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美颡王小女儿的身世—美颡·贡宝措口述录 (1)


四月 10, 2017 9:08 上午
美颡·贡宝措

美颡·贡宝措

文/唐丹鸿

唐丹鸿按:1949年以前,西藏安多下阿坝各部,安斗八寨,上阿坝六寨,果洛麦玛四寨,贾格,麦昆四寨等一大片区域为第十五代美颡王华尔贡·成烈热布丹统治的王国。美颡·贡宝措是美颡王华尔贡·成烈热布丹的小女儿,1989年流亡印度,现居达兰萨拉。她回顾了美颡王夫妇在劫难逃的命运,讲述了自己的悲惨身世。但不仅如此,这也是西藏安多当代浩劫的一页。

采访地点:印度 达兰萨拉 贡宝措女士家
采访时间:2009年8月
采访者、整理者:唐丹鸿

一·我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我1951年出生在西藏安多东部阿坝美颡部落的美颡家族。这是一个古老的家族,四百多年前从拉达克迁徙过来。美颡部落很大,当时统领整个阿坝地区,管辖了12个部落,这在《阿坝州志》上也有记载。美颡部落的土司,是西藏东部具有实力的土司(藏语通常称“美杰布”,即美颡王),土千户职位是世袭传承。我父亲美颡·华尔贡·成烈热布丹是美颡部落土司第15代传承【1】。美颡家族本就属当地望族,加之我父亲的曾祖母是很有名的卓克基土司,两家土司联姻使美颡家族威望更高。

我父亲虽是一位土司,但在我印象里,他一点儿土司架子都没有。他性格直爽,也非常慈祥,无论跟我家佣人,还是外面老百姓关系都很好。从电影里我们看到的土司、地主等等,好像都坏得不得了,可我父亲不是那样。他对自己的民族充满了热爱,他尊重、关心和体谅民众,总是为自己的老百姓着想,从来没有辜负过自己的老百姓,人民也很爱戴他,尊敬他。无论是我们那个地区,还是甘肃青海那些地方,只要讲起我爸爸人们都知道他。我父亲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即使不属于他领地的人,也受到过他的好处。例如,有些人从外面逃亡到阿坝,无论什么人,我爸爸都会接纳他们,送给他们帐篷和牛羊,叫他们好好过日子。还有一些松潘和康区做生意的人,也受到过我父亲的关照。这些事我是到了印度后才知道的。在印度有一些做生意的松潘人,他们对我十分尊敬,我起初还不解:他们松潘人,不是我们阿坝的,怎么对我那么尊敬呢?后来他们就跟我讲,说以前他们去阿坝做生意时,路上遇到土匪,我爸爸就派自己的兵把他们护送了回去。一些从康区来的生意人也是如此。所以我父亲的影响很大。他善于为人处事,有些地区与地区之间为了草场什么的要发生械斗争执,可是我爸爸跟各地区的头领,比如康地的德格土司什么的,都是好朋友。

我母亲是第十世绒青•格尔德仁波切的姐姐,第十世绒青•格尔德仁波切被称为西藏绒区“四大智者”之一、有很高的声望。现在的格尔德仁波切是第十一世了,我母亲也是第十一世格尔德仁波切的总管家的妹妹。与我父亲不同,我父亲有政治上的职位,而我母亲是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她有一间自己的佛堂,每天要供养一千多碗净水,我们这里的人们通常供养七个。她一心向佛,心地特别善良。我还记得儿时在家乡的时候,牛生了牛崽,若是母牛就留下来,若是公牛崽一般就马上宰掉。但这不能让我妈妈看到,若是她看到了,一定不让宰掉,把它放生。我妈妈不但善良,而且性格很温柔。

我家的城堡叫美颡官寨【2】,是一幢土木结构的大房子,平顶,有四层楼,坐北朝南,四边各50多米围成一个回字形,占地面积两千六百八十米,在川甘青地区是很有民族特色的建筑。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们是一个五口人家。我曾经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在1959年之前,这个幸福的童年应该是在1959年之前。那时我年幼,无忧无虑,最喜欢到草原上去玩。可是因为年纪太小,家人不让我随便出门,我并不真能随心所欲。有时我从城堡的窗户看出去,看见别的小孩在外头玩耍,滑冰,我很羡慕他们,心想:我要是也能出去多好啊!偶尔父母也让我出去一下。出去好像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有好多佣人陪着。由于常被关在官寨里憋得慌,有一天我偷偷跑了出去,跟外头的小孩在一起,简直高兴得不得了!那些小孩在地里偷摘豌豆吃,那块田地就是我们自己家的,我根本不需要偷,随便摘就是。但是他们偷,我也跟他们一起偷。他们用草把袖口扎住,把豌豆放在里边,我也跟着学。每个月大概能这么跟外头的小孩玩两三次,是我特别快活的事。

还有一件快乐的事,就是我家每年都要去若尔盖格尔底寺,朝拜格尔德仁波切。格尔底寺历史久远,有很多经书,离我家也很远。朝拜格尔底寺是我最盼望的事,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全家都骑马去!到了格尔底寺要拜格尔德仁波切,都是我喜欢的事!我们的家乡非常美。雪山环绕,夏天草原上开满各种各样的野花。我们把花采回来编成花环,小孩子们一块儿骑牛骑马,非常快乐……

就这样到了1959年,这以前我的童年是养尊处优的,我又是家里最小的,父母也很疼爱我,部落里所有人都把我当宝贝一样,所以我那时很快乐。幼年的这种快乐一直在我脑海里伴随我。

采访者唐丹鸿与贡宝措

采访者唐丹鸿与贡宝措

注释:
【1】1949年以前,西藏的康和安多有很多臣属拉萨噶厦政权的自治王国。安多下阿坝各部,安斗八寨,上阿坝六寨,果洛麦玛四寨,贾格,麦昆四寨等一大片区域为美颡王统治的王国。1932年,十七岁的美颡·华尔贡·成烈热布丹继承王职,成为美颡王国第十五代国王。在美颡·华尔贡·成烈热布丹的统治下,美颡王国经济繁荣,治安稳定,佛教昌盛,有大小各教派寺庙二十七座。 1951年8月,在中共军队压力下,美颡王华尔贡·成烈热布丹虽与中共达成了“和平解放协议”,但他禁止在王国境内悬挂五星红旗和张贴中共领袖像。中共出于政治需要,先后授予美颡·华尔贡·成烈热布丹阿坝藏族自治区(县)人民政府主席、阿坝(县)人民政府主席、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等职。贡宝措女士是美颡王华尔贡·成烈热布丹的女儿。(参见:《华尔功臣烈传》, 欧尔孝口述,葛志远整理;达尔基《华尔功臣烈》;阿坝州志办,任一民主编;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省志人物志编辑组编:《四川近现代人物传》(第3辑)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11,第322-329页。)
在从筹划到吞并西藏的逾百年过程中,中文的历史叙述也通过转译措辞矮化西藏地位,宣示王朝权力等。比如西藏康和安多的诸王国,被中文译为部落,国王被冠以“土司”,村、乡、寨等社群单元也译为部落,地方行政官被译为“头人”等(参见桑杰嘉:《还原历史,从恢复命名开始》)。贡宝措女士是用中文接受采访的,由于时代所强加的因素,她使用的涉及政治权利的中文措辞带有中译意识形态的印迹。
【2】美颡王的府邸美颡堡,位于西藏安多阿坝洼尔玛,中文译为美颡官寨。贡宝措女士在用中文回答采访时,沿用了中译。
(未完待续)

來源:中國數字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