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行政中央噶厦在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七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September 2, 2017 10:00 am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代理,宗教部部長宇托噶瑪格勒在活動上致詞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代理,宗教部部長宇托噶瑪格勒在活動上致詞

首先,以三门(身、口、意)恭敬顶礼世间诸法教主,三界法王,世界和平导师,显示人身之观音菩萨化身,全藏人今生与来世祜主,至高无上的领袖,开启西藏民主之路的伟大导师—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今天,迎来西藏民主制第五十七周年纪念日之际,我谨代表噶厦向境内外全体藏人,以及对支持西藏事业的所有团体和个人表示节日的问候,扎西德勒!

遵照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卓越而明智的指导方针,西藏民主制诞生于1960年9月2日,但是,西藏实行民主制的构想早在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少年时期就已经诞生了。 1951年,尊者担任西藏政教二者最高职位后,便开始成立“西藏政治改革小组”,并为此做出了努力。由于受中共的侵略和压迫,西藏的政治改革未能如愿。随后,西藏局势不断走向恶化,于是,1959年便流亡他国。流亡印度后,为了光复西藏,保护西藏与众不同的宗教文化和民族特色,便立即着手建立西藏流亡政府,同时逐步建立流亡藏人各校、以农商结合的各藏人定居地、三大寺为主的各教派寺院,以及各大院校和文化保护学院等。尊者为西藏人民的根本利益呕心沥血,立下丰功伟绩,所有这些有目共睹。

特别是达赖喇嘛尊者引导西藏走向民主制,相应其行政机制也与时俱进,不断得到完善。同时又针对西藏社会现实状况,设立以西藏三区和各教派代表为主的西藏人民议会,尊者是引导西藏人民走向民主的开山始祖。为促进两性平等,在议会专门设立女性议员席位。还针对移居海外流亡藏人人口的逐步上升,在议会中为此增加了席位。目前,议会的席位和运作机制等方面得到了巩固和规范化。在噶厦内阁组建方面,亦与时偕行,首席噶伦制更改为“司政”已有几年,并直接由民众选举产生。达赖喇嘛尊者的政治权力移交给民选领导人,已众所皆知,并成为西藏历史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总之,在长达半个世纪流亡异国他乡的艰难岁月里,本来走向分崩离析,土崩瓦解的流亡藏人,却形成一个合格的民主化,受世人关注和颂扬的流亡藏人组织。无疑,这是因达赖喇嘛尊者为西藏事业鞠躬尽瘁和英明领导下取得的成果。这里借此机会,向达赖喇嘛尊者表达衷心感激,深念厚恩!

达赖喇嘛尊者不仅引导西藏走向民主,而且为西藏争取自由事业,主张非暴力抗争指导思想,从而对西藏事业的支持者遍及全球,甚至居心正直的中国大陆许多华人知识分子也支持西藏。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西藏三区和各教派僧俗民众,如同西藏历史上的祖孙三王时期那样,团结一致,相濡以沫,对此实在感到欣慰。

然而,在流亡社会极少数人高举民主自由和人权旗号,搞地区偏袒和持不同政治立场间制造矛盾。这对西藏的根本利益和民族凝聚力必定带来极大危害,发生这种事感到很遗憾。希望大家要铭记达赖喇嘛尊者的教导,对这些问题要引起注意。

当然,民主社会存在持不同政见是很正常的,但是,以不同政见为由制造内部矛盾、相互斗殴、拉帮结派,结果必定有害无益。在民主社会,权力和义务如同一枚硬币的两个面,无法分开。以不负责任的态度享受言论权,利用微信等通讯交流渠道,在社会上传播谣言,无事生非,制造矛盾,这不仅违背法律法规和社会道德,而且为中共走狗提供了重要工具。在此郑重呼吁大家,要懂得正确取舍,不要做出这种亲痛仇快的事。

1949年,中共侵略西藏以来,不断镇压西藏人民,使几十万藏人失去了生命,尤其肆无忌惮地践踏藏人的基本人权,导致自2009年以来截至目前有149名藏人以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采取自焚,他(她)们的共同诉求是,“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西藏需要自由”等。中共当局不但没有接受这些自焚藏人用生命还来的呼声,甚至株连九族对他们的家人进行残酷镇压。中共的这种惨无人道行为实在感到遗憾。

自焚藏人为西藏民族自由事业奉献自己的生命,噶厦对他(她)们的这种勇气和崇高行为表示赞颂。但是,面对草菅人命的中共,藏人损失如此之多的宝贵生命,对此我们必须要慎重思量。在此呼吁大家,今后境内外藏人绝对不要采取自焚这一惨烈方式,尤其是身处自由国度的流亡藏人,在自由的环境中利用各自的智慧,为西藏的眼前与长远利益,无论采取什么行动都有机会,绝对不用走自焚这条路。这里再次强调,我们的原则是非暴力对抗,以和平、合法、有尊严,具备这三种特点下采取行动。

今天,借此机会噶厦呼吁全体藏人,西藏人有“上供三宝福田、下施贫穷乞丐”的优良传统,在此基础上以达赖喇嘛尊者的教导,不要把自己的金钱花费到对自己的身体和事业带来不利的方面。也不要为显示自己富有而购置毫无意义的奢侈品,而要把钱花在家庭保健、子女教育、扶贫济困等方面才有意义。一个缺乏文化知识和卫生健康的民族,它将会自行毁灭,而不需要由外界来犯之敌来毁灭。我们要懂得,中共当局对西藏民族正实施这种自行毁灭的政策。所以,境内藏人必须要学好如同西藏民族生命般的本民族宗教文化,在此基础上也要学好中文,以及中国的法律法规等,从而更有效地争取西藏民族的合法权益,这显得极为重要另外,境内外藏人每个家庭要抽出一定的时间,同自己的子孙后代进行交流,努力把西藏的优良传统传播到下一代身上。这极为重要,对上述这些问题要引起重视。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都有明文规定:“少数民族使用和发展本民族语言文化的权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等。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文革” 实行的疯狂政策仍然停留在西藏。最鲜活的例子是,对喇荣五明佛学院和雅青佛学院上千僧舍强行拆除和几千名僧尼被驱逐寺院,足以说明藏人没有宗教信仰自由权和行动自由权。

另外,德国籍萨布里伊·滕伯肯女士于19年前在拉萨成立一所盲人学校,中共当局曾多次对她进行表扬和奖励。可是,最近当局突然翻脸,指责这所学校在传播西方价值观,并拒绝对滕伯肯女士办理签证。当局下令关闭这所对残疾少年儿童有利的学校后,社会上关心少年儿童成长的诸多人士对此大感错愕和遗憾。

今年3月份,西藏自治区政府大搞所谓“四讲四爱”主题教育实践活动,以“讲团结爱祖国”等为内容,进一步反对分裂和诽谤达赖喇嘛尊者。如果中共当权者想要解决中藏问题,那么,就要立即停止对达赖喇嘛尊者的诽谤。国际上居心正直的学者和著名领导人都认为,达赖喇嘛是解决西藏问题的钥匙,而绝对不是中藏问题的绊脚石。借此机会在此呼吁,中共当局要接受这一观点,为解决西藏问题尽快同达赖喇嘛尊者特使举行和谈。今年十月中旬,中共就要召开十九大,希望新一届领导班子能够为解决西藏问题展开和谈。在此重申,噶夏坚持达赖喇嘛尊者所倡导的中藏互惠的“中间道路”政策,力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争取全藏区名符其实的自治。

过去,五十八年来以印度政府和民众为主的世界各国,为保护和发展西藏与众不同的宗教文化,以直接和间接方式给予支持和帮助,今天借此机会表示衷心感谢!希望各国政府、团体,及个人将继续援助西藏,直至西藏获得自由。

近期,达赖喇嘛尊者前往拉达克地区弘法,由于行程安排非常周密导致疲劳,从而取消了对南非博茨瓦纳的访问。这里需要做出说明,取消出访只是因为尊者需要得到修养,除此之外别无他因。敬请境内外同胞不要为此感到担忧。

最后,祝愿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为诸有情,尤其为所化刹土雪域藏人之依怙尊而永久住世!诸事如愿得成就!愿西藏人民早日获得自由!

藏人行政中央噶厦

于: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

外交部中文处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