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3月10日


August 19, 2014 3:36 pm

讓我們堅守我們的文化!

文/唯色:

如今的西藏,正變得越來越不像西藏,以致讓遠道來的遊客大失所望,甚至有這樣的說法:”拉薩,成都的克隆”。有一次我數了一下,從布達拉宮背面的雪新村我家走到街口,百米多的距離,見到37個漢人,只有5個藏人。西藏的改變,越來越多的移民顯然是重要的原因。

藏人能夠阻擋如此洶猛的移民潮嗎?答案無疑令人悲哀。我們生活在自己的土地上,卻不是這塊土地的主人。半個多世紀以來,西藏在強權的控制之下,一種懸殊的力量對比不僅僅體現在軍事與經濟方面,單就人口數量而論,六百萬的藏人如何勝得過超出自己二百倍的漢人呢?因此,以暴力進行對抗無異於以卵擊石,徒添悲壯,卻不可能扭轉局勢。

然而,強權並非不能抵抗。這抵抗的力量其實存在于我們的傳統文化之中。我在安多一座寺院的壁畫上,看見鎧甲裹身的正義之軍正與敵人奮戰,但從武器中發射的卻不是燃燒火藥的子彈,而是一朵朵美麗的鮮花。這盛開於寺院的鮮花象徵著什麼呢?–是蘊含著慈悲與智慧的西藏傳統文化。

是的,我們的傳統文化才是我們唯一的武器。

正如歷史上蒙古軍的鐵蹄踏遍了大半個世界,偌大中國被打得落花流水,重換紀元,但為什麼藏民族不但沒有被征服、被滅亡,反而成了強悍蒙古人的上師,使蒙古人直到今天都如同我們的兄弟?

我們西藏的傳統文化,既然可以調伏當年的蒙古人,又為何不可以調伏今朝的漢人?

漢人歷來有著佛教信仰的基礎,雖然遠不如藏人普及,迷信和功利的因素也多,但畢竟在很多時代佛法盛行,對後世有著巨大和長遠的影響。

基於此,我們西藏文化中系統完整的宗教傳承、豐富多彩的儀軌形式、底蘊深厚的哲學基礎、魅力無窮的藝術境界,會使很多漢人為之折服。事實上,在拉薩經常可以看見進藏打工的漢人去寺院燒香磕頭。而漢人的精英層如今也開始有了對這種信仰的需要。

西藏在國際社會已長久地成為熱點。被迫離開故鄉的藏人在達賴喇嘛的領導下,在流亡各國的同時,也把西藏文明帶向了世界。”西藏熱”或者說”西藏文化熱”蔚然風氣,甚至成為時尚,乃是流亡藏人的貢獻。而這種時尚,又由西方反饋到中國的精英階層,使他們在與國際”接軌”的同時也和西藏開始”接軌”。於是在源源不絕的進藏大軍中,有這樣一些人值得關注,他們對西藏的興趣是對西藏文化的興趣,他們對西藏的期望是對西藏文化的期望。

我在西藏結識了很多這樣的漢人朋友。其中一位朋友在文章中這樣描述初遇西藏文明的心情,那是一種”雷鳴般的震驚和沈默,……是初初遭遇異質文明,既有的知識結構被無情顛覆的自然反應”。另一位朋友在風雪呼嘯的珠穆朗瑪山上,聽見從藏人帳篷裏傳來的歡笑,不禁感歎:”只要人類還剩下最後一個種族和文明,那就一定是藏人和他們’天人合一’的古老文明。”

當一個民族的文化,具有一種屬於自己的而不是別人的、屬於延續的而不是中斷的、屬於土地的而不是虛空的基本特徵時,也就有了一種力量。而這樣的力量,能不能足以令外人敬畏並且尊重?能不能足以保護自己甚至與強權抗衡?這實際上與這個民族中的每個人有關。

讓我們堅守我們自己的文化傳統。而不是去接受極權制度下各種專制的高壓,而不是去追隨現代世界中物質主義的潮流。因為這二者的結合,殺傷力之強,將直搗西藏民族的靈魂。

讓我們堅守我們自己的文化傳統。這不是愚昧,也不是保守,而是一種文化的選擇。尤其是藏人的精英,所有的知識份子、專業人才、僧侶乃至官員,都應該擔當起表率的職責,並且告訴我們的百姓,不是接受強權的”恩賜”就是好事,不是跟著物質主義奔跑就會幸福,而是要走自己的路。

讓我們堅守我們自己的文化傳統。這包括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我們穿上在遊牧文化中形成的藏人服裝,即使對辦公室而言不那麼方便,但我們還是要穿。我們說起保存了歷史記憶的藏人語言,即使面對十二億漢人不容易溝通,但我們還是要說。我們住藏人的房屋,我們過藏人的節日,我們在我們的家中高懸唐卡,點亮酥油燈,迎請諸佛菩薩和絳紅色的喇嘛。雖然我們無力阻擋漢人政府在西藏修鐵路、開礦藏、搞他們的各種建設,但至少,我們自己可以不去修蓋漢人那種式樣的旅館、飯館和商店,用賭場、卡拉OK、漢藏妓女去吸引他們的消費者和旅遊者。

我們不能為了眼前的經濟利益去一味地諂媚迎合。如果漢人要來,對不起,請按照藏人的方式,我們敬畏的他們也應該敬畏,我們尊重的他們也應該尊重,我們遵循的他們也應該遵循。只有這樣,他們對西藏才會有敬畏和尊重,而不敢肆無忌憚,不致輕舉妄動。所以我們即使製造,也要製造出一個濃濃的西藏文化的氛圍。

這確實是一種文化的選擇。除此之外,我們沒有別的選擇。因為我們在實力的對比上是弱勢,這是現實。

我們本來可以很大度地去引進外來的模式,接納新生的事物,在原來的土壤上培植出多樣化的生活。但是,既然我們處於弱勢,既然我們已經被摧殘得所剩無幾,所以我們就必須堅守自己文化和傳統中的每一樣事物,無論多麼微小,都要努力使其不致在排山倒海的衝擊之下被席捲而去。

其實我們應該充滿信心,因為我們的文化傳統歷經風雨吹打仍然散發著永恒的光芒。正如我的一位漢人朋友所言:”要醫治這個世界的疾病,藥方還藏在西藏”,而這個藥方恰恰就是我們的文化和傳統。倘若我們自己都不珍惜,又怎能醫治同樣患病的西藏?倘若我們自己都已拋棄,反而亦步亦趨,隨機應變,追逐功利,那麼整個西藏將處處佈滿中國內地的克隆模式,而我們最終將成為自己家園的陌生人。

對於我們每個藏人來說,我們不應該變得跟漢人或者其他人一樣,雖然今天這個世界正在變成”全球化”的地球村,但要想在這地球村裏擁有一席之地,並以獨特的個性加入到多元化的群落之中,爭取自己的權益,表達自己的聲音,展示自己的風采,只有這一個選擇:堅守。

若要西藏存在,就必須堅守西藏的文化傳統。而這一點,即使在不能擺脫中國統治的情況下,每一個藏人也完全可以做到。不要抱怨環境,不要推脫責任,讓我們每個人從自己開始做起–堅守,這就是我們留給未來的希望!

2005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