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在”3‧10″三十七週年的演說(1996-3-10)


達賴喇嘛在紀念西藏獨立
抗暴三十七週年時的演說

當我們今日紀念三十七週年的 西藏全國起義日,我們正見證了中共政府的鐵血政策。也反映在對台灣和香港兩地人民漸增的侵略姿態以及對西藏強硬的壓迫上。我們同時也看到整個亞太地區漸起的疑懼,以及中國與多數國家之間逐漸惡化的關係。

在這緊繃的政治氛圍中,北京當局曾試圖藉由再次指定 班禪喇嘛,來 強加意志在西藏人民身上。為此,儘管我努力想要與中國政府達到相互的理解與合作,北京卻已顯現出對西藏人民普同情感和特殊精神傳統完全的漠視。重要的是,中共的官方媒體比較目前西藏和在 1980 年代的波蘭團結工會時期的政治氣氛。顯現了因經過持續的壓迫與恐嚇,中國領導當局有了不安全感,北京卻已極其增強對西藏的壓制。因此,我很悲傷地必須宣告西藏同胞們的情勢將持續惡化。

然而,我對美好未來即將到來的強烈信念仍在。大陸正處於關鍵時刻:其社會正經歷深層的轉變,國家領導也面臨新世代的變遷。很顯然的,天安門事件無法壓制人民要求自由、民主和人權的聲音。此外,台灣海峽那感人的民主化運動鼓舞了中國人的民主渴望。的確,本月台灣的首次總統直選在他們的心中確實具有廣大的政治及心理效應。近來北京的極權主義政體的轉變進入更開放的自由及民主已是不可避免的趨勢。唯一重要的問題是這樣的變革將如何且於何時進行,而其是否會是平順無波的。

身為人類,我真誠地希望我們的中國同胞能享有自由、民主、繁榮和穩定。身為佛教徒,我當然關心一個全球將近四分之一人民視同為家,且在歷史變遷邊緣的國土應該平和地經歷這場革新。有鑒於中國眾多人口,對數以百萬計的人來說,混亂與不定會導致大規模的流血與極大的苦難。這種情況也會對全球的和平與穩定造成嚴重分歧。身為西藏人,我承認我國和人民的未來倚靠在中國往後幾年間的情勢發展上。

無論未來中國轉變是否為西藏帶來新生活新希望,無論中國本身是否展現出身為國際社群中值得信賴、和平和積極的成員,都將視國際社群本身對中國採取責任政策的程度而定。我總是關注在將北京帶入世界民主主流的需求上,並反對任何隔離和控制中國的想法。這樣的企圖有道德上的謬誤和政治上的無用。然而,我總是與中國領導當局商議一種責任政策和原則契約。

天安門運動期間,中國人不亞於他人渴望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權的情形愈發明顯。而且,我個人非常感動那些青年,即使是被教導「政權來自槍管」,仍不訴諸暴力地去追求目標。而我,同樣地,相信非暴力是帶來建設性政治革新最適宜的方法。

根據我對非暴力和彼此對話的信念,我一貫地試圖讓中國政府專注在關於西藏人民未來嚴正的協商上。為了找出相容的解決之道,我採取「中間」路線。這也是回應鄧先生「除了獨立任何事都可商討解決」架構中的聲明保證。不幸地,中國政府對我許多的提議仍是一概否定。但我仍自信於他的繼任者將會了解,透過對話解決西藏問題乃明智之舉。

西藏議題既不會憑空消失卻也不受期望。過去清楚顯示,對西藏人民的恫赫和壓迫都無法促使解決。很快地,北京領導當局將必須面對現實。的確,西藏問題代表著中國的機會。若能透過協商適當解決,不只能幫助創造傳導性的政治氣氛,將平和轉變的中國帶往新世紀,中國給全球的印象也將大大改善。恰當的協商解決能進一步對香港和台灣造成強烈積極的影響,而且也能藉由喚起信任和自信來改善中印關係。

而我們,在和諧、和解和同理的精神下尋求解決西藏議題。我承諾秉持「中間路線」的精神。我們希望與中國在互尊、互益和互友的基礎上建立永續關係。為此,我們將思考有關西藏人民的基本權益,也慎重考慮中國的安全考量和經濟上的利益。而且,若我們的佛教文化能在西藏再次大放異彩,我們將有信心能貢獻給百萬中國同胞,來分享現今中國所缺乏的精神與道德上的價值。

儘管對於我的倡議,中國政府仍未採積極調和的姿態,我總是鼓勵西藏人民發展個人與中國人的關係。我強烈要求西藏人去區分中國人與北京極權政府。我於是樂於見到我們努力去促進兩個社群間-主要是流放的西藏人和國外的中國人-緊密互動中的重大進展。而且,中國境內的人權運動和民主主義,勇如魏京生等人正激勵他們的領導者去尊重西藏人基本的人權,並誓言支持我們的自治權。境外那些面對西藏聯盟情勢的中國學者正談論著聯邦中國的設立。這是最激勵人心的發展。所以,我非常開心西藏與中國之間人民與人民彼此的對話正促進我們理解相互的關係與利益。

近年來我們見證到全球基層運動的成長正支持著我們為自由的非暴力奮鬥。深思之,許多政府和國會對我們的努力強烈表示關心和支持。儘管中國政體立即的漠視,我仍深切地相信國際間的支持是必要的。他們在催促北京領導當局,以及幫助說服協商上是極其重要的。

我想藉這個機會感謝同時也是政府、國會、非政府組織和宗教成員的各位,支持我呼籲給這一世班禪喇嘛 (Gendhum Choekyi Nyima) 安全和自由。我代表這個全球最年輕政治犯的孩子,感謝他們一直以來的調停和努力。我也希望能夠感謝全球各地和平慶祝今天西藏人民起義紀念日的支持者。我極力主張中國政府不能推斷支持西藏即為反中國。這些活動的目的和意圖是為了呼籲中國領導當局和人民去認可西藏人的合法權利。

總言之,我樂於聲明我們流亡政府在民主上的試驗是在無阻礙或困難下進行的。去年秋天,流放的西藏人參加第十二屆西藏民意代表議會-流亡國會-的候選人初選。下個月,他們回到這個初選來選出他們自己的成員。此與我認為民主最能保障西藏人民未來和生存的信念一致。民主需要義務和權利。我們奮鬥求自由的成功直接倚賴我們共同擔負的能力。我希望第十二屆議會能成為團結、成熟和貢獻的人民代表。這最終仍要仰賴我們社群中的每個公民。每個人都被召集來以足夠資訊和公正的精神,靠著對時勢需求和個人強烈責任感的自覺投下一票。

帶著我對那些為我們自由犧牲的勇敢西藏同胞們的尊敬,祈禱我族早日脫離苦難。

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
1996年3月10日 達蘭薩拉


回到3.10演說日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