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達賴喇嘛在歐洲議會發表演說


2008年12月4日 布魯塞爾,比利時

尊敬的議長、各位議員、各位女士、各位先生:

今天很榮幸能在大家面前發言,感謝您們的邀請!

不管到什麼地方,我都把宣揚慈悲心等「促進人類價值觀」視為最重要的責任。我認為不論針對個人層面、家庭層面或社會的層面,這都是獲得幸福的基礎。現代社會,似乎不太重視這些內在的價值。因此,提倡這些是我首要的責任。

我所關注或肩負的第二個責任是「促進宗教間的和諧」。我們自然而然地接受政治和民主制度的多元化。但對宗教信仰的多元,卻往往猶豫不決。儘管大家都有著不同的信仰或哲學觀,但所有主要宗教的傳統,都在傳遞著相同的訊息,那就是:愛、同情、慈悲、寬容、知足和自律。這些宗教也都有類似的潛力,足以幫助人類步向幸福的生活。因此,這是我關注或肩負的第二個責任。

當然,我會特別關注在西藏問題上。在西藏歷史上最為艱難的存亡關頭,西藏人民仍然繼續把他們的希望和信任寄託在我的身上,因此我對西藏人民有著特殊的責任,西藏人民的福祉是我永不能放棄的動機。我認為自己是他們在自由世界的發言人。

之前,2001年10月24日,我有幸在歐洲議會演講時曾談到:『即使西藏有一些發展或建設,西藏所面臨的生死存亡問題依舊存在,西藏的基本人權在很廣的範圍內仍然遭到踐踏,而所有的這一切,在很大程度上是基於種族和文化歧視的政策。它表現了更深層的後果:人權遭到踐踏僅僅是這一問題的表面症狀,問題的實質是中國政府將西藏的宗教和文化視為西藏分裂的根源。因此整個西藏民族和西藏文明都面臨著毀滅的危險。』

自今年三月,整個西藏高原都發生了藏人的抗議示威活動,抗議中國政府在西藏實施的壓迫和歧視政策。雖然他們很清楚這樣的行為需要冒著生命的危險,但整個西藏三區(衛藏、康區和安多)的人民,不分男女老少,信教與否,甚至包括學生等各個階層的人民,共同自發、勇敢地表達出了自己的絕望、痛苦、以及對中國政府政策的不滿和憤懣。對于在衝突過程中喪失生命的藏漢人民,我感到萬分的悲痛,當時我就立即呼籲中國當局自制。由於中國當局將近來西藏發生的所有事件,都歸咎於我一手策劃,我已多次呼籲任何獨立的國際機構,對事件進行徹底的調查,包括邀請他們前訪印度達蘭薩拉。如果中國政府真的有證據來支持如此嚴重的指控,則必須負責向全球披露真相。

令人遺憾的是,儘管世界各國領導人、非政府組織或具有國際地位的人士,一再地呼籲避免暴力以及自制,但中國當局仍繼續訴諸野蠻殘暴的方式,因此造成大量藏人被打死,數千人受傷或遭到拘捕,有許多人失蹤,他們的命運至今仍是謎。即使是現在我站在你們面前的當下,在西藏的很多地方,仍充斥著大量的武警和軍隊,在事實上實行軍事戒嚴的情況下,西藏人民仍在遭受著迫害,繼續生活在恐嚇與焦慮的氣氛裏,他們時時都在擔心著自己是不是下一個被逮補侵害的人。由於沒有國際觀察員、記者,甚至連遊客都不允許進出西藏,因此,我深深地為西藏人民的命運感到憂傷。目前,中國當局在西藏為所欲為。為了毀滅西藏人民的勇氣,西藏正面臨著對西藏人民進行死刑審判的處境。

許多尊敬的歐盟議員都知道,我為了尋求通過對話,達成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方式而持續做出的努力。本著這個精神,1988年在斯特拉斯堡舉行的歐洲議會上,我正式提出了不尋求獨立或分裂的和談建議。此後,我們與中國政府之間的溝通經歷了許多的坎坷。在中斷關係近十年以後, 2002年再次重新與中國領導人建立了直接的接觸管道。我的特使和中國代表進行了多次廣泛的討論。在這些會談中,我們詳細闡述了西藏人民的願望。我以互利為基礎提出的「中間路線」,其核心內容就是在中國憲法的框架範圍內,為西藏人民爭取安全且名副其實的自治。

今年7月1日至7月2日,在北京舉行的第七輪會談中,中國方面要求我們對名副其實的自治做出具體說明。因此,2008年10月31日,我們提交了有關名副其實自治的備忘錄,備忘錄說明了我們尋求名副其實自治的立場,以及與自治相關的藏人的基本需求。我們的這些建議,完全是基於希望解決西藏現存的問題,是真誠的。我們相信,只要雙方付出善意和真誠,備忘錄所述問題和建議是完全可以實現的。

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中國方面斷然拒絕備忘錄的整體內容,並陷構所有的建議是企圖追求”半獨立”和”變相獨立”。由於我們在備忘錄中要求『給予自治機關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其它地區的人民在西藏居留、定居、工作或其它經濟活動自主制定相關法規的權利』,被中國方面指責為進行”種族清洗”。

備忘錄清楚地表明了,我們並沒有將定居西藏或長期留居西藏的其他民族成員驅走的想法。我們所擔心的僅僅是,鼓勵以漢族為主的其他民族成員大量移居西藏的結果,將會改變現有的西藏社會結構,西藏民族因此成為少數而被邊緣化,脆弱的西藏自然生態環境遭到無可挽回的破壞。而且,由於人口遷移所帶來的人口結構的重大變化,將使藏漢民族的團結或統一無從談起,取而代之的是西藏的民族特性和獨特文化的日漸滅亡,藏民族最終將會消失在漢民族當中。

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滿洲、內蒙古和東土厥斯坦等民族的現狀,就是因為漢族人口的大規模遷移,對少數民族造成災難性後果的明顯例證。目前,滿族的語言、文字和傳統已然蕩然無存;在內蒙古2400萬總人口中,蒙古族僅占20%。

且不論少數中國頑固官員們的負面評論,我們已經將備忘錄分發到各位手中了,從中不難看出,我們對中國政府關心的主權和領土完整等問題都進行了認真的說明。備忘錄對這些都有明確的闡述,歡迎大家提供看法和建議。

藉此機會,我呼籲歐盟和議會努力斡旋,說服中國領導人,儘快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維護中國與西藏人民的共同利益。

我雖然堅決反對在鬥爭過程中使用暴力手段,但我們無庸置疑地擁有探求其他所有政治選擇的權利。秉著民主的精神,我要求西藏流亡政府召開特別會議,討論國家前途和西藏人民的狀況,並共同決定西藏運動未來的發展方向。這次會議,於2008年11月17日至22日,在印度達蘭薩拉召開。中國領導人以負面的態度回應我們所有努力的行為,無疑加深了許多藏人對中國政府是否具有解決問題之誠意的疑慮。許多西藏人仍然認為,中國領導人執意要強行和全然同化西藏。因此,他們呼籲西藏需要完全的獨立;也有一些人強調民族自決的權利,主張以全民自決的方式決定西藏的前途;儘管有這些不同的意見,特別會議的與會代表還是一致表示同意『根據西藏、中國及國際形勢的變化,由我審時度勢,全權決定西藏未來的政策』。我將研究各項建議,這些建議來自於約600名世界各地的流亡藏人代表和領導人,以及從西藏本土收集而來的意見。

我是一個堅定奉持民主的人。因此,我始終鼓勵流亡藏人繼續推動民主的進程。今天,西藏流亡社會已經擁有立法,司法和行政三權分立的部門;2001年,我們在民主化進程中,又邁出一大步,西藏流亡政府的首席部長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

我一直堅持認為,西藏的未來只能由西藏人民做出最終的決定。印度第一任總理尼赫魯於1950年12月7日在印度議會指出:『有關西藏的最終決定,應該由西藏人民做出,而不是其他人』。

西藏問題影響的層面,遠遠超出了600萬西藏人的命運問題。西藏位於印度和中國之間,數百年來,西藏一直是作為地球上兩個人口最多國家的和平緩衝區。然而,到1962年,在所謂”和平解放西藏”後僅僅幾年,全世界都目睹了兩個亞洲巨人間的第一次戰爭。這就顯然地表明了,為確保兩國人民之間的持久友誼和真正的信任,公正、和平地解決西藏問題是極為重要的。西藏問題也關係到西藏脆弱的生態環境,根據科學家演算出的結論,西藏的生態環境將會影響許多亞洲國家,涉及數十億人口的未來。西藏高原是許多亞洲最大河流的發源地,除了南北極地,西藏的冰川是地球上最大的,一些環評團體提出西藏是地球的第三極一說。如果目前的氣候暖化的趨勢繼續下去,未來的15-20年裏,印度河流域可能會枯竭。此外,西藏的傳統文化,是以佛教的慈悲、非暴力為基礎的,因此,西藏文化廣布涉及的不只是600萬藏人而已,同時也是橫跨喜馬拉雅山脈、蒙古、俄羅斯的卡爾梅克共和國、布裏亞特共和國等地,所涉及的人口超過1千3百多萬人。而且,包括漢族同胞在內的、越來越多在的人已經認識到西藏文化將可以為世界的和平做出積極的貢獻。

我的立場是:可以期盼最好的,但要做最壞的準備。基於這點,我鼓勵流亡藏人加倍地努力;年輕藏人要刻苦學習;為了維護祖先留給我們的豐富的文化珍寶,要鞏固流亡中的文化和宗教機構;要擴大和加強西藏流亡社區的民主機構及和平社會的建設等。我們這樣做的主要目的是,在流亡的自由社會中,維護我們的宗教與文化,同時成為處於嚴厲控制下之西藏境內同胞的代言人。

當然,我們肩負的任務和所要面臨的挑戰是嚴峻的;做為流亡者,我們的資源自然是有限的,我們要面對流亡生涯可能還要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的現實,因此,我希望歐盟對我們的教育及文化事業提供援助。

毫無疑問,歐洲議會與中國之間持續和有原則的交流,已影響到了中國變革的進程。全球的趨勢,全然朝向更開放、自由、民主和尊重人權的方向發展,中國也遲早要順應世界的這一發展潮流。在這方面,我對於歐洲議會將著名的薩哈羅夫人權獎授予中國維權人士胡佳表示贊賞,在中國迅速前進的過程中,這是一個重要的指標。中國憑藉其新的地位,必然在世界舞臺上發揮重要的主導能力,為了完成這個角色,我認為,至關重要的是中國要實現寬容、公開、透明、法治、以及資訊和思想的自由。毫無疑問,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態度及策略,將會影響到中國內部的變化和發展。

令人欣慰的是,不同於中國政府對西藏的偏狹立場,以理性的知識份子為主,中國民間對西藏問題的認識越來越理性,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能夠理解和同情西藏人民的困境。雖然我對中國領導人就處理西藏問題的信任越來越薄弱了,但我對中國人民的信心仍然是堅定不移的。因此,我常建議西藏人民在漢藏交流方面要多加努力。今年3月中國政府嚴厲鎮壓西藏的抗議示威後,中國知識份子不僅公開批評政府,呼籲中國政府自制,而且要求通過對話解決西藏問題。一些中國的律師也公開聲明,主動表示願意為被捕的西藏示威者提供法律協助。如今,對西藏的困境和藏人的合法願望表示理解、同情和支持的中國兄弟姊妹越來越多,這是最令人鼓舞的。藉此機會,我要對勇敢的中國兄弟姐妹們所表現的同情和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謝。

感謝歐洲議會對西藏和平非暴力的正義運動所付出的關心和支持。您的同情、支持和聲援,一直是西藏境內外人民最大的溫暖和鼓勵。我要特別感謝歐盟西藏小組的成員,你們沒有把西藏人民的悲慘看成是一項政治工作,而是把全體西藏人民放在心上。歐洲議會前後通過的有關西藏問題的決議,對於促使各國人民、歐洲政府和國際社會認知和關注西藏問題產生了巨大的作用。

歐洲議會對西藏的堅定支持,不可能不引起中國的關注;對於歐盟與中國之間因此產生的不愉快,我感到很遺憾。雖然目前西藏內部的形勢依然十分的嚴峻,中國政府與我的特使之間的對話也陷于僵局,但是,我願與大家分享且真誠地希望並相信:未來西藏和中國一定能擺脫不信任的狀態,雙方為了共同的利益,在相互尊重的基礎上,一定可以取得信任與和解。毫無疑問,你們對西藏問題的持續關心和支持,對於解決西藏問題所必需的政治環境會產生積極的影響力。你們的支持,至關重要。

感謝你們賦予我的榮譽,讓我和你們分享我的想法。

達賴喇嘛

布魯塞爾,比利時

2008年12月4日

註:原文為英文, 若有歧義, 以英文為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