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在”3‧10″三十八週年的演說(1997-3-10)


達賴喇嘛在紀念西藏獨立
抗暴三十八周年時的演說

二十世紀快要結束了,在西藏民族為自由抗暴三十八週年進行紀念之時,人類社會已來到了歷史轉折的關鍵點,由於全球交往日密而相互依存的趨勢日益明顯,一個國家的問題僅僅靠自身的力量已變得無法解決了。因此這個世界如無利他的思想,必會陷於危險的境地。

由於軍事基地的擴張、各種建設以及人口增長等因素,環境正在遭到破壞。在開發自然資源和尋找新的礦產資源之時,如不能作出全面考慮而僅以眼前利益為主,則這種目光短淺的行為是有害無益的。現代科技的發展雖對解決人類所面臨的困難有一定的益處,但如上所述,解決整個世界所面臨的問題並不能僅靠科技的發展,慈悲與友好、寬容、同情等道德力量的發展也是至關重要的。

為了享有一個負責任的、合度的生存空間而作出新的考慮是極為重要的。如果我們堅持過時的觀念和思想,不考慮全面的問題而僅僅孜孜於私利,則我們的願望和道德等難於得到發展,假如作如是考慮之人較多,就會成為這個相互依存之世界向和平共處的社會發展的障礙。

我們都要從歷史吸取教訓,回顧二十世紀,人類所以受了許多苦,人的尊嚴、自由、和平遭到破壞,其主要原因就是通過暴力手段解決彼此間的矛盾。可以說二十世紀是一個充滿戰爭與相互殺戮的世紀。因此我們大家都要作出努力,使不久將要來臨的二十一世紀變成一個對話、和平共處的世紀。

人類社會的彼此間有不同的見解與利益是必然的,但現實是,我們又必須相互依存地共同生活在這個小小的地球上。因此國家之間或個人之間所產生的不同利益和見解,需要通過智慧和理性,以對話尋求解決。對人類的前途而言,國際社會的一項重要任務是設法發展彼此和談與非暴力的哲學理論,各政府僅僅對非暴力思想表示認同或重視是不夠的,而應作出實際的行動以推廣之。

我堅信此點,所以將西藏人民爭取自由的鬥爭引向非暴力的路線,對解決西藏問題所面臨的困難,我抱著和解的動機,希望通過和談,尋求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法。正如我們根據恩德無量之佛祖所指導的非暴力、和平、慈悲等思想,應對一切生命懷著愛心,放棄暴力手段那樣,和平非暴力不但是實現我們藏人根本利益的最佳途徑,而且有著長遠的利益,我相信在現實中也是可以實現的。

今天在這舉行紀念活動的同時,回顧一年多來中國政府在西藏加緊採取高壓措施,繼續無視和踐踏人權,從去年四月開始,中國政府在西藏進行所謂嚴厲打擊運動,對和平地發表政治訴求之藏人的逮捕和暴虐日甚一日。同時在各寺院進行所謂的政治教育運動,許多僧尼被趕出了寺院,一些僧尼還被捕入獄,其中有些已喪失了生命。班禪仁寶齊至今仍不知確切的下落,對此深感焦慮。

去年中國政府對宗教政策進行了很大的變動,在已完全撕破了以往尊重西藏傳統、宗教和文化之外表的新政策中,聲稱佛教要順應社會主義;而不是社會主義順應佛教,以及佛教危害西藏的經濟發展等。新政策已明顯表明了有計劃地削弱和毀滅西藏特殊的文化與國家特質的企圖。

同時在西藏減少了對藏語文的教學,在拉薩的西藏大學藏語系的西藏歷史等課程一直是以藏語教授的,但現已改為用中文教學.在班禪仁寶齊的積極關心和支持下,西藏境內建立的試驗性藏語中學等現正在被關閉。事實上由於這些學校對藏人大有裨益,一直獲得藏人的高度讚揚。

目前,中國政府在西藏實施削弱和消滅西藏文化、宗教、教育等新運動的同時,又加緊對西藏的移民,使西藏特殊的文化、宗教的特點正在遭到衰落,西藏人在自己的家鄉也正在成為一個無足輕重的少數民族。由於這些政策是為了消滅西藏的文明,因此目前西藏人在一些大中城市中正在被排出社會主體以外,如以目前的情形,繼續對西藏進行移民,則不過幾十年,西藏的傳統文明就有被徹底消滅的危險。

對此西藏人主要以和平非暴力的手段進行反抗,我相信任何人民都有通過和平手段,抗議對他們不公正行為的權力,但對西藏最近出現的幾起爆炸事件我感到不安。我個人將繼續呼籲西藏人民遵循和平非暴力的路線,但是,如果中國政府不停止其殘暴的行為,則西藏局勢日趨緊張而極可能無法遏止。

我作為一個西藏人,尤其重視與在中國或其他各國之中國人民的接觸,西藏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加深了解對雙方都是有益的。我對為了雙方的了解、尊重、和平而在人與人之間進行接觸等始終是極為重視的。近來藏中間連續進行的討論,對雙方都關心的問題交換意見或意願等起到了極為有益的作用。在國外之中國兄弟姐妹中,理解西藏人民的苦難,支持西藏人民基本權力者日趨增多,這對我們是特別的鼓勵和鞭策,更使我們增添了信心。

不久前鄧小平逝世,這對中國而言是令人遺憾的。我認識鄧小平,在中國政府方面,首先倡議通過接觸,以和談解決西藏問題的也是鄧小平,可惜的是,在他的有生之年卻未能如願地舉行任何有成果的會談。

我真誠地期望繼任的中國領導者們,拿出勇氣和智慧,為和談解決西藏問題而開闢新的途徑。

中國已開始的新時代,為良性變革和發展提供了新的機遇。新疆維吾爾人近期舉行的抗議示威遭到武力鎮壓,以及其後發生的暴力行為等悲劇是令人遺憾的;與西藏一樣,尋求新疆的長期和寧,其最佳或唯一的途徑是通過和談解決。中國政府的另一個責任是在接收香港之時,不使其發生混亂,並言行一致地執行符合實際且極為明智的一國兩制之政策。上述各項如能良好實施,對在政治上獲得信任和寬容等,不管在國內或國外都有著很大的益處。

目前西藏問題日益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這清楚地表明了人類對一切困難,都有著與生俱有的同情心以及對正義和公正的熱愛與執著。所謂支持西藏乃是西方反華勢力之陰謀的說法,是為了政治利益而迴避真實問題的一種卑鄙而令人遺憾的遁詞。如果將自身的思想蒙蔽在這類臆障之中,就不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途徑。

西藏人民和中國人民必須設法找出一條最終解決西藏問題的途徑,鑑於這一現實,我們為與中國政府進行和談而不斷進行了努力,但中國政府對我們為解決西藏人民所面臨的現實困難而作出的努力不予理會,迫使我們不得不以此合法、公正的原則問題訴諸國際。

西藏人民雖在殘暴與高壓下正在遭受巨大的痛苦,但他們以頑強的精神作出了巨大的忍耐,我再次呼籲西藏人民:不管今後遭遇如何不公正之行為,在反抗鎮壓時,不管面臨怎樣之絕境,都不能採取暴力手段,如果我們由於仇恨或因被迫而採取暴力措施,則我們和壓迫者一樣,也必將陷於被譴責的地位。恐嚇、強制、行使暴力等從來都是壓迫者的伎倆,我們的鬥爭基礎是正義、公正、正理等,這是我們最有力的武器。

在目前的困難時期,我呼籲人民:應以信心、智慧、忍耐的精神進行努力。

向為西藏人民的自由而獻身的英雄們致敬、祈禱!

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
1997年3月10日 達蘭薩拉


回到3.10演說日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