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蘭薩拉與北京政府通信錄


前言
已故中共最高領導人鄧小平於一九七九年告訴達賴喇嘛的特使說,「談判的大門是永遠敞開的」,而且「除開西藏獨立之外,所有其他的問題都可以談」。十四年後,一九九三年七月,達賴喇嘛的兩位代表在北京聽到同樣的言詞。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復於一九九三年八月又再重申了這個立場。
正如同前香港總督彭定康發現,與中共進行政治談判是曠日費時而徒勞無益的。
在一九七九和一九九三年間,達賴喇嘛盡一切可能減輕西藏的困難,並在鄧小平的一九七九年建議上找出西藏問題的解決方案。除開在歐洲議會所提的有彈性而且建設性的建設之外,他還做過各種與中共在世界各個不同場合談判的嘗試。這些都屬枉然,因為中共堅持將西藏問題降低到達賴喇嘛的個人地位問題。
最近幾年來,中共受到國際日益增強的壓力要與西藏人和西藏人民的領袖達賴喇嘛對話。美國和世界各國的國會為此通過了一些法案。北京對愈來愈強的國際壓力的反應是假傳西藏的立場,以在批評和支持者之間製造混亂。在達蘭薩拉的西藏政府被描述成為不願談判的一方。
當北京向各國政府和有影響力的國際論壇擺出願意就被佔領的西藏的前途進行合理且有彈性對話的姿態時,中共與西藏流亡政府的接觸對香港一樣,是沒有彈性、有預設立場、而且回避的。
本通信錄所附的文件讓所有願意看到西藏/中國問題和平解決的人可以看到真實的記錄。
從這些文件中可以看出達賴喇嘛十多年來在有關西藏未來地位談判的立場是明確而一致的。然則中共卻選擇誤解並誤傳他對藏中關係的想法,以及引導他這些想法的動機。

—–西藏流亡政府外交與新聞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