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西藏


August 20, 2014 9:57 am

文/午夜的水草:

西藏是海拔四千米的夢想,對於很多人來說。那裡離太陽最近,那裡空氣純淨得稀薄,那裡有虔誠得藏民,那裡有壯美的布達拉宮……就是帶著一個在平原城市居住了近二十年的對陌生的高原的夢想,我去了西藏,不僅僅是圓一個夢,而是發現了西藏,一個真實的西藏。

在出發進藏之前,我在網上閱讀了一些關於西藏的介紹,包括地理概況,風俗習慣,天氣情況,物價水平,以及高原反應等。這時的西藏給我的仍只是一個由圖片和文字組成的印象。根據我所了解情況,開始做準備工作。因為西藏溫差大,氣溫也和武漢相異,所以帶齊長褲,T恤,外套,毛衣就很必要了。第二因為西藏離太陽近,紫外線強,所以防曬霜是不能少。在就是一些常用藥,特別是感冒藥。因為在高原得感冒是件很危險的事,弄不好甚至會有生命危險。當然還有照相機和足夠的膠卷。去這樣的地方不留影會終身遺憾的。

整理好行李,就準備出發了。我去西藏的路線是從武漢坐火車到成都,然後由成都乘飛機到拉薩。這是一條比較快捷得路線,其實如果時間充裕的話也可以走川藏線。

下飛機後就有當地人獻上潔白的哈達。我低下頭接過,說了那句唯一知道的藏語“扎西得樂”。哈達很長,近兩米,上面還有一些吉祥的圖案。接下來我坐車前往拉薩。從機場到拉薩還有一百五十公裡左右的路程。沿路上我滿懷驚奇的看著沿途的景色。路兩邊是綿綿群山,西藏的山不同於平原地區的山,這裡的山上幾乎沒有植被,多是光禿的石山。山多,但看上去並沒有黃山,華山之類高險,也許是因為本來就處在高地的緣故吧。沿途還有一條河,名叫拉薩河,是雅魯藏布江的一條支流。河水看上去不是很深,河道不規律,時寬時窄,寬的地方會有小洲出現在河面中。藏民的房屋也比較奇特。他們的屋頂是平的,房子呈長方形,牆壁是灰白色的,凸凹不平,象是用特製的泥土糊起來的,而不是用磚。屋頂的四角插有經帆,類似與彩旗,不過經帆上寫有經文。藏民多是虔誠的教徒,他們都用念經來贖罪,祈平安。掛經帆是念經的一種形式,風一吹動經帆就表示念了一遍經。所以家家戶戶掛經帆,五顏六色的,每逢藏歷新年就換一次。

坐了一兩個小時的車,就到了拉薩市區。拉薩這座城市給人的感覺是安靜而緩慢,城的四周全是山,一座接一座,白雲飄在山腰,讓人覺得天很低,跳一跳就能踫到的感覺。街道不很寬,房屋都很矮,很少有超過三層的。建築風格和剛才沿途看到的差不多。

拉薩市區有一塊濕地自然保護區,也是西藏唯一一塊濕地,裡面有很多種動植物。不過濕地面積比原來減少了很多,是因為周圍開發,修建房屋侵佔了。濕地起了很大的調節氣候的作用,而濕地面積減少無疑對拉薩氣候有很大影響。

我住在一家離市中心較遠的飯店。飯店後就是一片居民區,可以聽到小商小販的叫賣聲。有聽不懂的藏語,但更多的是漢語。因為在西藏,作生意的多是漢人,從四川,陝西,青海等地來的比較多。從飯店的樓頂可以遠眺到布達拉宮和雪山,這讓人感覺很興奮。參觀布達拉宮是第二天的行程,因為剛到高原第一天不能劇烈運動,需要慢慢適應。所以我只在飯店附近的街道上逛了逛。街道上可以看到穿藏服的藏民。藏民皮膚呈棕色,兩頰是長期紫外線照射留下的紅色。藏服多為深色,腰前系一塊花色的方布。藏民一般都背一布包,彩色的,左手拿一念珠,右手握一藏經輪,順時針不停的搖動,嘴裡念念有詞。當你與他們目光相遇的時候,會得到一個友好的微笑,很淳樸的那一種,讓人心情開朗。藏族老人目光深邃,充滿滄桑,藏族小孩天真活潑,爬在地上玩彈珠。拉薩的車不多,沒有公交車,只有大巴和出租車。騎自行車的人也不多,整個城市的人似乎都是很悠閒的步行著,節奏很慢。商店也不多,只是很小的門面賣些日用品,或是小小的甜茶館,賣甜茶和酥油茶。

很平靜的度過了在西藏的第一晚。

第二天早上我去逛了拉薩的步行街,與武漢的大相徑庭。步行街的道路是石板鋪成的,頭一晚下過雨,還有些汲水。兩邊是生意人擺的小攤,攤上多賣些藏民平時要用的生活用品和朝拜用品。來來往往的是趕早市的藏民和出來化緣的喇嘛。可以看到三四個年輕的喇嘛坐在路邊撥著佛珠,唱著聽不清的經歌。步行街的一個岔路進去便可到小昭寺,寺廟不大,裡面供奉著尼泊爾公主帶來的佛像。

下午的目的地是向往以久的布達拉宮。當車駛到宮殿腳下的時候,感覺布達拉宮沒有想象中的雄偉壯觀。也許是憧憬過於美好吧。布達拉宮分紅宮和白宮,一共有一千多間房,但是讓游人參觀的只有二十來間,挺遺憾的。宮內較暗,有濃烈的酥油味和穿梭著的提著酥油的虔誠的藏民。他們經常來朝拜,有的幾乎是天天來,朝拜成了一項日常工作了。我知道西藏是佛教勝地,但如此多的朝拜者仍讓人有些驚訝。與藏民人數不相上下的便是游人了,全國各地,世界各國。所以佛像前窄窄的通道常被擠得水泄不通。佛像前有各種錢幣,都是信徒游人捐獻的。這裡還有一個有趣的規矩,如果你身上沒有零錢,可以捐整錢,然後在佛像前找回零錢。沒有人管你拿多少,全靠自覺了。殿堂裡的神像金碧輝煌,神像全是用幾百公斤的黃金鑄成的,而且全身上下瓖有無數寶石,其價值連城,讓人嘆為觀止啊。當年修建這些花費了多少人力物力可想而知了。

站在布達拉宮上可以俯瞰整個拉薩的全景。四周是無盡的大山,灰土色的,幾乎沒有植被,更遠處的山頂還看得到白雪,與旁邊的白雲連在一起,難以分辨,反射這耀眼的陽光,有時讓人目眩。群山之中的唯一一塊平地,便是這座充滿神奇和夢想的城市——拉薩。沒有突然拔起的高樓,沒有立交橋,一切都維持著緩慢的樣子,就象每時每刻在藏民手中旋轉的藏經輪,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身在其中,卻無法融入其中。

接下來我去參觀大昭寺,一座供有文成公主帶來的班闡神像的寺廟,香火很旺。進進出出無數朝拜者,濃濃的酥油和藏民身上的氣味攪和在一起,不算好聞,但這是整個西藏的味道,感染與全身。寺廟裡有兩條轉經道,各掛著一排轉經輪。虔誠的信徒是每個轉三圈。我也試了試,只是每個轉一圈便使肩膀酸疼了。看著前前後後的藏民們一圈一圈的轉著,拜著,表情虔誠。

大昭寺前面便是有名的八角街。所謂的街其實是一個廣場,因為有八個角而得名。這裡是小商品的集中地,各種藏飾,手工藝品讓人眼花。藏飾簡樸而豪放,內地這幾年刮起藏風,藏飾也有出現在飾品店裡。但這裡的藏飾確是地地道道的,當然要買一些了。這裡的生意人都會說流利的漢語,甚至是英文。不過在這裡買東西一定要還價,一般來說在開價的四分之一就可以買到的。

西藏有三大聖湖——羊卓雍厝,納母厝和馬旁雍厝。聖湖都在山頂,海拔很高。據說達賴和班闡會在聖湖裡看到轉世靈童的模樣。藏民還有轉湖的傳統,也是一種祈禱修行的方式。羊年轉羊卓雍厝,馬年轉馬旁雍厝都可以達到高原適應得還比較快,除了腿比較酸和呼吸有點急以外還沒有什麼嚴重的高原反應。讓我覺得高原反應不過是對心理素質的考驗吧。不過也因人而異。同行的有人反應很強烈,只有呆在飯店裡吸氧了。

事半功倍的效果。

第二天我就驅車前往第一個聖湖——羊卓雍厝,這也是海拔最高的一個聖湖。從拉薩到羊卓雍厝有四個多小時的路程。西藏的道路不太好,路基很松,常看到有被水或泥石沖壞的路段,而且一路上很顛。終於到了海拔四千六百多米的羊卓雍厝,不愧是聖湖,讓人眼前一亮。湖水藍的異常純淨,映著藍天白雲和高山,油畫一般的景色。我是在離湖有一些距離的山頂觀看的。據說這裡是西藏的魚庫,以前裡面的魚有幾米厚,可以用鏟土機鏟。但我看來湖面很平靜,真想不出裡面有魚。羊卓雍厝海拔高,稍微走幾步就有些喘不過氣了,這也是高原反應的一種吧。

離開羊卓雍厝,又繼續旅程。下一個目的地是日喀則,世界上最高的城市。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到日喀則已經是下午五六點了。在西藏最充裕的便是日光了,晚上八點仍然陽光燦爛,看上去象下午三四點樣的,所以常忘了時間概念。日喀則比拉薩高一百多米,是由山東,青海,上海援建的,所以可以看到以這些地名命名的街道和集市。這個城市修建得比較晚,所以看上去很新,我覺得比拉薩漂亮。我住在山東大廈,裡面有一塊石牌,上面寫著吉尼斯世界記錄——這個飯店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站在巨人肩上嘛。恰好我住頂樓,於是在世界上最高的床上睡了甜美的一覺。

西藏第三大寺廟——扎寺輪布寺。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便前去參觀。和西藏所有的寺廟一樣,有很多朝拜者,還有三步一跪一磕頭的,其虔誠讓我這個非信徒都不得不觸動。藏傳佛教深植在藏民心中,對佛教的信仰是他們的精神支柱,藏族人多性情開朗,過去的游牧生活也讓他們有著隨遇而安的性格。很多人認為西藏是野蠻之地,其實這裡是全國治安最好的地方,這也與藏民的信仰有關。佛教裡有輪回之說。扎寺輪布寺裡就有一幅輪回圖。其描繪的是世界分為六界,上三界,下三界。積德多投胎就能進上三界,反之作壞事就會進下三界。藏民朝拜,念經,轉山,轉湖,掛經帆……都是為了減輕罪惡,包括做的壞事和人的原罪——貪,惡私,投胎轉世有好報應。寺裡有很多不開放的房間,是喇嘛學習休息的地方,都很簡陋破舊。可見普通的喇嘛是過著清貧的生活的。那些富麗堂皇的宮殿只屬於班闡達賴這樣的高級統治者。

從日喀則回到拉薩,是沿原路返回。車在雅路藏布江旁邊行使,江面比較寬,畢竟是中國第三大河嘛。水流較急因為下過雨,水不是很清,據說旱季時水清澈見底。江兩邊都是高山,山面陡峭,多是碎石堆砌,象是有隨時滾落的危險,加上路面不平,環山急轉彎多,讓人坐得心驚肉顫的。在離日喀則市區十幾公裡的地方有一個天葬台。在一座不太高的山頂,因為曾有一個記者和天葬師發生了一段不愉快的的事情,所以現在天葬台是不讓參觀的。天葬是藏民的一種最常見的葬法,一般的平民死後都將運上天葬台,由天葬師將其尸體搗碎拌上青稞,讓神鳥,也就是老鷹,禿鷲吃掉,表示與天和一。其他幾種葬法是水葬,土葬,火葬,塔葬。

回到拉薩已經不早了,但天還很亮。日光之城不愧於這個名字。

此行的最後一個站點是上面所提到的另一個聖湖——納母厝。去納母厝的路是沿盤古拉山的。這個山系的山基本是整石,無植被。途中看得到西藏最大的草原,上面有藏民喂養的犛牛,野驢,山羊和臉色淳樸的藏族小孩。他們在路邊招手,當車停下來的時候便會圍上來。聽說這裡的藏民是比較富有的,但我看到還是乞討的眼神和模模糊糊的兩個漢字——給錢。讓人心裡覺得挺不舒服的。這裡的溫度挺底的,因為看得到距離較近的雪山。這條路上看得到最高的山峰是藏青盤古拉山,傳說他是納母厝的丈夫。進了山口還要行使很長一段路才能看到納母厝。與看羊卓雍厝不同的是,這次是近距離親密接觸。來到湖邊,恍若來到仙境。湖水是藍的,天是藍的,天水一線,純淨得讓人不敢有一絲雜念。湖邊有無數石頭,藏民把石頭堆砌成小塔,用於祈禱。湖水清澈冰涼,我脫了鞋站進去還沒幾秒鐘便感覺刺骨了。對於納母厝只剩下三個字——太美了!

回到拉薩吃了一次完全的藏餐,味道實在不敢恭維。想是藏人和漢人的口味相差太遠了吧。

西藏之旅隨著飛機的起飛而結束了。離開拉薩,心底仍有絲眷戀,雖然一路上很辛苦。

這一次我發現了一個真實的西藏,與夢想的西藏有區別,但仍是一個充滿奇特魅力的地方。西藏是樸實單純的,藏民是虔誠的,天空是無染的。

西藏仍然很落後,也許以後會開發的很好,但那時也許就不是現在這樣的單純了。夢的起源也許只能是這般,簡單無染的,有信仰。

——-摘自萬維讀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