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个中国”原则与“中间道路”政策


June 19, 2017 3:28 pm

30--november-2011-map文/頡爾宗·德丹

2017年06月19日

中共政府的“一个中国”原则指什么?主要针对那些对象?真正达到 “一中”目标还有多远? “一个中国”原则与“中间道路”政策之间有何关联?当今,在经济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的条件下,中国已跻身世界经济强国行列。但它所面临的问题却越来越多,特别是无处不在的官场腐败,彼此起伏的官民冲突,一触即发的民族问题,等等。在此状况下,我们对“一个中国”原则与“中间道路”政策有必要去梳理,尤其对解决中藏问题,更有必要。


一个中国是指“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的政治论述,意识形态,及国际外交政策。当然,它主要针对台湾,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还有台湾的保护神—美国。同时,也针对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其他160多个国家,中共政府往往对这些建交国家提出“一个中国”原则,或者让对方主动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以作为彼此间在外交和经贸利益上的“补差”。


其实“一个中国”原则,是中共政府画蛇添足,中华民国台湾也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不认为有“两个中国”或“半个中国”。这是因为,对“一个中国”下的定义是其历史、地理、文化、血缘等为前提,而政治表述和主权归属问题才是其次。单刀直入,“中国”是指什么?是一个民族的居住区域,还是一个国家或政党的统称?当然,是一个民族的居住区域。它最初(公元前1046-前256年)以洛阳盆地为中心的中原地区称“中国”,直到清朝被推翻,成立中华民国之前,历史上却没有一个朝代以“中国”来命名自己。尽管清朝与俄国签订的《尼布楚条约》中,初次把 “中国”作为国号使用。但,清朝的正式国号是“大清”。


鉴于此,同一历史、地理、文化和血缘关系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当然,大陆也是中国的一部分,从而使大陆人和台湾人都认为,世上只有一个中国。


蒋介石败退台湾后,在联合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争夺中国代表权时,虽然称“汉贼不两立”,但还是始终坚持“一个中国”立场。 1976年,时任行政院长的蒋经国也说:“我们的原则是,今天只有一个中国,而代表中国的政府,就是中华民国。”代表中国的政府是中华民国也好,中华人民共和国也罢,世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和大陆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平心而论,中华人民共和国建政以来始终没有统治过台湾,而中华民国台湾在两蒋时期,梦想反攻大陆,但最后这个梦想任然成为停留在历史中的一场梦。 “一个中国”与那个政党代表中国之间没有多大的关系,无论谁来代表中国,中国永远是“一个中国”。国际社会也依照大陆和台湾建交的对象,分别对这个论述有不同理解。


事实上,西藏才不是中国的一部分,其历史、地理、文化、血缘等,完全与中国截然不同。历史上早在六、七世纪的吐蕃赞普与大唐并驾齐驱;元朝之后一直到中华民国这段时期,西藏任然不是中国的一部分。虽然,元朝对西藏设置了“宣慰使”;明朝与西藏建立“茶马互市”等贸易关系;清朝设置“驻藏大臣”;中华民国设置“蒙藏委员会”,但西藏没有受到元、明、清、民国政府的管辖和支配,反而始终处于独立地位,西藏的所有政教事务均由自己来决定。因为,元朝时期汉人自己没有主权,又对西藏怎么实施主权?明朝和西藏间建立的贸易与主权没有关系。清朝时期,又是满族统治中国。民国时期也同样,震惊中外的两次“驱汉事件”足以说明西藏是否拥有主权。以及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入藏时(1939年),噶厦为了避免沿途扰民动众,不准吴忠信通过陆路入藏,而要经过印度绕海道。吴只好按噶厦指令通过海道,大费周折,数月后才到拉萨。仅此一点也可以证明西藏的主权地位。


另外,西藏的地理环境、宗教文化、血缘关系等构成了西藏独特的民族风格。显然,西藏与中国风牛马不相及,这些问题妇孺皆知,无需赘述。


那么,中共真正达到“一中”目标还有多远?先看看“一中”的主要对象台湾。国民党主张:“宪法一中”,“一中各表”。根据宪法一中原则,双方应以同等尊重的地位来交往。民进党则主张:“一中一台”,“一边一国”。拒绝明确承认“九二共识”,主张台湾独立,即所谓的“一边一国”或“一中一台”,一边是代表中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另一边则是代表台湾的中华民国。


美国政府则在“一个中国”原则上始终玩两面手段,对中国政府公开承认“一个中国”原则,同时,又对台湾称:“中国只有一个,但台湾不是中国的,地位未定”,并大量出售武器,还向台湾做出安全承诺。两天前(6月14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在众议院外交委员会针对2018财年外交事务预算举行的听证会中,答复俄亥俄州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夏伯特(Steve Chabot )关于台湾的提问时表示,美国会遵守一个中国原则,但也“完全有意实现对台湾的承诺” 。不难看出这种政治游戏玩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争主权,而美利坚合众国在两岸中间谋利益。


再看看中共本身对台湾的态度。中共政府一再呼吁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举行两岸平等谈判,先后提出了举行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两党对等谈判;还始终不提“中央与地方谈判”。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都可以谈;统一后实行“一国两制”,中国大陆坚持社会主义制度,台湾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且长期不变;台湾可以实行高度自治,中央政府不派军队和行政人员驻台,等等。中共一开始就对台湾亮出了底牌,可是,台湾方面任然不买这个帐。如此一来,中共对台湾动武,美国也不会袖手旁观,更担心战后重建与管理;和平谈判,人家又不愿意,真是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从这些问题不难看出,中共要达到“一中”的理想目标仍然相差很远。


然而,不属于中国一部分的西藏,却主动遵守“一个中国”原则,实施对汉藏互惠互利的“中间道路”政策,既不追求西藏历史上的独立地位,也不接受中共现行的对藏政策,不落两端,选走中间之道,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寻求全藏区名符其实的自治。很显然,这就是“中间道路”政策对“一个中国”原则的遵循和保障。 “中间道路”政策就是“一个中国”原则;“一个中国”原则需要“中间道路”政策。


总之,在“中间道路”政策与“一个中国”原则上,中藏双方为实现各自的目标,几乎付出了所有,但二者却得到的是正好相反的结果。西藏在“中间道路”政策下,努力通过与中国政府举行和谈,解决西藏问题。结果不用说解决西藏问题,甚至举行中藏和谈都显得越来越遥不可及。同样,中共提出“一个中国”原则,试图让台湾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唯一合法的中国代表。但是,结果台北蔡英文政府撇开马英九的“九二共识”和“一中各表”,主张民进党推出的“一台一中”和“一边一国”立场。正是,“有心栽花花不开”。


无论怎样,在世人眼里,“中间道路”政策与“一个中国”原则的不同之处是,“中间道路”政策包含付出和牺牲,而“一个中国”原则只是獲取和保全。 “中间道路”犹如顶级法宝,而“一个中国”却如同沉重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