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在”3‧10″二十五週年的演說(1984-3-10)


達賴喇嘛在紀念西藏獨立
抗暴二十五周年時的演說

在此紀念三十抗暴週年以及對西藏政府流亡二十五週年發表看法的同時,我要對所有海內外西藏同胞獻上我最誠摯的祝福,並且為那些以生命換取全體人民、宗教、政治福祉的英勇藏胞致上最為無上的祝禱。回首被流放至今的 25 年,其實我們明白,比起世界上其他流民,我們為數十萬的數目是微小的。雖然其中大多數居住於人口百萬的印度,我們仍舊設法以千人群聚,團結一致,而非散居各地而終究隱沒如沙中之水。至於身處印度、尼泊爾、不丹的同胞們有人務農、有人則從事其他行業,如手工藝製作或其他小生意。至於其他的二至三千名藏胞們則橫跨三十餘國,一如資助他們的國家的人民般致力於營生。至於新生代的藏青,他們仍以藏語為基礎,教授予我們文化傳統中的核心價值。在此同時,也接受了當代教育。所以,新生代的他們得以和其他以開發國家的青年與時並進。除此之外,我們超過千年以上源自於印度完整宣達佛陀思想的宗教,以及祂所啟蒙的文化,在藏民們歷代的學習、實踐下傳承了下來。但是,最近這些優良傳統卻逐漸敗壞,面臨威脅。流亡的我們更努力不懈、致力於收集、保存、發行所有可得的手抄文本。此外更廣設佛法學習中心,讓年輕的修行者能研讀經典和密續。於是,佛法得以藉此更加根深蒂固、綿延千里。目前,數以百計的佛法中心已深入全世界,甚至遍及許多從未曾有佛教被澤的地方,而也有許多知識份子正潛心於佛法修行。

至於全國藏胞最為關切的自由權議題,由於我們不懈地對世界喊話,聯合國業已通過三條解決方案。更重要的是,全世界有越來越多的人認可西藏與中國是截然不同的主體,不論從種族、語言、傳統、宗教、文化、政治、經濟體系來看,即使從超過一千年以上的歷史記載亦可證明,西藏早已是個獨立的國家。逐漸地,西藏內地的人民也開始明白這些事實,並因此受到啟發。諸此種種,令越來越多的人能支持並站在我們為正義而站的立場。

能讓西藏政府成就至今的主要支援來自於印度政府及全體人民的全力護持。這份情誼源自於兩國之間深厚的宗教文化根基。此外,西藏今日的成就也仰賴著國際性的援助組織、擁護和平與正義的慈善人士及國家、還有許許多多政治家們,因為他們對人權的堅定信仰以及對全體人類的愛與熱情,促使著他們投以援助的行列。藉由今天 25 週年的機緣,我謹代表海內外全體藏民向支持者及朋友們致上最高謝意。正當我們歷經史上最為艱困的阻礙時,來自各地,由印度政府所主導的支持與援助,將令我們銘感在心並永垂於歷史。

儘管經濟及各項發展程度上的懸殊,各大洲,國家,社群及家庭都會為了生存及其福祉而相互依存。每個個體都在尋求快樂,避免痛苦。為了能實現如此的夢想,我們必須建立起相互憐憫的愛心,以及最基本的正義感。唯有在如此的氛圍之下,才有解決家庭及國際之間問題的可能。而也唯有如此,全體人類才能和平共存。反之,如果人們抱持著自私、主導、忌妒的態度,大至於國家,小至於個體,都將永無和諧的可能。因此,我相信立基於相互悲憫之情的人類關係才是邁向全體人類幸福的根本。

在過去四到五年以來,許許多多無辜被囚禁將近二十年的藏民已被釋放。而西藏也如同其他世界各國一般享有對等程度的自由。此舉也令那些在苦難中存活下來的戰士們得以和久別重逢的家人親戚朋友相見。以農業、游牧為主的家庭如今也得以授與完全的管理責任與自由,能夠私下從事副業生產與小規模的交易。所以,在拉薩以及其他小鎮、村莊,人們的生計因此得到改善。也因為如此,長久以來被中國政府忽視、迫害的藏語能因此重獲保存,以藏語發行的書籍陸續推出。更由於不間斷的監控已被減緩,藏民們得因此稍得喘息。

然而,儘管情況已有改善,但其結果仍嫌不足。雖然在廟宇逐漸修復後人們得以公開自由地祭拜,但是在修習佛法的程序上以及那些即將開始去習法祝禱的人身上仍多有限制。此外,藏文的書寫除了應用於一般西藏故事、戲劇和傳說的出版外,一律不會應用於政府行政事務以及經濟管理的記載,除非是以其他語言替代。這明顯地指出,西藏的管理是完全落在不了解藏文的外人手中。那些所謂的宗教崇拜自由、政治獨立等種種令人印象深刻的口號不過是空談而已。除此之外,最近又陸續浮現許多議題。中國政府根除罪犯的行動在掩護之下又陸續逮捕了數千名藏胞,將之囚禁並送進勞動營,不論他們是有罪或無辜的,甚至有些人還公開地或私下地被處決。

中國政府最近一波在西藏發起的行動又再ㄧ次地使西藏人民身處焦慮與恐懼之中。他們這種用對武器崇拜的威權信仰來玩弄人類性命的野蠻作為並不足以歸化人心。直到今天,許多的藏民仍被屠殺、處決、死於飢餓、甚而凌虐致死,或者被迫以自殺來脫離這地獄般的存活,諸此種種使受害人數增到百萬。是什麼造成這一切的屠殺?如果人們能得到最基本的生活條件上的滿足,以及對尋求天啟的自由與學習的機會,那麼相互的信任感、善意、及同胞愛?將瀰漫其間。海內外的西藏同胞們必須拋棄猜忌,打破恐懼,才能認清真實局面。同時,也必須以更強大的決心奮戰,致力於重獲為全世界人民所共有、所共享的權利-一個管理我們自己的權利。

在此,為連綿不絕的病痛、飢荒、衝突、造成不和平的禍因、人們的苦痛、以及為促成全體兄弟同胞的和平而祈禱。

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
1984年3月10日 達蘭薩拉


回到3.10演說日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