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流亡政府回覆閻明複函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十七日於印度達蘭莎拉
(原為藏文)

閻明複先生經嘉樂敦珠轉交之五點備忘錄收悉。我們也被知會嘉樂敦珠在北京的對話內容。
我們展讀閣下備忘錄,大感遺憾和意外。這份備忘錄並未說明西藏問題的歷史複雜性。人權問題、暗中破壞這個古老的世界文明、還有西藏和平而穩定的關系。相反的,備忘錄以強烈的文字來傷人並且設立結論。強烈的文字、訂定規矩和強硬手段是破壞性的,不會產生進展。

雖然是流亡難民,但我們住在自由的國家,而且享受著言論的自由。我們現在要運用這項自由來據實澄清一些事。鄧小平說要用實踐來檢驗真理。不過如果錯誤的「真理」被呈現,就很難找到事實。如果事實被扭曲,從此「事實」中所得到的「真理」就成為虛構。

粗略地看起來,這份文件的內容似乎是少數流亡人士的意見。你可能會得到在西藏的人民不會有這種意見的印象。然則在壓迫下生活的人民是被迫有雙重人格的。他們沒有管道表達他們的心意。不要說西藏人,很明顯地連漢人自己也失去互信而且彼此互相防範。

一、你的說法﹕達賴喇嘛訪問美國時公開於九月廿一日倡言「西藏獨立」,在國會人權委員會提「五點和平方案」。少數分裂份子在拉薩聲援達賴喇嘛的分裂活動,於九月廿七日和十月一日製造動亂。
澄清﹕達賴喇嘛的五點和平方案指明獲致長期雙方利益以及藏人與漢人間良好關系的道路。
西藏從歷史上就是一個自給自足的獨立國家,有獨特的人民、語言、土地、宗教、文化和風俗習慣,這點沒有人可以否認。今天,西藏的問題已成為一個國際問題。
這個問題是因為人民的自由被剝奪所引起的。我們希望你跟我們一樣,有解決這個問題的意願。
鄧小平於一九七九年對嘉樂敦珠說,除開西藏獨立問題之外,中國願意與我們談任何問題。李先念也說,除開「分裂祖國」外,談什麼問題都可以。
達賴喇嘛再三指出,西藏人民所要的,就是快樂和滿足。
從一九七九年迄今,我們曾派出很多考察團和特使。我們一九八二年時曾透過特使明確地轉達達賴喇嘛的話﹕「歷史的環境在變,世界各國都在致力於政治、經濟和軍事的結盟,與十億人民一起生活也許比六百萬人獨自生活較好,假設這種安排是對雙方都有利的話。」
基於這些事,我們希望你能擺脫你極端的觀點、畏懼和懷疑,再仔細想一想。

二、你的說法﹕由少數分裂主義份子所進行的拉薩動亂是由達賴集團所計劃並策動的嚴重政治事件。
澄清﹕我們既未計劃,也未策動拉薩抗議事件。事實上也不需要任何人策動。那些示威是西藏人民抗議所受的苦。真正的導火線卻是你試圖扭曲五點和平方案並污蔑達賴喇嘛。

三、你的說法﹕達賴集團把西藏獨立變成外國的主要議題。在外國的支持之下,他們幻想著在西藏搞分裂活動。
澄清﹕中國和西藏的歷史條約都記載著西藏的獨立地位。西藏獨立的現實會浮現於每一個客觀觀察家的腦海,已愈來愈明顯。所以即使在佔領卅年之後,你們還是得不時重申「西藏是中國的一部份」,這點絲毫不足為奇。很顯然的是你們不必對那些真正是你們的領土說這些話。還有,與處理其他地區不同的,是人民解放軍在侵略西藏時,你們逼迫編出所謂的「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協議」。這些事實明白地顯示出來中國和西藏是不同的實體,各有各的歷史。

四、你的說法﹕利用我們讓藏胞回到西藏訪問的政策,他們派人回到西藏策動並組成地下組織。
澄清﹕返回西藏家鄉探視親友是基本的人權,中共和我們雙方都必須珍視這項人權。我們當然有利用這個機會把我們的經驗和意見告訴親友,但絕對沒有成立地下組織或是發動破壞活動。

五、你的說法﹕拉薩最近發生的一些事件,責任全在達賴集團和少數分裂主義份子身上。
澄清﹕誠如上述,我們既然沒有策動任何事件,怎麼可能負責?我們希望你實地調查清楚,看拉薩抗議事件是僅少數還是很多人參與。如果是少數人,似乎你不需要驅逐當時在拉薩的外國記者。反而你應該很有自信地抓住機會讓他們看實際發生的情況。而且也不必派部隊增援。

六、你的說法﹕達賴故意不理會中央政府的誠意和友善姿態,絲毫沒有糾正他錯誤的行為。
澄清﹕自一九七九年與中國恢複接觸以來,達賴曾派遣四個考察團和兩個特使團前往北京。他決心找出一個雙方可以接受的和平解決方案。
我們曾明白地表示,需要解決的問題是西藏人民的苦難,與達賴個人的地位沒有任何關系。我們曾就此點做過無數的說明。可是沒有得到你們合理的答覆。相反的,是你們一味使用強硬手段。以下是幾個例子﹕

  • 我們要求你們考慮邦聯的可行性,西藏的三個省加在一起成為一個自治實體。
  • 針對你們對台灣所提出的九條,我們表示「中國應該對西藏開出更好的條件才是」。結果是葉劍英對我們說西藏已經被「解放」了,那當然不能享受像台灣一樣的待遇。這似乎是在說西藏既然已經被中國徵服了,其自由和平等的權力都該被箝製。
  • 達賴謙卑而有遠見地寫信給鄧小平,試圖建立解決西藏問題的接觸。可是鄧小平連回信都不回。
  • 為使雙方更容易連系,我們建議在拉薩或北京設立連絡辦事處。這項提議被否決。
  • 有鑒於教育年輕一代西藏同胞的重要性,我們建議派出一些年輕的西藏教師前往西藏。這也被拒絕。
  • 陰法唐於一九八三年時在拉薩電台指控達賴喇嘛對不起西藏人。我們要中共政府澄清這是否其官方立場,結果沒有下文。
  • 一九八二年,我們的代表團要求中共,在眾多被中共拘禁的人之中釋放洛桑旺恰,讓他回到印度,因為他不但年事已高,而且在藏傳佛教和文學上有相當的造詣。當時葉劍英說他曾到西藏去問,但沒有這麼一個囚犯。我們隨後透過中共駐新德裡大使館查詢,新德裡大使館的答覆是洛桑旺恰因為犯法而在服刑之中。不幸的是後來洛桑旺恰竟然死在獄中。

七、你的說法﹕達賴喇嘛沒看到西藏發生了很多的變化。
澄清﹕我們承認也了解,與一九八○年代之前相比,很多事情已有進步。達賴喇嘛在一九七九年三月十日說﹕
「鄧小平再三說要『從實踐中檢驗真理』,『中國人民有權透過示威和大字報發泄他們長期的怨憤』,『有缺點有落後,裝也沒用』,『我們要承認我們的缺點和落後』等。與中國其他領袖不同的是現在有了誠實、進步和開放的跡象,而這些都值得大聲嘉獎。」
胡耀邦於一九八一年出任中共總書記,達賴喇嘛馳電祝賀。然後,達賴喇嘛在一九八四年三月十日說﹕「關於西藏內部情況,大部份曾被無故監禁約廿年的藏人在過去四或五年都已獲釋。西藏和外界之間也有了相當程度的行動自由。這使得那些浩劫余生的人可以見到失散很久的親友。在農業和游牧部門,家庭都已得到完全的管理責任,可以自由從事副業或是做一點小生意。因此拉薩和一些城鄉人民的生計都有了一些小小的改善。被中共忽視、打壓和破壞的藏語也得到恢複。以藏文印行的新刊物又開始出現。由於勞動減少,藏人現在有喘息的空間。」
這些話應該很明確地證明達賴喇嘛一直在密切注意西藏的變化。

八、你的說法﹕(達賴喇嘛不斷)隨意捏造謊言,暗示「西藏目前在軍事管製之下,而且在實施種族歧視政策」。
澄清﹕西藏的軍事和民事當局都掌握在漢人手中。在人口聚集的地方部署上萬的部隊當然就是實施軍事管製。另外,我們聲稱中共在西藏設置核子設施,是有強力的根據的。
藏人在各種領域都比漢人受到歧視,無論是住屋和學校分配、醫療照顧、或是就業都一樣。據說在中國講到人權時,「社會主義大家庭」的每一個民族都應該是平等的。不過在事實上少數民族是被以落後或二等民族對待的。
中共使用語文,將生活中每一部份都予以漢化。我們有無數的例子顯示在學校的考試,在學生和技術人員的選取中都充滿了歧視。可以想見的,藏人和漢人之間因此而互相怨憎。

九、你的說法﹕我們懷疑達喇嘛是否真正關心西藏人民的福祉,還是在為他「個人的地位」和他黨羽的隱藏利益堅持他分裂祖國的保守立場。
澄清﹕這是令人震驚的扭曲,完全為西藏人民所不能想像。事實上,這只是你多年來錯誤的而且還在認為是有效的想法。達賴喇嘛一向表示他只是西藏人民的發言人,而西藏問題要由西藏人民為他們自己的幸福來決定。
西藏人民深深了解達賴喇嘛在努力推動他們的利益。我們從來就沒有討論過達賴喇嘛的個人利益,將來也沒有理由會這麼做。
一九八二年時,我們的特使想跟你討論西藏和中國的問題,你提出五點提議,想要藉將問題降低到討論對達賴喇嘛和他的「團體」政策以使討論胎死腹中。我們所要討論的是西藏人民的苦難,而不是達賴喇嘛或是所謂他的團體的個人事務。當然討論陷入僵局,無疾而終。
還有,當我們表示達賴喇嘛有意訪問西藏,親自看看實際情況時,你從最根本就拒絕了他的訪問。
你說,由於「西藏自治區」內各種建設計劃都在進行,因此無法安排接待。再三拒絕我們的直言建議,你等於是將我們推向「分裂主義」。

十、你的說法﹕達賴為他隱藏的利益策動了拉薩示威。他籌劃暴動並鼓勵藏人和漢人的兩極化。他因此破壞了拉薩所有族裔人民的安定、和平和快樂。這種行為是不合佛教教義的。
澄清﹕謀殺和流血是由有武器的中國軍隊所執行,並非無武裝的西藏人。

十一、你的說法﹕在十月七日的美國記者會中,達賴喇嘛被迫承認他的訪問是「當然是拉薩暴亂的原因之一」。
澄清﹕達賴說這句話是有其他背景的。這件事的事實是這樣的﹕中國政府想動員西藏人民反對達賴喇嘛的五點和平方案,加強了人民的反感,並觸發了拉薩示威。
一般而言,藏人的反感歷史悠久。拉薩的示威並不是因為新情緒的發泄,而是一種長期壓抑情緒的痛苦狀態的爆發。
當時在場記者問達賴喇嘛,拉薩的示威是否是西藏斗爭的一個轉捩點。達賴喇嘛說不是的,轉捩點是一九五九年的三月。問題的根源在於西藏人民在中國統治下的受苦受難。

十二、你的說法﹕達賴集團要決定下一步要怎麼走。如果達賴繼續從事分裂活動,我們將被迫采取更嚴厲的手段。
澄清﹕我們在以上說過我們自一九七九年起就在不斷地與中國接觸。說到你所謂的「分裂主義」,達賴喇嘛曾再三的說,如果中國不要西藏分裂,就要以行為來表現。他說,如果如此,西藏的身份必須維持,人民必須有平等的權利。他說,西藏要有宗教、教育、經濟和政治的發展。他還說,西藏人民不能在他們自己的土地上被變成少數民族,而且必須有權自己決定他們的前途。
達賴喇嘛最近在五點和平方案中,呼吁就西藏地位和西藏人民與中國人民間關系進行誠懇的談判。
對於我們這些善意,強大而人口眾多的中國只報以恫嚇。北京過去對我們藏人的殘暴還記憶猶新。從一九五九年起整個西藏就變成一個大監獄。數以千計的人因政治迫害死於獄中。更多的人自殺或是餓死。這些暴行使西藏人民憎恨漢人。

十三、你的說法﹕如果分裂主義份子製造「西藏已經獨立」的喧囂,掀起暴亂、陰謀、煽動,則西藏的人民和所有的中國人民都會把他們揪出來,打他們的頭,讓他們頭痛。
澄清﹕我們從未掀起暴亂、陰謀和煽動。如果西藏人民有表達意見的自由,包括西藏官員在內,人民都會同意達賴喇嘛的藏漢關系、西藏人民受苦受難、和他所提出的五點和平方案等主張。同樣的,如果其他少數民族有表達自由的話,也會有一些有趣的結果。
關於中國人民,雖他們多年受到中國政府的文宣影響,但相當多的老百姓、學生、華僑和官員都表示同情西藏的遭遇,並認為北京政府處理西藏問題不公平。
茲舉一例說明。北京一名學生聽到一名官員說﹕「雖然日中親善,但即使到今天,中國人還是無法克服他們對日軍暴行的痛恨。基於這一事實,西藏人恨中國人也是很自然的,因為他們兩種民族的文化背景完全不同。」
如果漢人多了解西藏,如果他們可以無所畏懼的自由表達,對西藏人民受到這麼多的痛苦和漢人這麼難堪的對待,可能會有很多不同的意見。相同的,五十、六十歲的漢人如果請他們口述解放前、解放到「百花齊放」期間、百花齊放到文革期間,和文革到現在的親身經歷,可能會有一些不同的意見。
如果中國共產黨的政策又好又沒有錯誤,如果他們能滿足人民的需求,就不需要有新的「解放」政策。解放只有在控製太嚴造成問題時才有需要。不管你跟我唱什麼高調,這是我們了解的事實。

十四、你常說分裂主義份子的目標是搞封建主義舊社會複闢。如果你連自己國家的事實都要扭曲,讓人如何信任你在藏漢關系上的誠實?
你曾經說西藏已經被解放,因為本來的西藏是一個極端黑暗、落後、壓榨而野蠻的社會。然後最近你把「極端」這個形容詞取消,而現在你又說西藏的文化是有利於「祖國」的。你們拍了一些電影極盡曲解傳統西藏社會為能事,像是「農奴強巴的故事」和「不準出生的人」等。但你現在發現觀眾不相信這些電影之後,又禁止這些電影的放映。
我們無意恢複舊的社會秩序。一九六三年時達賴喇嘛頒布了為西藏人所訂定的民主憲法。一九六九年時,他說﹕「西藏人治理西藏的時候,要有什麼樣的政府要由人民去決定。達賴喇嘛一脈相傳的政體也許可以延續,但西藏的前途最後要由西藏人決定。」
國際社會看得很清楚,流亡的西藏團體是實行民主的。

結論
我們歡迎你們「從實踐中檢驗真理」的原則。在這個政策鼓勵之下,我們藉此機會表達幾個基本事實。
我們這樣做的目的是改善西藏與中國的關系,並謀求西藏人的幸福。這是為了與中國這個歷史悠久、文化豐富的國家維持良好的關系而做的。這絕不是因為我們對中國的不滿或是仇恨,到時候這就會很明顯。
我們和平解決西藏問題的決心是很明確的。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達賴喇嘛提出了五點和平方案。這個五點和平方案是很合理的談判基礎,我們希望從此開始談判以解決西藏和中國之間的歧見。我們希望中國政府能研究達賴喇嘛的和平方案並且給我們一個正面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