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中共的嚴厲阻止和達賴喇嘛的一再勸阻下西藏人還繼續自焚?


十二月 19, 2016 4:31 下午

 

在玛曲县街头自焚的扎西饶登 照片/视频截图

在玛曲县街头自焚的扎西饶登 照片/视频截图

文/頓珠多傑

2016年12月8日,下午6點15分,西藏安多地區瑪曲縣(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又有一名年輕的西藏人在縣城大街上自焚來抗議中共當局的殘暴統治當地傳來的視頻顯示,事發後不久,當地的公安局把自焚者裝上汽車拉走。看上去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視頻中還清楚聽到路過的藏人為自焚者祈禱的聲音。事後目擊者證實自焚者是在瑪曲路菜市場點燃了浸透汽油的身體後邊走邊喊出“達賴喇嘛萬歲!允許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口號。

正好,也在4年前的2012年12月8日這一天,西藏安多地區阿壩縣(今四川省阿壩縣)格爾登寺的一個叫貢覺雅沛的年輕西藏僧人以同樣的理由在街上自焚抗議身亡。同樣,也就在這同一個地方,2012年3月3日瑪曲縣藏文中學的19歲的西藏女學生次仁吉抗議當局限制藏語文教學而自焚身亡。

自焚身亡勇士扎西饶登

自焚身亡勇士扎西饶登

自焚者名叫扎西熱丹,今年31歲,是兩個孩子的父親。他的妻子和兩個孩子第二天一早都被當地公安帶走了。到縣公安局領回自焚者屍體的親朋好友們也被扣留。現在當局在瑪曲縣佈置大量的軍警以嚴格控制當地藏人行動,整個地區處於戒備狀態。

扎西熱丹在自焚前託人專門用漢語寫下了一份遺囑,說明藏人為了什麼而自焚。說明了寧願以最痛苦的方式自裁也不傷害他人。這就是一個非常普通的西藏年輕牧民的心裡話。也代表了146名自焚者和其他方式自殺抗議中共殘暴統治者的藏人們的心聲。他們多麼希望中國的普通百姓能夠理解西藏人的內心痛苦。希望了解西藏人生不如死的真實處境。表達了藏人對殘暴的中共當局逐漸失去信心。但是對中國老百姓仍然抱著希望。

試想一個人連死都不怕那還有什麼事可怕的呢!還有什麼事不能做呢。如果所有西藏人,特別是這146名自焚者也懷著“弒父仇人不共戴天。”,“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 那樣的理念做事的話,那這個社會會變成是麼樣呢。

自焚藏人扎西饶登留下的遺屬

自焚藏人扎西饶登留下的遺屬

再看看那些自焚者百分之九十九都是中共統治西藏後的第三代人。是所謂的 “生在新社會,長在紅旗下” 的新一代藏人。他們大部分根本沒有機會接觸西藏的真實歷史。不了解五十年代西藏發生的事情。沒有見過達賴喇嘛。甚至也沒有經歷過在西藏的 “文化大革命”等名目繁多的政治運動。那他們為什麼走上自殺這樣的不歸之路呢,而且用這種最痛苦的自焚的方式呢。

該是中國廣大的老百姓知道西藏的真實情況的時候了。該是中共當局反思治藏政策的時候了。

其實,西藏人的反抗活動,早在1950年,中共軍隊武裝入侵西藏東部時就開始,從此就沒有間斷過。開始是在西藏東部安多地區民間自發的無組織的武裝抵抗和在康區的藏軍和民間的武裝抵抗。但由於寡不敵眾,武器簡陋原始,藏人根本無法抵抗裝配飛機大炮等當時先進武器的解放軍千軍萬馬。很多村莊,部落的成年男子甚至壯年婦女都不是戰死就是被抓去坐牢修路。只剩下老弱病殘和兒童。到1959年,西藏完全淪陷以後,達賴喇嘛尊者領導的西藏噶廈政府秘密逃離西藏流亡到印度。緊接著就有十多萬藏民陸續逃出西藏流亡到鄰國印度,尼泊爾和不丹。在印度北部Himachal邦的Dalansala 鎮,正式組建了西藏流亡政府。成立了議會和檢察機關。制定《流亡藏人憲法》進行直接民主選舉。後來,國際難民總署的安置和西歐北美很多民主國家的接納下,不少藏人移民到這些國家。至今已有三代了。藏人的抗議活動隨之走上了國際舞台。

中共完全統治西藏後,採取一種高壓殘暴的政策。而且越來越殘暴。西藏境內的抵抗運動也就進入秘密。只是寫些文章,撒傳單,下五星紅旗,升雪山獅子旗組織秘密組織等。

而新成長起來的一代西藏人,就開始公開上街舉行大規模和平示威遊行。從2008年起,西藏東部的安多,康地區和中部的衛藏 “三區” 內共發生了159多起上街和平遊行抗議事件。僅2008年的西藏安多阿壩地區的一次藏民的和平遊行示威時,軍警開槍當場打死的就有十多人,很多人受傷。失踪和被捕的不計其數。 “西藏人權和民主中心”發表的《2015 年度西藏人權報告》提到:“到2015年低為止,在中共的監獄里關押的藏人政治犯的人數已經達到了2081個。其中967個盡然是篤信藏傳佛教的西藏高僧、僧尼。就去年一年裡就有98位西藏僧俗被捕判刑。”

2008年3月14號,西藏首府拉薩發生了最大規模的藏人抗議活動。被當局稱為 “ 3·14 打砸搶燒嚴重暴力犯罪事件。”當局當時稱,已抓捕藏人414人,53人被通緝。沒有公佈死亡人數。而且,那次中共當局改變過去西藏境內發生的159起藏人和平示威遊行進行嚴格封鎖消息的做法,在國內外大肆進行鼓動性宣傳。使得藏人和中共當權者之間的矛盾變成了藏漢兩個民族之間的矛盾。

而到了2009年2月27日那天,西藏安多地區阿壩縣,(今四川阿壩縣)格爾登寺的年僅20歲的僧人扎白在縣城大街上點燃了自己身上浸透了汽油的袈裟喊出:“恢復西藏獨立!允許達賴喇嘛返回西藏!” 的口號。從那時起,藏人的抗議方式就不得不走上了一條極為痛苦的不歸路。在安多,康地區和衛藏等西藏三區,甚至境外的流亡藏人一個接著一個地以自焚來抗議中共當局的暴政。時至今日西藏境內已有146名西藏僧俗走上街頭自焚抗議。其中127人已經去世。境外有8名流亡藏人自焚。其中5人已經去世。藏人的自焚還在繼續……。

世界上曾經發生過一些自焚事件。但是,哪一個國家哪一個民族出現過如此之多的自焚抗議事件。並且還在繼續而當權者卻視若無睹!世人漠不關心!這簡直是文明世界的極大的恥辱!人類良知的肆意褻瀆!

1963年6月11日,越南大乘佛教僧人釋廣德法師為了抗議吳延琰政權的殘酷迫害宗教的政策,在西貢一十字路口自焚。 《紐約時報》著名記者記者大衛 · 哈伯斯坦(David Halberstam) 拍下的當時的照片在世界上廣為流傳。之後為了抗議越軍全國性的查抄破壞寺廟的行為,又有數名佛教僧人自焚抗議。震驚世界,引起極大的民憤,這一事件促使了獨裁殘暴的政權下台速度。

2010年12月17日,在突尼斯,一個27歲的水果攤主穆罕默德 ·布瓦集集(Mohamed Bouazizi)受到城管濫用職權無理欺辱而投訴無門的情況下,在政府大樓前自焚抗議。他的自焚引爆了突尼斯人民長久以來深埋在心底的對獨裁統治的憤恨。從而爆發了席捲阿拉伯世界的茉莉花革命。他的自焚被公認為阿拉伯之春的起點。

然而,在中國中共當局是怎樣對待自焚抗議者呢。對天安門廣場上法輪功學員的自焚,在江西省撫州市,四川成都市,湖南湘潭市等地因拆遷而引發的自焚事件。特別是, 在西藏,藏人連續不斷地自焚抗議。中共當權者不但沒有反思在西藏實行的高壓政策,反而採取更加殘酷的打壓政策。如自焚者沒有當場死去,就抓回去嚴刑拷打逼供,交代所謂的背後唆使者和同黨。使得後來自焚者們把浸透了汽油的棉花用鐵絲綁在身上還喝下幾口汽油後再點燃。以免活著落到警察手裡受罪。自焚者的遺體不讓家屬領回,以免藏人按照藏傳佛教的儀軌習俗厚葬。更惡毒的是,把自焚者的家屬以殺人犯判刑。就連看望幫助自焚者家庭的人都抓去判重刑。如,本月6日,剛剛刑滿釋放的西藏安多熱貢(今青海省同仁縣)多哇鄉的一個60多歲的村長阿克嘉達,就是因為慰問本村一位自焚者家屬而判了4年監禁。另外,本月4日,刑滿釋放的西藏安多地區阿壩縣(今四川省阿壩縣)卓瑪措,就因為幫助自焚者貢卻次丹的家屬把遺體放進汽車而以“煽動自焚抗議”、“故意殺人”罪判了3年監禁的。同時以同樣的罪名,判貢卻洛智三年徒刑,判處更登培傑2年徒刑。不僅自焚者的家屬和親朋好友受迫害,甚至整個村莊都受到牽連。這種株連九族政策還在西藏實行。

在這種情況下,流亡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反复呼籲中共當權者尊重西藏人權,呼籲藏人不要用這種極端方式抗議,要用和平理性的方式。有的流亡藏人非政府組織還公開呼籲藏人停止自焚行為。在流亡政府所在地達蘭薩拉還成功阻止了一起自焚事件。特別是尊者達賴喇嘛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對自焚者失去生命的惋惜。呼籲中共政府反思治藏政策。希望以對和平話來解決西藏問題。並規勸藏人珍惜得之不易的人類命。

那麼,西藏人為什麼不顧中共當局的那麼嚴厲的阻止和尊者達賴喇嘛及流亡政府的誠心規勸,還要繼續上街自焚呢。

先不說這半個世紀以來,中共對西藏武裝入侵,用機槍屠殺藏民,用飛機轟炸寺廟。掠奪文物財寶。政治上的殘酷鎮壓,宗教文化上無情的毀滅,自然資源的掠奪性開挖, 生態環境的嚴重破壞等等。就目前而言,特別是 “3,14 拉薩抗議事件。” 後,由於中共當局出於其政治目的大肆進行帶有種族色彩的宣傳鼓動。使得藏漢民族之間產生了隔閡矛盾。藏人到內地旅行在車站,機場,旅館飯店到處受到各種各樣的侮辱性的盤查和刁難。就在西藏自己的家園,一個土生土長的藏人在西藏境內旅行朝聖需要辦很多證明證件。特別是到拉薩去朝聖的藏人,需要各級政府機關的證明證件多達七個。還需要一個拉薩居民的擔保才行。拉薩城裡五步一哨,十步一崗。大街小巷佈滿攝像鏡頭。所有的寺廟處於二十四小時監控中。整個城市處於實際上的軍管。而這些都僅僅針對藏人。城市街上的招工告示上看到 “工資漢族50元藏族30元。” 已經視若平常。飯店老闆公開嚴令藏族員工不許講藏語等等。這種民族的不平等和歧視行為和19世紀60年代的南非和二十年代的美國可有一比。

眼下西藏康區色達縣的西藏最大的佛教寺廟 “拉榮五明佛學院”正在拆毀僧舍, 驅出僧尼並把他們帶去進行政治思想教育。

就剛剛自焚抗議的紮西熱丹的家鄉西藏安多地區瑪曲縣(今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12月1日,以國家安全局和甘肅公安局聯合下達了一道“甘南藏族自治州境內的所有寺廟的僧侶今年12月份不許外出”的《通知》。並收回所有這一地區各寺廟僧人手裡的護照。 (因為西藏東部安多和康區的很多地方後被劃歸到四川,甘肅,青海和雲南等省,不在西藏自治區管轄內。所以前些年,這些地區的有些藏人拿到了護照。)安多地區阿壩縣(今四川阿壩縣)當局不久前下令不許阿壩地區藏人在2017年2月前出國。一個多月前已經出國到尼泊爾等地的西藏朝聖者被強令在2016年12月20日前返回。威脅如有違反將受到重罰。

所有這些都是為了阻止藏人參加下個月(2017年1月3日至14日),達賴喇嘛在印度的佛教聖地菩提伽耶舉行“時輪金剛灌頂法會”。這是全世界包括漢民族在內的佛教徒們的一次神聖的活動。歷次的“時輪金剛灌頂法會”很多大陸的佛教信徒和西藏境內很多藏人參加。 2012年,數百名從西藏到印度參加達賴喇嘛“時輪金剛灌頂法會”的藏人回國後被中國當局拘留,審問和查抄。並進行長達幾個月的政治思想教育。同年4月,西藏自治區政府發布了《關於進一步加強我區護照受理審批簽發管理工作的意見》,嚴格限制發放護照給藏人。今年11月16日,39名持中國護照的西藏朝聖者從尼泊爾到印度準備參加“時輪金剛灌頂法會”時,因沒有印度入境簽證而在印尼邊境尼方的Dhangadi 地區被尼伯爾警察扣留並交給中方。這些藏人害怕如果護照上留有去印度的簽證,回去後遭到中國政府的拘押審問。

所有這些情況,由於中共當局嚴格封鎖西藏的信息,阻止外國記者進人西藏,流亡海外的藏人也不能入藏探親。在大陸進行網絡封鎖,同時對外大力進行歪曲宣傳的情況下中國大陸的普通百姓根本無法知道。流亡海外的中國知識分子在自由信息的世界裡,只要稍微關注都能了解到西藏真實狀況。然而,除了幾個有良知的異議知識分子之外,大部分由於各種原因視而不見,不敢發聲。

在如此的情況下,2010年,中央電視台聯合國家統計局中國郵政集團公司搞的中國(大陸)最具幸福感城市”調查推選活動中竟然推選拉薩為第四位。更有甚者,2012年,中央電視台調查推出拉薩為中國“十大幸福之城”之首。

來源:縱覽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