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在”3‧10″三十三週年的演說(1992-3-10)


達賴喇嘛在紀念西藏獨立抗暴三十三週年時的演說

西藏境內外的僧俗同胞們:
今天,我們在紀念西藏獨立抗暴三十三週年的時候,我對西藏的未來,已感到比過去任何時候充滿希望。這是西藏境內全體僧俗人民和流亡在外人民的堅定意志,以及世界總局勢的變化,特別是蘇聯發生巨變所導致的。我覺得在今後五年至十年內,中國將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在世界上很多獨裁專制的政府已經崩潰,最高蘇維埃聯邦的解體,使強權控制下的各國獲得獨立,公正和人道的精神最後取得的勝利,這一真理增強了我們的信念。血腥的一九一七年十月革命,統治了蘇維埃七十多年,最後在一九九一年八月的正義和非暴力的革命中結束了血腥統治的命運。

我們從歷史演示中清楚地得知,任何一個強大的集權國家或強大軍隊的強大的力量不是無論何時不可侵犯的。特別是在現代高科技通訊發達的時代,更無法不受影響。因此,中國顯然不能在內外國家發生變化時不受影響而依然在旁安定如舊。

現在的中國領導人為了他們的長久和平,必須要以長遠的眼光和智慧,從當今世界政治改革的潮流中學會發現能解決自己問題的途徑。當前,我們看到在蘇維埃聯邦支配下強權勢力的完全解體。在另一個方面,迅速出現一個很多歐洲小國為了共同和相互的利益而自願參加的共同體。我們同樣注意到,已從解體的蘇維埃聯邦這獲得獨立的國家,現在正設法建立新的獨立國家聯合體。

我在幾年前為解決藏漢問題,提出了類似意見,也同樣提出這樣能解決現代世界其他問題的模式。現代的世界互相依存和互相連繫,不能使自己以單獨國家而望能繁榮生存。同時任何一個國家或人民,不願意在別國殖民地或強制統治下生存。

現在的中國領導人面前有兩條路可以選擇:第一條路是,為了朝向充滿民主社會進行文明的政治轉移,准許被強制併吞和占領的各地區獲得自由和平等,使他們在世界上建立新的秩序。第二條路是,強迫地把國家推到血腥政治鬥爭的邊上。在自稱為人類總人口四分之一居住國家內發生這種情況將是極大的悲劇。中國政府如將真正表示解決西藏問題,我們願意在這方面顯示我們努力的決心和誠意。儘管三年前提出的史特拉斯堡提議自然發生無效,但我們對和談有堅定的信心,這些從我自願將早一點訪問西藏的建議中充分證明,我為這一建議遭到中國政府的拒絕而深表遺憾。

目前,我們注意到在增進了解西藏境內真實情形的同時,世界上關心和支持我們的事業的力量越來越大。在過去的一年,我到各國旅行會見很多政治領導時,他們給與真正的同情使我很受鼓舞。我們認為各國的這些態度的改變不是對中國不友善,是他們贊成公正和真理。

今天也是國際西藏年在取得非常顯著的成績而告完成的日子。在過去的一年,在超過三十六個國家內舉辦了三千多個不同的項目和較大的慶祝國際西藏年的活動。國際西藏年活動在世界上取得的成績比過去更增進了人們了解西藏。舉辦這些活動不僅提醒西藏人民的痛苦及西藏的環境被破壞,而且通過很多次的圖片展覽會與表演把豐富珍奇的藏人文化向世界作了介紹,在世界上已獲得了非常大的關注與聲譽。因此, 我堅決地支持在華盛頓國際西藏運動團體,將從一九九二年六月至一九九三年五月,在國際上視為動員和關心西藏的環境保護及為西藏人權獻身的一年。

在西藏境內,我們的人民不屈不撓的勇氣與決心是我們行動的力量。我們鬥爭的唯一特徵是非暴力的本性,當我們為了繼續爭取合法的權利時,我們必須要不脫離非暴力的範圍。我相信在不遠的一天,我們的人民和蒙古、東土耳其斯坦(現稱新疆) 都要完全自由地重新回到各自的國家。

當我們在流亡中已計劃為了準備將來在西藏境內建立完全的民主制度。近來已經向外公佈這一叫做指導未來西藏境內政治基本和憲法的文件。在這一有效的文件中指出:我的傳統所有的政治權力將交給過渡的臨時政府,我們回到西藏就要解散現在的流亡政府。臨時政府要表明製定民主憲法,建立人民選舉的新政府。對曾在中國行政機關工作的那些藏人將保證不再追究他們的歷史。事實上,因為他們是現存的有行政經驗的藏人職員,將在西藏應該負主要責任。

未來的西藏將建成人類和自然完全融洽生存的綠洲及和平的亞洲中心點,這不僅對雪域西藏人有利,至少也在印度和中國之間能成為幫助產生友好關係的基礎。

在西藏和中國之間何時能建立真正的平等友好關係,我們不僅使能消釋兩個民族之間的異議,至少也通過我們西藏豐富的文化傳統的獻品,能使幾百萬中國年輕人成為精神上和平安寧的受益者。

願我們的努力能立刻引導恢復我們合法的權力與整個地區和平興隆!

第十四世 達賴喇嘛
1992年3月10日 達蘭薩拉


回到3.10演說日期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