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流亡政府关于撤銷斯特拉斯堡的提議


自達蘭莎拉與北京於一九七九年建立直接接觸以後,達賴喇嘛曾再三主動要與北京談判解決西藏的問題。我們曾於一九八二和一九八四年兩度派遣高層代表團赴北京,與中國領袖進行試探性的對話。一九八七年九月,達賴提出五點和平方案,翌年六月,他又在斯特拉斯堡就與中國談判提出更詳盡的建議。

即使在中國於一九八九年三月對西藏實施戒嚴之後,達賴喇嘛還建議雙方派代表在香港會談,除開建立互信之外,並且討論早日根據斯特拉斯堡建議開始談判的可能性。

然而從中國官方聲明和我們最近與中國政府接觸的經驗而言,中國目前領導階層很明顯的缺乏找出解決方法的誠意。在此同時,西藏的情況繼續嚴重。對藏人肆意的壓迫和漢人不斷大量的移入西藏都造成嚴重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

達賴喇嘛在今年三月十日的聲明中說得很明確,由於中國領導階層的閉塞和反對態度,他在斯特拉斯堡所提出的建議已經無效,而如果中國沒有新的行動則他將認為他對斯特拉斯堡提議不需再負任何責任。雖然如此,他還是堅持非暴力和透過談判和諒解對西藏問題找出解決方法的立場。

在此情況下,達賴認為他不再受到必須以斯特拉斯堡提議做為對西藏問題找出和平解決方法基礎的束縛。我們再度呼籲中國領導階層放棄壓制的政策,停止迫害人權,停止利用大量移民來全面摧毀西藏的面目,並拿出談判解決問題的積極態度。在我們這一部份,我們願意討論中國領導階層任何務實、考慮歷史事實、考慮世局變化、考慮藏人合法權益和理想,以及西藏和中國長程雙邊利益的提議。

 

以上是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嘉乐顿珠
於一九九一年九月二日在達蘭薩拉公開演說的英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