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 西藏人權報告 (摘要)


1999年,中國政府舉辦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50周年和所謂解放西藏40周年紀念活動。在此期間在西藏進行了大規模的嚴格控製和戒嚴。

中共當局為了維持極權統治,在中國和西藏社會全面加強了鎮壓力度。對挑戰國家權力者進行慘無人道的殘殺或非法逮捕、關押。許多法輪功練習者被指稱是邪教而遭到隨意逮捕和迫害。
在上述紀念活動期間,西藏雖遭到軍警的嚴密控製,但仍有西藏人通過和平非暴力方式在中共所謂解放西藏40周年紀念大會期間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

在康區甘孜地區,3000多名藏人舉行示威遊行,表明對中共統治的不滿,其中有80餘人遭隨意逮捕。
98年5月扎西監獄11名西藏人由於反抗中共統治而死亡。另有12名西藏政治犯遭到不同年限的加刑。
在中共侵佔西藏的40年裡,一直無視和全面踐踏西藏的人權,因此,國際各組織繼續譴責中共暴行。
中國政府極力宣稱在中共統治下,40年來西藏社會得到發展,人權狀況得到改善。但對每年有幾千人為擺脫中共統治而流亡國外的事實卻沒有任何解釋。在過去的一年中,有2474名藏人流亡印度,其中1115名是不滿18周歲的少年兒童。對於藏人基本的宗教信仰自由和繼承傳統文化等方面,中國政府不僅不予支持,反而將其視為否定中國政府的主要基礎,對行使言論自由權利者隨意逮捕和長期拘押。
中國政府在西藏推行大規模移民政策,對移民西藏的中國人給予特殊的照顧或關照,因此,目前有大量中國人移居西藏,從而嚴重威脅到西藏民族特質的維護。

西藏人與移民中國人之間貧富差距懸殊。
從1987年起西藏連續發生和平示威遊行後,中共加強了對西藏的控製力度。96年中共政府在西藏各寺院進行愛國主義教育,11000多名反對工作組立場的西藏僧尼被驅逐出寺院。
世界各國被中國的經濟和貿易所吸引,對西藏問題缺乏實質性的支持。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聯合國第55屆人權大會上,由於歐洲聯盟沒有支持美國提出的議案,從而使議案擱置。中共領導人江澤民訪問歐洲各國時,各國政府對和平示威的西藏人和支持西藏者進行嚴格管製。那一次的訪問,法國和英國等從中國得到很大的商貿利益。同時也使西藏人權活動遭到很大挫敗。
世界銀行給予中國西部扶貧項目的大筆貸款,表明一個國際組織認同和支持中國對西藏的移民政策。1999年有兩名研究這一項目的外國專家和一名西藏翻譯遭到中共逮捕。1999年,國際政治環境中有關自決權的實施得到很大發展,科索沃和東蒂汶的事件以及俄羅斯近期對車臣少數民族實行暴力鎮壓時,聯合國和國際社會為和平解決問題而在促使雙方對話和解決問題等方面積極提供協助與方便。如此尊重自決權力的良好國際環境對西藏問題也給予了前所未有的啟示並開闢了新的途徑。

言論自由
在西藏言論自由受到當局的嚴密控製。凡發表與當局不同觀點的異議人士都以分裂分子的罪名隨意逮捕拘押。1999年至少有115名西藏人由於通過和平方式發表自己的思想言論而被逮捕。
從1996年展開所謂的嚴打活動以來,在西藏各寺院中開始實施消滅信仰或對達賴喇嘛和達賴喇嘛所確認的班禪喇嘛以及對西藏獨立保持信心之藏人的運動。

任意逮捕和關押
據悉1999年至少有130名西藏人被中國當局逮捕。他們都是在非法狀態下被中國政府隨意逮捕、在未被審理前長期關押以及沒有合法的審理的情況下判刑,判刑後被告沒有上訴的權利。
1997年中共對刑法進行修改。但所謂修改並不符合國際法。只是將以前的反革命罪名改為破壞國家安全罪。事實上仍在繼續逮捕那些與當局持不同政見的西藏異議人士。

政治犯
目前至少615名西藏政治犯仍在中共監牢中承受暴虐,其中156是婦女。有至少62名政治犯被判有10年以上重刑。在政治犯中,百分之七十九是僧尼。雖然西藏政治犯的實際人數遠遠超過上述數字,但由於中國當局嚴密封鎖有關消息外傳,因此,有很多的西藏政治犯仍不為外界所知。
中國政府繼續秘密扣押達賴喇嘛確認的十一世班禪喇嘛及其父母兄弟。雖然有很多國家和國際組織追查尋問,但中國當局一直沒有任何明確的說明;甚至聯合國人權專員邏賓遜夫人於1998年訪問西藏時要求會見班禪喇嘛亦遭到中國當局的拒絕。
根據1999年的消息,1998年5月扎什監獄抗議事件發生後已有十名西藏政治犯因此喪生,其它政治犯遭到酷刑或單獨拘押等。以女政治犯阿旺松卓為首的12名政治犯被加刑。
西藏政治犯達納久邁桑布、阿旺卻培、澎措尼仲、阿旺普相、羅桑丹增、澎措旺迭、堅參卓嘎、久邁嘉措等仍在關押中。

監獄和看守所中的酷刑
中國當局對付反對者時通常以酷刑暴虐消滅之。酷刑是監獄和看守所常常采用的手段。從開始逮捕在正式關押、以及在審問時都有酷刑。
中國政府采用酷刑的行為事實上違反了中國法律。酷刑包括毆打、電棒擊打、放犬咬人、捆綁、強製操練、單獨關禁閉室、不讓睡眠、不給吃穿、不提供醫療條件等等。
中國政府在聯合國禁止使用酷刑文件上簽了字,是一個同意執行該法律的國家。但從1996年同意執行該法律至今至少有69名西藏人死於中國軍警的酷刑下。1999年至少有6名西藏人死於中國軍警的酷刑下。

對宗教的鎮壓
由於西藏獨立之觀念言論與佛教修習關系密切,因此中國政府為了消除西藏獨立觀念而迫害佛教信徒。
1996年4月中國政府進行的所謂嚴打活動中,中國當局的工作隊進駐西藏各寺院推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運動,強製向僧尼灌輸中共政治觀念,強製僧尼攻擊和污辱達賴喇嘛;並將11409名不肯接受中共觀念或拒絕從命的僧尼和440名18歲以下的僧尼被驅逐出寺院,另有541名僧尼被捕。
1999年又有49名僧人因拒絕和反對當局的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而被逮捕,另有1432位僧尼被當局工作隊逐出寺院。
從1996年至1999年,至少已經在261座寺院中推展了愛國主義教育運動。中國當局還通過專設的寺院民主管理委員會和地方宗教局對宗教事務進行嚴格控製,並規定入寺年齡限製等。

婦女權利與強製絕育
中國憲法雖規定西藏婦女享有平等權利。但中國政府仍在繼續踐踏西藏婦女的權利。在中國憲法中甚至規定少數民族婦女享有特殊照顧,但對西藏婦女強製實施墮胎、避孕和絕育等手段推行計劃生育政策。超生的孩子屬於非法而不僅喪失學習、醫療、戶口等權利。而且其父母還要承受恐嚇與罰款等處罰。1999年,一些西藏婦女在被迫進行絕育手術後因未得到妥善醫治而喪生。
中共的這一政策的目的是想減少西藏人口。

兒童權益
中共在聯合國兒童權益法上簽了字,因此有義務執行此法律。由於大量移民西藏,使西藏的文化、宗教遭到衰敗。因此使西藏兒童喪失完整接受和學習文化的權利。從而更加深了西藏民族特性面臨毀滅的威脅。由於在西藏的西藏孩子必須要學習中文和中國的習俗等。因此很多孩子的父母為了讓孩子接受西藏文化而將孩子送到印度學習﹕1999年有1115名18周歲以下的少年兒童被迫離開家鄉親人而被送到印度來接受西藏文化的教育。
西藏兒童沒有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權利,仍有至少兩名十八歲以下的少年政治犯在關押中。另至少有21名西藏政治犯在逮捕時都是少年兒童。1999年至少有244名18歲以下的僧尼被逐出寺院。

大量移民
對西藏的大規模移民造成西藏民族和文化生存的危機。加上中國政府繼續在西藏推行計劃生育,使西藏人在西藏已成為少數民族。
由於大量中國人移民西藏,因此在西藏的經濟和社會等各部門中西藏人已成為少數民族。如果中共的西部扶貧項目得到世界銀行的援助貸款,則西藏安多都蘭縣的西藏人口比例將要下降到總人口的15%至22%以下。危害生存權利
中國政府宣稱西藏經濟得到很大發展。據本中心得到的資料,經濟發展和建設成果被中國移民所享有。在聯合國發展計劃組織記錄的160個發展中國家中,西藏處於第131至153之間。
由於在西藏農牧民中,不均衡地強製徵收稅費,使他們的生存面臨危機。中國地方官員強製徵稅和強製徵召勞役等行為踐踏了西藏人民的自由。西藏人無法享受最基本的住房和醫療衛生等權利。

失蹤
據1999年消息,至少有16名西藏人失蹤。其中12名西藏人是1998年失蹤的。仍有三名西藏人至今下落不明。中國政府在逮捕和拘押上述人員後,不通知家屬或對被捕者家屬也保密。十一世班禪喇嘛被中國政府綁架後失蹤。

民族歧視
中共簽暑了聯合國《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但對包括西藏民族在內的各少數民族實施區別對待。由於西藏人並沒有真正名副其實的政治地位,因此在學習、工作、醫療、住房等方面遭到區別對待。由於大量中國移民在西藏的經濟和工作等方面享有特殊機會,因此,西藏人在西藏社會實際成為二等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