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在澳洲与各地华人进行广泛交流互动


August 23, 2017 11:02 am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与墨尔本华人学者交合影留念 2017年8月12 日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与墨尔本华人学者交合影留念 2017年8月12 日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于2017年8月5日至8月12日对澳大利亚悉尼、堪培拉、墨尔本三地进行了为期八天的正式访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这次访澳行程虽然排得很满,但与澳洲各界华人的接触交流都排在了许多行程的头项,足以说明藏人行政中央及领导层对与世界各地华人的接触交流工作的重视程度。

8月5号早上七点半,当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一行抵达澳洲悉尼国际机场时,在将近三百名穿着西藏传统服装、手捧哈达和鲜花、挥舞着雪山狮子旗的欢迎队伍的最前面,用中文写成的“欢迎司政洛桑森格博士访澳”的标语特别引人注目,原来他们是中国民联主席、著名民运活动人士钟锦江博士、著名民运人士熊沪宁等组成的欢迎队伍。对他们的到来藏人不仅给予特别的热情和尊敬,司政到来时并与他们一一握手,上演了一场藏汉同台欢迎司政的热烈气氛!

当天晚上6点到8点,洛桑森格博士以回答记者访谈的方式在悉尼歌剧院向济济一堂的藏人、汉人及澳大利亚其他族群的人士畅谈21世纪西藏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环境等方面所面临的挑战。

8月6日星期天早上10点至12点,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在藏人行政中央驻澳代表措果拉巴和华人事务联络官格桑坚参、代表处秘书长扎西塔觉等人的陪同下,出席了由悉尼科技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和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平台主办的学术活动,并做了题为“西藏问题的现状及未来走向”的主题演讲,超过百名汉藏及澳洲本地的学者学生和关心西藏及整个大陆社会发展的各界人士出席了活动。

此次活动由悉尼科技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冯崇义教授主持并致欢迎辞,他在致辞时从藏汉不同历史时期的关系,以及不同的文化思想而由此衍生的政体来阐述西藏人在流亡期间,在尊者达赖喇嘛的领导下,将西方自由民主思想与佛教的慈悲宽容思想天衣无缝地结合起来,走向成熟的民主之路,为世人做出了榜样。而中国虽然和西藏一样深受大乘佛教关注俗世社会之影响,中国的儒家思想也有倡导“天下为公”的思想资源,中国的许多高僧大德及梁启超、张君劢、徐复观等先哲们曾经设想以西方自由思想、中国儒家思想和佛教普度众生的精神结合起来中国实现宪政文明,但由于中国沦陷于共产专制宪政运动遭到扼杀。好在国民党退守台湾以后既保存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又实现了宪政民主化,为华人社会留下了传统文化与宪政民主有机结合的典范来反驳中共的谬论。冯教授在谈到尊者达赖喇嘛及藏人行政中央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道路政策”时,结合着最近刘晓波先生去世大家对和平非暴力、慈悲宽容的质疑,冯教授认为坚持“中间道路政策”必须要有定力,因为这是道义的力量,终将战胜邪恶的力量,并感谢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与华人举行这样面对面的研讨会。

藏人行政中央驻澳大利亚华人联络官格桑坚赞在交流会上发言 2017年8月12 日

藏人行政中央驻澳洲代表处华人事务联络官格桑坚参在发言中对大家牺牲星期天休息时间来参加西藏时局研讨会表示了感谢,并在介绍当天的主讲嘉宾司政洛桑森格博士时说:“……他不仅是获得了著名的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的第二代流亡藏人,亦是我们西藏流亡社会直选产生的首位世俗政治领袖,是尊者达赖喇嘛亲手将政治权力移交给民选总理的领导人,他的当选向世人证明了在达赖喇嘛退出政坛的时代,年轻一代的藏人完全有能力担负起恢复民族自由事业的历史重任!”格桑坚参在简要介绍什么是藏人行政中央?以前为什么叫西藏流亡政府?这个政府的结构和运作?为什么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西藏问题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持续的关注?藏人行政中央基于什么原因拓展与华人的联络接触工作等一连串问题后坚定地说:“我们西藏人虽然处于历史上最危难的时刻,但我们因拥有像尊者达赖喇嘛这样具有崇高威望的精神领袖;我们有像洛桑森格这样优秀的民选政治领袖;又有境内藏人的不灭勇气和赤诚之心,我们虽然流亡了半个多世纪,但我们返回西藏的决心没有破灭!我们恢复西藏自由事业的斗志没有减弱!我们对最终能够解决西藏问题,让尊者达赖喇嘛为首的十多万流亡藏人体面、有尊严的返回自己的故土充满自信!”

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在将近一个小时的演讲中,首先讲述了他从寒门少年到成为流亡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的非凡历程,然后详细介绍了藏人行政中央与中国政府关系的现状,及藏人行政中央眼中的现任中国领导层,并分析了西藏局势和中共的扩张主义政策,以及东突厥斯坦(新疆)问题和西藏问题之异同,最后司政就中国政府与藏人行政中央在转世问题上的战略博弈等发表了看法,演讲中,洛桑森格还忆述了他在德里大学上学时,时时率领藏人在学校边上的中国大使馆进行抗议活动,和在哈佛学习时与汉族学生学者从争吵到交流交往的往事,强调通过藏汉民间广泛深入的交流可以消除中共政权有关藏汉关系的诸多谎言。

在与听众互动的问答阶段,洛桑森格博士则着重阐述了达赖喇嘛尊者的中间道路,并从佛教哲学和尊者的思想上强调非暴力抗争路线的重要性。在被问及中国大陆面临社会矛盾和挑战时,司政认为中国实现自由民主是对全人类文明进步的巨大贡献,他满怀激情地号召藏汉的朋友在实现中国民主化道路上共同努力携手并进。

最后,流亡藏人代表处代表措果拉巴对参与承办是次活动的冯崇义教授,钟锦江博士、全程翻译此次研讨会的Cindy女士及前来参加活动的所有汉人朋友表示感谢,会议在友好热烈的掌声中结束。而后,司政和与会者一起共进由藏人行政中央驻澳代表处准备的午餐,并与大家合影留念。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堪培拉会见中国工党荣誉主席方圆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堪培拉会见中国工党荣誉主席方圆

8月7日,洛桑森格一行从悉尼赶往卢拉,于中午在卢拉藏人社区与藏人共进午餐并发表演讲后,晚上六点到达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著名民主人士、中国自由工运领袖、中国工党荣誉主席方圆以及华人社区领袖、媒体编辑、律师、人道援助组织负责人、留学生等各界华人在堪培拉唐朝酒家与远道而来的洛桑森格一行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藏汉联谊晚宴活动,晚宴活动由华人事务联络官格桑坚参主持。方圆先生在欢迎词中表示,汉藏民族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有共同的利害关系,希望友好的关系能很好的发扬下去,他并对尊者达赖喇嘛及西藏人秉承佛教慈悲宽容之思想的高尚品行,为解决西藏问题而提出的双赢“中间道路政策”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他更希望像今天这样的聚会将来能够在北京、在拉萨举行!

司政洛桑森格在堪培拉唐朝酒家与澳洲各界华人会谈

司政洛桑森格在堪培拉唐朝酒家与澳洲各界华人会谈

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也做了风趣的即席演讲,从唐朝酒家的名字谈起,介绍了唐朝文成公主远嫁吐蕃王,将唐宫珍藏的释迦牟尼佛12岁等身像带到西藏。洛桑森格也不无遗憾的提及,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佛像供奉在大昭寺,接受藏民的顶礼膜拜。 「转经」是西藏特有的宗教仪式,人们手持转经筒顺时针旋转,同时围绕寺院按顺时针方向转圈行走。但部分汉人受中共无神论的蛊惑,故意逆时针围着大昭寺转,以辱没藏传佛教。纵观中共对藏政策,他认为过去的60年是错误的、悲剧性的。但他对西藏问题的最终解决充满信心,对汉藏两个民族的交流交往充满期待,希望汉藏友谊源远流长!参加晚宴的汉藏人士也从不同的角度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大家畅所欲言,真正达到了相互交流、增进互信的目的。

8月8日中午,洛桑森格博士在堪培拉国家记者俱乐部(National Press Club)举行午餐会并发表演讲,话题涉及西藏的环境、人权,以及中共对西方社会的渗透。洛桑森格在演讲中,首先提出「必须了解西藏,才能了解中国」,借鉴1959年后发生在西藏的事实将有助于其它国家和地区正确处理与中共政府的关系。洛桑森格简要回顾中共政府当年修建公路,解决了后方补给问题后,在1959年用机枪和坦克占领了西藏。虽然十世班禅迫于压力与中共强权妥协,但被关押了十年,长期的单独关押使他饱受折磨。同时,上百万的藏人死于饥饿和暴力镇压,90%多的寺院被毁,铲为平地,或被大型的娱乐中心、军队馬廄来代替;为根除传统的藏传佛教文化,99 %的西藏境内出家人被迫还俗或死亡;游牧背景的藏人被迫定居,却没有相应的教育和工作机会。

司政洛桑森格在澳洲国家俱乐部发表演讲

司政洛桑森格在澳洲国家俱乐部发表演讲

谈及环境问题时,洛桑森格介绍西藏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和淡水资源,但目前过度和不当的开发,极大损害了西藏的自然生态环境。就水资源而言,源于西藏的诸多河流流进相邻的国家,共养育了十几亿人口。但中共在上游的过度撷取正在打破几千年来的供水平衡,如雅鲁藏布江建造大型水电站,导致印度境内的布拉马普特拉河流量已经开始消退。中国的环境专家已经多次提出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洛桑森格呼吁中共政府重视环境专家的提议。

谈及藏人的自焚抗议,洛桑森格表示,中共对藏人多年的血腥镇压和文化歼灭导致了这种悲哀与绝望的抗议方式,已有一百多名藏人为保护自己的传统文化和宗教信仰而自我殉道。但藏传佛教与其它的佛教一样,认为人身是宝贵的,希望藏人不要采取此方式。

洛桑森格博士对西藏未来积极和坚韧的态度感染了在座的各位。洛桑森格说,柏林墙倒塌前无人能料,昂山素姬终获自由并参加大选无人能料,看当今世界真正的共产主义国家所剩寥寥无几,藏传佛教已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而中共的共产主义还不到一百年,虽然中共对藏传佛教想赶尽杀绝,但即使在西藏境内藏传佛教都在恢复中。西藏人民将秉持非暴力的原则来解决西藏问题,佛家讲和善宽容,达赖喇嘛尊者提出的「中间道路」甚至已同意在接受一个中国,放弃西藏的主权来寻求宗教的信仰自由,他本人坚信西藏问题可以得以和平解决。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会见坎培拉众议院议员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会见坎培拉众议院议员

西藏流亡民选政治领导人司政洛桑森格博士在堪培拉访问期间还会晤了澳洲国会人权事务小组、澳洲国会支持西藏小组、澳洲国会绿党等众多国会议员,就西藏问题的现状、西藏境内的严峻形势、人权状况及生态环境问题、藏人行政中央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道路政策等作了详细的介绍,并回答和解释了各议员提出的问题。八月九日晚上司政在澳洲国立大学(ANU)法学院做了专题演讲,超过百位学生(包括华人留学生)参加了演讲会,洛桑森格表示汉人对西藏的了解多来自中共宣传机构拍摄的电影《农奴》,但这部电影展示的不是事实,希望大家多去了解真正的西藏历史,并回答了与会者提出的问题。

8月10日,司政一行从堪培拉到达墨尔本,并于12日上午10点至12点,在司政下榻的温色尔酒店的会议室与三十多名华人朋友举行了西藏问题座谈会。座谈会由墨尔本汉藏友好协会会长阮杰先生主持,格桑坚参翻译。他在致辞时对司政的到来表示欢迎,对能与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面对面地进行交流表示欣慰。他对中共近来的政策越来越走向强硬及偏执提出了批评,但相信尊者达赖喇嘛及藏人信奉的慈悲非暴力斗争一定会取得胜利,中共专制政权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继续下去,中国实现民主化的这一天也是所有少数民族实现名副其实自治的一天。

司政从年轻时在德里大学曾经与两位华人接触交流,到美国哈佛大学读书时拓宽与华人的互动经验开始,华人对西藏人的负面影响虽然来之于中共的欺骗宣传,但这种洗脑是如此地根深蒂固,以至于汉人可以不加任何思索就相信{农奴}电影所宣传的藏人是最落后、最野蛮、最愚昧、最封建的观点,而最“亲爱”的“人民解放军”解放西藏后,西藏是如何走向“幸福的社会主义康庄大道”。对西藏历史的认识还停留在文成公主没有进藏之前西藏人好像什么也没吃的、没穿的、没文化的,文成公主一到西藏什么都有了,连布达拉宫都是文成公主修建的。但在西藏的历史观里松赞干布时代西藏是强大的吐蕃帝国,早在文城公主之前已经迎娶了尼泊尔公主,文成公主还是以武力强娶的。对现在的西藏问题也是如此,北京有个说法,达兰萨拉也有个说法,如果大家一味以民族主义之态只听一方的言辞,对另一方的声音不去听,就不会对一个问题有全方位的认识,因此,通过今天这样的方式大家坐下来面对面交流,以这样的方式拓展与华人的接触交流,不仅是尊者达赖喇嘛的教导,也是藏人行政中央的政策。

司政也谈到,他这次来澳洲前在德里觐见尊者达赖喇嘛时,尊者特别叮嘱想办法多与华人接触,让他们了解真实的西藏问题。当然,今天在座的很多人对西藏问题有很深的了解,有些人甚至去过达兰萨拉,我们希望通过你们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的方式让更多的华人了解西藏问题。司政更从流亡西藏民主化的高效廉洁结合到中共治下的腐败问题,谈到未来中国社会唯有实现民主化才能根治起腐败现象及其他问题。也从中间道路的政策角度阐释了在尊重中国的一种政策、主权意识的前提下,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寻求解决西藏问题的立场。

在提问和交流阶段,与会人员提到,西藏人太善良,与中共这样十恶不赦的专制政权讲和谈、讲宽容是不会有结果的,对他们讲宪政民主是对牛弹琴。司政从西藏人深受慈悲宽容的佛教理念,以及利他的思维方式与唯我是从,我胜他败思维的思想冲突开始谈到我们作为佛教徒不能心生仇恨,我们反对共产专制政权的专制作风,但也认为共产党员也是人,是人就有根本善,唯有通过和平非暴力改变人性之恶,才能根本上化解矛盾,找到解决问题之路。如果没有和解,采取以暴易暴,以推翻、清算共产专制政权为首要目标,又会走上结束一个专制政权后又新生一个专制争取的恶性循环之路。最后,藏人行政中央驻澳洲代表措果拉巴先生对参会的华人朋友表达了谢意,也希望大家经常与代表处联系。与会代表并于司政合影留念,座谈会在热烈地气氛中圆满结束。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结束对澳洲为期八天的官方访问后于十三号返抵印度达兰萨拉,司政此行受到澳洲官民与媒体的极大关注,通过双方交流与互动进一步提升了澳方政界和民间对西藏问题的认识。

來源:藏人行政中央驻澳洲代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