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 達賴喇嘛在歐洲議會發表演說


一九八八年六月十五日
達賴喇嘛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對歐洲議會演說

我們今天活在一個非常互相依存的世界,一個國家的問題不再可以獨力解決。沒有全面的責任感,我們的生存都發生問題。因此我一向相信更多的瞭解、更密切的合作、和世界各國彼此尊重的需要。歐洲議會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曾經是仇敵的人走出戰爭的混亂,在一個世代中學會共存和合作。有幸在歐洲議會發言,我因此感到非常高興和光榮。
大家都知道,我的國家西藏正在經歷一段非常困難的時期。我的同胞,尤其是生活在中國統治下的同胞,無不渴望自由、平等和自決,以便維持他們獨特的文化並且與四鄰和平相處。
我們藏人一千多年來都注重精神和環境的價值,以維持我們所居住的高原的微妙平衡。受到佛祖溫柔慈悲思想的教化,加上四周山脈的保護,我們學會尊重所有形式的生命,並且不以戰爭做為國家政策的手段。
西藏的歷史有兩千多年,而且是獨立的歷史。自從西元一二七年建國以來,西藏從來沒有把主權交給任何一個外來勢力。我們的鄰國蒙古、滿人、漢人、英國人、尼泊爾的廓爾喀人都曾想影響我們,那些時間都很短暫,而西藏人民從來沒有接受他們,把我們的主權讓給他們。事實上,有時西藏的統治者還曾佔領過中國和其他鄰國的大片土地,可是這並不表示我們西藏人宣稱對那些土地擁有主權。
中共於一九四九年強行侵略西藏。嗣後西藏就進入歷來最黑暗的時代,一百多萬西藏人民死於中共的佔領,數以千計的寺廟被夷為平地,一整個世代就在教育、經濟機會和國家特質感覺被剝奪的情況下長大。雖然目前的中共領導階層實施了一些改革,不過也將大量的漢人移入西藏。這政策已使六百萬的藏人變成少數民族。我在此代表所有的藏人很悲傷的向各位報告,我們的悲劇還在上映之中。
我一向呼籲同胞在解除他們的苦痛時不要訴諸武力。但我相信所有的人都有對不公平進行和平抗議的權利。不幸的,是在西藏的抗議受到中共軍警的暴力鎮壓。我還將繼續呼籲和平,但除非中共放棄暴力的方式,否則西藏將不會為其情勢惡化負責。
每一個西藏人民都在祈禱國家早日完全恢復獨立。數以千計的西藏人民犧牲了他們的性命,整個國家都還在掙扎。即使在最近幾個月,還有藏人為完成這個寶貴的目標而犧牲生命。而中國則完全不顧西藏人民的願望,繼續殘暴地鎮壓。
我時常在想要如何解決我的國家的苦難。流亡政府和我向朋友和有關人士徵詢意見,結果是一九八七年九月廿一日我在美國國會提出了西藏五點和平方案。在這個和平方案中我建議在西藏設置和平區,讓人類和自然可以和諧地共同生活。我也建議尊重人權和民主、保護環境並且阻止漢人繼續移民西藏。
和平方案的第五點建議西藏和中國進行嚴肅的談判。我們因此主動提出一些構想,希望能做為解決西藏問題的基礎。我想藉此機會向各位報告我們想法的主要重點。
整個的西藏應該變成一個自治的民主政體,這個民主政體應於西藏人民為其共同福祉和保護自己及西藏的環境而同意的法治基礎上與中國共同建立。
中國政府應負責西藏的外交。西藏政府應透過其外事單位,在宗教、商業、教育、文化、觀光、科學、體育和其他非政治事務上與外界發展並維持關係。西藏應該加入與這些方面有關的國際組織。
西藏政府應建立於基本憲法之上。這個基本憲法應該授權西藏的民主體制政府來確保經濟平等、社會公平,並且保護環境。這表示西藏政府將有權決定所有有關西藏人民和西藏事務的事。
由於個人自由是任何社會發展的真正根源和潛能,西藏政府應完全恪遵全球人權宣言以確保包括言論、集會和信仰在內的這些自由。其中宗教是西藏國家認同和深藏在每一個藏人心中的精神價值的根源之一,西藏政府應特別加以保護和發展。
西藏政府應設立於拉薩,應該有一個經由民選選出的行政長官、一個兩院制的立法機構,和一個獨立的司法體系。
西藏的社會和經濟體制應該取決於西藏人民的意願,並特別注重提升全體人民的生活水準。
西藏政府應通過嚴格的野生動植物保護法。自然資源的利用應審慎管理。核武和其他軍火的製造、試驗和儲存,以及核能和其他產生有害廢棄物科技的使用都應予以禁止。將西藏轉型成為全世界最大的自然保育區應該是政府的責任。
我們應該召開區域性的和平會議,以確保西藏的非軍事化。在和會召開、中立化和非軍事化達成之前,中國得在西藏維持數目嚴格限制的軍事設施,這些設施的存在應該完全為了防衛的目的。
為製造信任的氣氛以利談判,中國政府應該停止西藏迫害人權,並停止將漢人移民入藏。
這些是我們心的想法。我瞭解有很多藏人對目前的溫和立場感到失望。西藏和流亡的藏人社團無疑的在未來數月都會有很多的討論,這當然是任何改變過程中重要的一部份。我相信這些想法是重新建立西藏的特有身份,並在兼顧中國利益情況下恢復西藏人民基本權利最切實際的方法。不過我要強調,無論與中國談判最後結果為何,最後的決定大權必須操之於藏人之手。因此任何提議必須包含舉行全國公民投票以瞭解西藏人民意願的全面程序。
我要藉此機會聲明我個人不要在西藏政府中擔任任何職務。不過我還會致力於西藏人民的幸福和快樂。
我們準備就我所說向中國政府提出建議書。代表西藏政府的談判代表已經選定。我們準備與中國詳細討論諸如此類旨在獲致平等解決的建議書。
包括美國前總統卡特在內,愈來愈多的政府和政治領袖很關心我們的清況,這使我們受到鼓舞。中國最近有一批更務實、更開明的領袖上台,也使我們受到鼓舞。
我們呼籲中國政府和領導階層嚴肅而認真地考慮我的提議。只有對話和願意誠懇而透徹地考慮西藏的現實才可能達成可行的解決方案。我們希望與中國在人道利益的前提下對話,我們的建議將具有和解的精神,希望中國有相同的回應。
西藏獨特的歷史和深厚的精神文明最適合在亞洲的中心扮演一個和平庇護所的地位。西藏在歷史上是一個中立的緩衝國家,是整個大陸的穩定基石,這個地位應該可以恢復。在將來,西藏不應該再是一個被佔領、被高壓統治、沒有生產力而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中的地區。西藏可以變成一個自由天堂,讓人類和大自然和諧地共同生活,並成為解決全世界很多地區緊張局勢建設性的榜樣。
中國的領導階層需要瞭解,對佔領區進行殖民統治已經是過去時代的事了。真正的結合或是結盟只可能在自願而且對有關各造都有利的情況下發生。歐洲共同體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另外一方面,如果一個國家缺乏互信或是互利,或是以武力為其統治的主要手段,也可以分裂成兩個以上的實體。
最後,我要向貴議會並向各位的選民做一個特別的呼籲,請支持我們的努力。在我們所提的架構下解決西藏問題不只是有利於西藏和中國人民,而且有助於地區及世界的和平及穩定。我謝謝各位給我這個機會把我的想法與各位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