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7 達賴喇嘛在美國人權小組演講五點和平計劃


一九八七年九月廿一日
達賴喇嘛在華盛頓對美國國會人權小組演講稿

世界日益互相依賴,所以永久的和平,無論是民族、地區、或是全球的,都只有在我們考慮更廣泛的利益而非狹隘的需求下才能達成。這時我們全體無分強弱應該用自己的方式去努力。我今天是以西藏人的領袖和一個獻身於佛教的僧侶的身份來此講話,更重要的是,我是以一個命中注定與你和其他所有兄弟姊妹分享這個地球的人的身份來此。當地球愈變愈小的時候,我們比以前更需要彼此。這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是一樣的,包括我來自的那個大陸。

目前亞洲和其他地方都一樣,情勢很緊張。中東、東南亞和我的國家西藏都有公開的武裝鬥爭。基本上,這些問題都出於地區性強權的明爭暗鬥。為解決地區性的爭端,必須有一種照顧到所有大小國家和人民的方法。除非制訂全面的解決方案,兼顧到所有最直接影響到的人,否則半吊子或是便宜行事的辦法只會製造新的問題。

西藏人亟於對地區和世界和平做出貢獻,我相信我們有獨特的立場如此做。傳統而言,西藏人是愛好和平而反對暴力的民族。自從佛教於約一千年以前傳入西藏以來,藏人就不對所有形式的生命施行暴力。這種態度並且被延伸至我國的國際關係。西藏位於亞洲樞紐,戰略地位無出其右,隔離中共、印度和俄羅斯這三個亞歐大陸的強權,歷來都在維持和平及穩定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這也是亞洲的大帝國過去全力防止其他國家佔有西藏的原因。西藏做為一個中立緩衝區的價值是與地區的穩定牢不可分的。

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於一九四九年侵略西藏時,製造了衝突的新根源。一九五九年,西藏人民開始抗暴,反對中共統治,我本人也逃到印度,中共和印度的緊張情勢升高,到一九六二年爆發邊境戰爭。大量的部隊今天再度在沿著喜瑪拉雅山兩側的邊境集結,緊張再度升高。
真正的問題當然不在於印度和西藏之間的未定國界,而是在於中共的非法佔據西藏。這使中共可以直接進窺印度次大陸。中共當局試圖混淆視聽,宣稱西藏一直都是中國的一部份。這是不對的。人民解放軍於一九四九年進入西藏時,西藏是一個完全獨立的國家。
自西藏的帝王於一千多年前統一西藏之後,西藏就一直維持其獨立,一直到這個世紀中葉。有的時候西藏將其影響力延伸到鄰近的國家和人民,其他的時候也曾受到外來強權的影響,包括元朝的可汗、尼泊爾的廓爾喀人、清朝的皇帝和殖民印度的英國人等。

國家遭受外來勢力影響干預本來不足為奇。所謂的衛星關係可能是這方面最明確的例子,大部份的強權都對較弱的盟邦或鄰國實施影響力。但據最有權威的法律研究指出,西藏這個國家雖然偶爾受到外來的影響,但並未構成其獨立的喪失。毫無疑問的,是當中共的軍隊進入西藏時,西藏從所有角度來說都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中共的侵略幾乎引起自由世界所有國家的譴責,這是一個明顯違反國際法的例子。在中共繼續強佔西藏時,世人應該牢記雖然西藏失去了自由,不過按照國際法,今天的西藏仍然是一個被非法佔領的獨立國家。
我和全體西藏同胞都衷心希望能恢復西藏無法估價的角色,讓整個的國家再度變成穩定、和平而和諧的地方。根據佛家的傳統,西藏將對增進世界和平,人類福祉和我們所居住的這個自然環境的人,提供服務和友誼。

雖然在過去數十年中對我的同胞發生過大浩劫,我還是在努力設法透過與中共的直接和坦誠談判,希望能找出一個解決的方法。在一九八二年,繼中共領導班子換人以及我們與北京政府建立起直接接觸之後,我派遣代表前往北京,展開有關我們國家和人民前途的對話。
我們以誠摯而積極的態度參加對話,並且願意考慮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需要。我們希望這種態度能得到正面的反應,最後能找出一個能讓雙方的理想和利益都能得到滿足和保障的解決方法。不幸的,是中共一再以防備的心態來回應,彷彿我們指西藏的困難是別有用心似地。
我們更沮喪地發現中共政府錯過了一個真正對話的機會。他們不但不討論六百萬藏人所面對的真正問題,還試圖把西藏問題變成我個人地位的問題。

在這種時空背景之下,再加上你們以及我此行沿途所遇到的人所給我無數的支持和鼓勵,我今天希望能澄清一些主要的問題,並以開誠及和解的精神提出最後解決方案的第一步做法。我希望這將有助於我們與包括中國人民在內所有鄰邦未來的友誼與合作。

這和平方案包涵五點:

一、將整個西藏轉型成為和平地區。

二、中共放棄威脅到西藏族群生存的漢化政策。

三、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權和民主自由。

四、恢復並保護西藏的自然環境,禁止中共利用西藏做為生產核子武器並棄置核子廢料的場所。

五、立即開始就西藏未來地位以及西藏與中國人民的關係進行談判。

讓我進一步說明這五點
一、我建議將整個西藏,包括東部的康和安多地區在內,轉型成為「阿含沙區(Ahimsa)」,這在印度語的意思就是一種和平而沒有暴力的境界。
這個和平區的建立符合西藏的歷史性角色,就是一個和平而中立的佛教國家,在這塊大陸上的強權之間做為緩衝區。這也將符合尼泊爾宣布成為和平區的提議,並且符合中共的宣布支持此項宣布。
在西藏建立和平區將需要中共將軍隊和軍事設施從國內遷走,這也將使印度得以將其駐在鄰近西藏的喜馬拉雅地區的軍隊撤走。這將可以透過一項國際協定達成,這項國際協定可以滿足中共合法的安全需求,並在中共、印度和西藏以及地區內其他人民間建立互信。這樣做符合每一個人的最佳利益,尤其是中共和印度,因為這將強化他們的國防,同時減輕在喜馬拉雅山區密集駐軍的經濟負擔。
從歷史上看,中共和印度之間的關係從來就沒有發生過問題。只有在中共軍隊進入西藏,首度製造一個共同國界以後,雙方關係才開始緊張,並於最後導致一九六二年的戰爭。嗣後無數危險的事件不斷發生。世界上兩個人口最眾多的國家如果要恢復良好的關係,就要像他們在歷史上一樣的,由一個大型而友好的緩衝區分開。
要改善藏人和漢人之間的關係,第一個要求就是營造互信。在過去數十年的大屠殺中,一百多萬藏人喪失了生命,這約是西藏人口的六分之一,另外至少還有約一百多萬人因為宗教信仰和愛好自由而被關在牢獄之中。只有中共軍隊的完全撤退才能開始真正的和解過程。大量的佔領部隊在西藏,每天提醒西藏人他們所身受的迫害和苦難。撤軍是一個重要的訊號,顯示在未來或可與漢人在友誼和信任的基礎上建立起有意義的關係。

一、北京政府進行將漢人遷移入藏,以使藏人在西藏成為不重要而且權利被剝奪的少數民族,並進而迫使西藏問題的「最終解決」,這種做法必須停止。
違反一九四九年日內瓦第四公約而將大量漢人遷入西藏,威脅到西藏人這種特殊民族的生存。在我國的東部,漢人的數目現在遠遠超過藏人,譬如說按照中共的統計,在我故鄉的省份有兩百五十萬漢人,可是只有七十五萬藏人。即使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也就是西藏中部和西部的地方,中共的官方資料顯示漢人的人數還是超過藏人。
中國的人口轉移政策並不是新的。北京以前也曾對其他地區有系統地實施過這個政策。在本世紀稍早時,滿洲人是一個特殊的人種,有他們自己的文化和傳統,但現在只剩下兩、三百萬滿洲人住在滿洲,可是卻有七千五百萬漢人移民滿洲。在東土耳其斯坦,也就是漢人叫做新疆的地方,漢人人口從一九四九年的廿萬增加到現在的七百萬,超過總人口一千三百萬的一半。以中共殖民內蒙古而言,漢人現有八百五十萬,蒙古人只有兩百五十萬。
今天的西藏,中共已經派出七百五十萬漢人移民西藏,比西藏的六百萬人口還多。在西藏的中部和西部,也就是中共所謂的西藏自治區,中共也承認一百九十萬藏人已經成為區內的少數人口。這些計算還不算據估計有約卅萬到五十萬的中共軍隊駐在西藏,其中有廿五萬駐在所謂的西藏自治區內。
西藏人這個人種若要求生存,一定要使人口轉移停止,並使移民入藏的漢人回到中國。否則藏人不久將變成觀光客注意的焦點和一個高貴過去的遺跡。

二、西藏的基本人權和民主自由必須被尊重。西藏人必須能再度在文化、智慧、經濟、精神等方面自由發展,並且能享受基本的民主自由。
西藏的人權問題是全世界最嚴重的。中共在種族隔離政策下歧視藏人,藏人充其量不過是在自己的領土上的二等國民,被剝奪了所有基本民主的權利和各種自由,他們生存於一個外來政權之下,而在這個政權之中,所有的權力都是被漢人官員、中國共產黨和中國軍隊所把持。
雖然中共讓人蓋一些喇嘛寺廟,並准許藏人事奉佛教,但仍然禁止對佛教的研究和傳授。只有很少數的人在中共的批准之後,才能加入寺廟。
流亡的藏人根據我於一九六三年頒佈的一部憲法實施他們的民權,但無數我們在西藏的同胞卻因為他們的宗教或政治信仰輾轉於監獄或勞工營中。

三、我們必須盡嚴肅的努力以恢復西藏的自然環境。西藏不應被用為生產核子武器和棄置核子廢料的地方。
西藏人尊重一切生命的形式。這種先天的感覺又因佛教的信仰禁止傷害人畜而加強。在中共侵略之前,西藏是一塊在獨特的自然環境中未被破壞的野生動植物保護區。不幸的,是在過去數十年中西藏的野生動物和植物幾乎被漢人摧殘殆盡。西藏精緻的環境所造成的效應已經被毀滅。所剩下今天在西藏這一點點應該受到保護,而且必須努力恢復西藏平衡的環境。
中共利用西藏製造核子武器,而且可能已經開始把核子廢料棄置在西藏。中共不止計畫在西藏處理其自己的,並且準備埋藏其他國家的核子廢料,這些國家已經開始付費,讓北京處理他們的核子廢料。
這樣做所帶來的危險很明顯。不止是現在活著的世代,而且我們未來的子子孫孫也被中共不管西藏獨特而微妙的環境而受到威脅。

四、有關西藏未來地位及西藏與中國人民的關係的談判應該立即開始。
我們希望以合理而務實的方式和坦誠及和解的精神找出一個符合西藏人、中國人及所有其他相關的人的解決方案之觀點來接觸這個問題。藏人和漢人都是獨特的民族,各有其國家、歷史、文化、語文和生活方式。人與人間的歧見必須找出來,並予以尊重。這些歧見不需要構成真正合作的障礙。我誠摯地相信如果相關各造能齊集一堂,以開放的胸襟和真切的願望考慮他們的未來,找出一個滿意而公正的解決方案,我們可以達成突破。我們必須都讓我們自己明智、講理,而且要有坦誠和諒解的心胸。
讓我以一個個人的話做為結束。我要謝謝你們的同事和同胞對被迫害者的苦難所表達的關懷和支持。你們對我們西藏人所表達的同情事實上已經對於生活在西藏的人起了正面的作用。我要求你們在這個我國歷史上的關鍵時刻要繼續的支持我們。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