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偉平專訪郭文貴關於尊者達賴喇嘛話題文字實錄


May 6, 2017 10:28 am

作者:秦偉平 郭文貴

秦偉平(問):我們兩個有一個共同的朋友,那就是藏傳佛教的精神領袖尊者達賴喇嘛,我有緣跟他見過四次面,去年我有幸對尊者進行了一個四十五分鐘的視頻專訪。那麼在您的自媒體裡面,您說跟尊者達賴喇嘛也見過幾次面,我想請教一下,您對尊者達賴喇嘛有怎麼樣的一個印象;您認為在有生之年尊者能夠返回西藏嗎?謝謝您!

郭文貴(答):謝謝偉平先生,你這個問題非常好!實際上我和你沒有資格也不應該對尊者有任何的評價,我們必須要絕對的尊敬。既然你問到這個問題了,我覺得他和我現在的情況還有很多推友們關注的問題是有關係的,那麼我就說幾句。

達賴喇嘛尊者會見郭文貴   照片/載自網絡

達賴喇嘛尊者會見郭文貴      照片/載自網絡

我是受副部長馬建先生所託,他代表國家,這不是個人行為,代表最高領導人。由於我和美國和歐洲其他的各方面的關係,因為他們都是多年來支持尊者的人,通過他們,我們就約見,見面。當時就是見面,見面以後第一印象,尊者和我想像的是完全一樣的。尊者人特別的平和,而且沒有咱們宗教界那些所謂的裝神弄鬼,非常樸實;而且尊者他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層次。因為當時他講的最多的就是宗教與科學,佛教與科學,佛教與自然,宗教與自然,他講得很清楚。就是當下我們現實生活中的物理境界,比如說我們人,人就是一副皮囊,面對著吃喝拉撒睡,生死病老,那麼和我們的來世,也就是說精神世界,我們未知的境界,事實上宗教就是給了你對未知境界的一個標準。我們現代生活當中就是一個物理世界,即有為的世界,有為的世界和未知是不矛盾的。宗教是解決了有為世界的問題,同時給了你現實世界很多不知道的問題的一個標準,一個答复。如果更深理解,他是用自然的方式來解釋你很多未知的問題。尊者非常熱心地講解這些問題,是很了不起的。他已經把宗教—佛教和現代社會徹底結合。

我見面的時候我說你千萬不要給我摸頂,不要給我哈達,你先回答我有沒有超自然能力。如果你有超自然能力,我起來我就走了。因為你要有超自然力,幾十年了,那你直接你就飛回西藏不就可以了嗎?或者有影響你回西藏的因素,你發發力不就把他給滅了嗎?你肯定沒這個能力,包括那些自焚的人,你可以讓他不自焚啊。他能聽你的嗎?他為你自焚,他不一定因為你不自焚。尊者說這個觀點很好。所以我說有人說你是自焚的操作者,我是不相信的,因為你沒這個能力,同時你也沒這個超自然能力。那就是說佛教是沒有超自然能力的。你還需要照常吃飯,你敢一星期不吃,一個月不吃,你肯定餓死。而且你刀槍不入嗎?我現在就扎你兩下子。他肯定不是,尊者就笑。尊者是很幽默的,算是一見如故吧。尊者對我非常欣賞,他馬上就讓旁邊的人離開了,我們就進行了一個我認為很榮幸的真實對話。    

所以我認為尊者已經不是一個簡單的佛教領袖,一個達賴喇嘛,也不是要簡單的訴求解決西藏的問題。國內的某些極端宗教人士例如朱維群竟然罵尊者是披著羊皮的狼,對於極端人士對他的攻擊,我很驚訝尊者很平和,這就是佛教力量。他真正解除了傲慢,而且不跟任何人結怨,這是很了不起的。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他真有愛心,他當然愛西藏,愛全世界人民。已經不是簡單地土地,領域,尊稱為尊者的一個佛教領袖,他已經跨越這個境界了。我看到什麼呢?尊者和大陸之間巨大的理解的差距,據說他的哥哥是在香港居住的,現在聯繫比較少了。那麼包括他本人聽到的看到的絕大多數信息還是來自國內的普通老百姓,或者來自西藏對他朝拜的人,這些信息不一定很準確的。反過來更誇張的事情,我在見尊者之前,因為我的知識有限,我補習了一下關於西藏的各種歷史,包括去西藏住了十幾天,我好好的進行了學習。跟尊者見面以後,我發現所有官員給我傳達的信息,那不僅僅是錯誤的,那是極端錯誤的。而這些信息就影響了中央領導和中國政府一系列的決策。見到尊者本人以後,更加讓我驚訝的事情是,他所了解的國內信息絕大多數都是假的,是錯誤的。所以這中國政府和尊者兩方面極端的錯誤和極端的假信息,讓我很驚訝。

達賴喇嘛尊者在達蘭薩拉行宮會見本文作者秦偉平    照片/載自網絡

達賴喇嘛尊者在達蘭薩拉行宮會見本文作者秦偉平      照片/載自網絡

後來我跟尊者進行了很長時間的交流,,給我留下了最深刻印象的有三點。第一、中國政府和尊者之間不是有一個空間,也不是有一個距離,是有著無法用簡單的政治或者哪種形式能解決的一個壕溝,就是理解上的錯誤。當時涉及到最核心的三個問題,一是大藏區的問題,中國政府如果接受大藏區,那麼事情大了去了,中國政府跟尊者理解的大藏區是不一樣的。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就是關於尊者轉世的問題,這個問題的理解程度以及西藏專家所說的跟尊者所說的是不一樣的。還有一個問題是關於尊者回國的問題,尊者的說法和要求及國內的說法和要求那是完全不一樣的。但是,我通過政府官員跟我說的話及尊者說的話,兩者之間太難癒合了。我個人覺得尊者是完全有希望回去的,我認為最重要的歷史契機有三個大方面。第一、習主席他本人對宗教的理解和所有人對宗教的理解是不一樣的,他本人內心是很想解決這個問題的,他本人對佛教的理解受家庭的影響也是不一樣的。第二、中國現在經濟發達了,成為第二大經濟體了,但是我們今天在假食品,假醫療,環境污染,人心污染,官場腐敗,社會道德淪喪,所有這些問題需要宗教。這就是習主席在聯合國世界組織大會上講,宗教將在下一步中國改革開放和中國走向和文化復興起到關鍵作用,這是很重要的。這是中國現在各個方面,精神建設所需要的。第三,尊者在世界上有上億的信徒,信眾,他對中國走向世界,國家是否有胸懷和世界真正的接軌,真正的尊重我們國家,讓世界怎麼理解中國,怎麼看中國,我認為是到了像習主席這樣一個政治家應該做出一個正確的偉大的決定的時候,而且對中國的國家民族利益和未來是非常關鍵的。以上的三個原因,我認為這是歷史上最好的時候,最佳的時候,也是我認為應該是一切走到極端以後應該回到正確的軌道上。同時我認為我跟尊者見面,我已經傳達了關於尊者各方面最準確的信息,所以我認為尊者是完全有希望回到中國的,不但回去,而且不會有政治上的麻煩,為中國帶來祥和帶來對人心上的污染的淨化,同時讓中國在世界上獲得更多的尊重,這是我的看法,謝謝偉平。

備註:文字記錄根據2017年5月4日秦偉平專訪郭文貴直播視頻整理

來源:《縱覽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