禪喇嘛根據中共剛入侵西藏時的親身經歷,於六十年代初寫出著名的《七萬言書》,對照現在,可以看出中國政府在西藏的暴行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發生大的改變。

現今,令人憂慮的是,年幼的十一世班禪又形同囚禁地成為世界上年齡最小的政治犯。而更令人焦慮的是,開放西藏經濟和推動市場經濟,使大量的中國人正在不斷流入西藏,其中對包括妓院、賭場、酒吧、舞廳的普及等,當局都一直給予無形的鼓勵。這一切不僅侵蝕危害了西藏優良的傳統、民族特性和良好的品行,而且促使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變成少數民族方面較暴力更具威脅。

類似惡劣的局面不僅無助於減輕西藏人民的苦難,而且對中國的穩定和統一也沒有好處。如果真正注重於穩定與統一,則應努力使西藏人民心悅誠服,而不是強加自己的觀念。如果想要避免分裂,統治者就應保證執行使各民族平等、公正的政策,謊言與陰謀只能得逞於一時,強權也只能控制人的行動;要想真正贏得人民的信任和滿意,則必須真正了解人民的願望和狀態,並表現出公正、相互尊重的胸襟。

中國政府將西藏特殊的宗教和文化視為西藏從中國分離的根源,並因而推行新的高壓路線和加緊移民以消滅民族特質和文化精華。中國的新政策已非常明顯的表明了其消滅西藏特殊的宗教與文化的企圖。

西藏人民的反抗運動和追求自由的鬥爭,是基於其悠久的歷史和特殊的古老文明以及民族特質等,西藏問題並不像北京當局解釋的那樣簡單,它是一個深刻而又重大的問題。

歷史就是歷史,對過去的事情誰也無法改變,各取所需而無視其他是徒勞的,對此,讓中立、公正的歷史學家和法律專家去研究並作出評判是最為明智的,歷史問題不應該由現實政治所左右,我更注重的是未來。

中國政府由於不能正確認識、理解或尊重西藏的文化、歷史和民族特質,因此其製定的西藏政策每次都是走入歧途。

在中國統治下,西藏已經是個不可理喻的社會,統治機器的高壓和暴力使人民無法抗拒恐懼而被迫以說謊自保,地方官員則根據北京或在西藏之上司的意願曲意奉迎,也因此,針對西藏的政策都是不符合現實的。它不僅表現為短視,而且也是一切危害的根源,這些政策的基礎是心胸狹窄、民族和文化優越感膨脹,政治上缺乏自信等,去年的塔爾寺堪布阿佳仁波齊和近期噶瑪巴的出逃就是最好的說明。

藉口維護國家主權和統一而肆無忌憚地推行鎮壓以避免國際社會指責的時代已經過去,中國人民最終必將為摧毀西藏豐富燦爛的古老文化而感到悔恨。我相信西藏的宗教和文化不僅可以利益成千上萬的中國人,而且也將有助於豐富中國的精神財富。

一些中國官員期望西藏問題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這是極為拙劣的,是重複以往的錯誤思維方式,1949年、50年、59年,沒有一個中國官員認為到了二十一世紀西藏問題還會繼續存在。目前,我們這一代的人已經所剩無幾了,已經是第二代或第三代人了。時間雖然在流逝,但西藏自由鬥爭的情勢卻日益高漲,這表明西藏問題並不僅僅是某個人或單個民族的利益,也因此,新的一代人必將繼續珍惜和努力爭取西藏自由的鬥爭,不管怎樣,終究有一天中國當局必將要正視和接受這一事實。

我追求的是西藏民族能夠享有名副其實的自治而不是走向獨立,但中國政府不僅不信任,而且還公開指責我在說謊,我是否在說謊,他們可以到流亡社會來進行調查了解。

對西藏問題,基於尋求在和談、互願的基礎上解決的途徑,我考慮西藏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範圍內實行名副其實的自治,這對中藏雙方都有好處,它不僅使被中國政府視為至關重要的穩定和統一得到保持,而且也使西藏民族享有保護和宏揚自己的宗教、文化以及環境保護的基本權利。
由於中國政府對此沒有任何積極的回應,我們被迫轉向國際社會尋求同情與支持。雖然中國政府暫時對此表示不滿,但為和談解決西藏問題,由國際社會明確地表現出關注和支持的態度還是非常重要的。顯然,由於國際社會的支持和策略沒能發揮作用,北京當局因此拒絕改變現有的西藏政策。

我仍然繼續秉持中藏和談的原則,我相信,如果我們通過和談,努力公正地認識西藏的真實狀況,則我們一定可以找到有益的解決問題的途徑。
藉此機會,我向支持西藏問題的政府、議會代表和非政府組織、宗教團體以及個人表示衷心的感謝!越來越多的中國兄弟姐妹在了解西藏問題的真相後開始同情和支持我們,這是極為重要的,也使我們對和談解決西藏問題更加增添信心。

今天,在世界各地有許多我們的支持者正在舉行各種紀念儀式,對此我表示衷心的問候和感謝。特別是對四十年來給予我們無與倫比的支持與關注的印度政府和人民,我代表西藏人民表示衷心的感謝!

向為西藏人民的自由而獻身的英雄們致敬!祈禱西藏人民的苦難早日結束!

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
2000年3月10日達蘭薩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