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歲月的大事記回顧 – 1959-1970


流亡歲月的大事記回顧

引言

年表 1959-1970 回顧大事記

年表 1971-1980 回顧大事記

年表 1981-1990 回顧大事記

年表 1991-2000 回顧大事記

年表 2001-2009 回顧大事記

 

1959年

西藏
3月10日,駐拉薩的中國軍隊邀請達賴喇嘛尊者到軍區看戲,卻拒絕儀仗和警衛隨行,引發藏人的疑慮,擔心中國政府將會以觀賞戲劇的名義扣留達賴喇嘛尊者。為保護達賴喇嘛尊者安危,紛紛聚集到夏宮諾布林卡,阻止達賴喇嘛尊者前往。
3月12日,幾萬名拉薩婦女在布達拉宮山腳集會,抗議中共侵略西藏。這是西藏歷史上第一次出現婦女參與的集會。
3月17日,由於前來護駕的人民不肯散去,轉而成為抗議中共統治的活動,事態日趨惡化,達賴喇嘛尊者根據神諭,變裝秘密離開諾布林卡,試圖以此促使人民散去,避免衝突。並在離開中共控制後尋求與中共進行和談。
3月20日凌晨,中國軍隊無預警攻擊諾布林卡保護達賴喇嘛尊者的藏人,在其後幾個月的戰鬥中,至少有八萬餘名藏人死亡,更多的藏人被捕後死在勞改營中。
3月21日,尚在避難途中的達賴喇嘛尊者獲悉拉薩的血腥鎮壓後,鑒於時局已無可挽回,乃於隆子縣成立西藏臨時政府,隨後決定流亡印度。此後,中國軍隊持續鎮壓西藏,並完全控制西藏。到七十年代末,至少有120萬西藏人非正常死亡,6000餘座西藏寺院被摧毀。雪域西藏陷入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

流亡
3月31日,達賴喇嘛尊者越過邊界抵達印度,印度總理尼赫魯致電問候。
4月18日,達賴喇嘛尊者在印度阿薩姆省底劄布召開記者會,說明西藏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揭露中國軍隊入侵西藏實施暴政的真相,並宣佈不承認十七條協議。
4月21日,達賴喇嘛尊者抵達印度北方邦的木蘇里,與印度總理尼赫魯討論西藏難民及兒童的安置與教育問題,得到印度政府的大力幫助。達賴喇嘛尊者婉拒印度總理尼赫魯在印度學校裡安置西藏孩童的建議,堅持讓西藏的孩子在接受現代教育的同時,還要傳承西藏宗教及傳統文化。最後取得為流亡藏人建立專門學校的共識。
流亡初期的六個藏人學校,如今已發展到涵蓋小學初中高中學前班至十二年級的77所學校(2009年底學校總數)28168名在學學生(2008年底學生總數)。目前畢業生升學管道有印度各大專院校、西藏研究中央大學、達賴喇嘛高等教育學院、西藏醫藥曆算學院、西藏藝術學校、國外留學。
4月25日,達賴喇嘛尊者召集原西藏政府官員和民間領袖,討論西藏流亡政府的運作,並正式設立內政、外交、規劃、教育、宗教等部門。
5月,達賴喇嘛尊者向印度政府進行聯繫後在木蘇里搭建三百間竹屋,每間屋子可以容納30–40名流亡藏人。之前四月份,在巴薩已開始修建竹屋以收留流亡藏人。
西藏流亡政府開始運作,分派官員前往各地照顧流亡藏人。因藏人不適應印度的氣候和食物,此期間造成167名兒童和65名老人死亡。
7月,為傳承藏傳佛教,在印度達拉霍塞(Dalhousie)重建上密院與下密院。
國際法學專家協會公佈《西藏問題和法律》調查報告,指出中國政府對西藏的侵略行徑及殘暴虐待藏人等問題。
8月11日,為延續西藏文化的命脈,籌建西藏戲劇團。
9月9日,西藏流亡政府發電報給聯合國秘書長,要求國際社會援助關注西藏問題。此時為在印度自立生活,西藏流亡政府在與印度政府協商後,已陸續將3394名流亡藏人分派至錫金修路,另派400名流亡藏人前往噶倫堡、大吉嶺、不丹、阿薩姆等喜瑪拉雅山區涼爽地帶從事修路工作。
9月28日,為傳承宗教法脈,召開第一次各教派代表大會。
10月1日,由嘉樂敦珠的夫人德吉慈仁主持,在大吉嶺創建第一個流亡西藏手工業中心。
10月2日,達拉霍塞藏人手工業中心正式運作。
10月21日,聯合國第四次會議討論並通過由愛爾蘭、馬來聯邦提出的有關西藏的決議案,45票贊成,9票反對,26票棄權。印度是棄權國之一。
12月,達賴喇嘛尊者前往佛教聖地菩提迦耶會見朝聖的流亡藏人,指出西藏未來必須走向民主化,並指示各難民營及修路點的流亡藏人選出代表,以行使民主權利。

1960年

2月3日,從巴薩和木蘇里派遣400名藏人赴岡拉、固魯等地為伐木工人,440人赴喜瑪諧邦修路,40人赴西姆拉修路,150人赴聖地蓮花湖建寺廟,派出6人去印度南部工廠學習,5人學習電機,6人學習機械,10人學習鐵工,5人學習製作瓷器,5人印度中部工廠學習,5人阿瑞噶鎖廠學習,10人前往德里工廠學習,10人去馬德拉斯學習通訊器材等。
3月1日,派遣756名藏人前往拉達克定居,由於途中遇阻,在喜瑪諧爾邦滯留三個月。另派2500名藏人前往邦拉。
3月3日,在木蘇里成立第一所西藏難民兒童學校,同時建立第一個小型的藏人定居點。
3月10日,舉行第一次三‧十和平抗暴紀念儀式。達賴喇嘛尊者發表演講指出:「中國人宣稱漢藏是兄弟民族,說漢族來幫助藏族,陪笑臉說好話,同時卻對藏人施展陰謀、挑撥離間、威逼利誘、煽動仇恨等無所不用其極,最終顯露猙獰面目,迫使藏人怨恨爆發,阻止我去中國軍營看戲,並以和平方式向中國當局進行抗議,書寫了西藏歷史上悲壯的一頁。」
4月9-11日,在印度新德里召開的亞非會議上,有18個國家支持西藏,此次會議成功促使聯合國大會討論西藏問題。
4月30日,達賴喇嘛尊者率西藏流亡政府離開木蘇里,於5月1日抵達達蘭薩拉,此後駐錫達蘭薩拉。
4月,從西藏撤退到印度的「四水六嶺護教軍」開始在尼泊爾的木斯塘建立游擊基地,大約一年後,他們開始獲得美國方面的支援。
5月17日,創建達蘭薩拉西藏兒童之家。
6月,西藏流亡政府分別在印度新德里和美國紐約設立辦事機構。
9月2日,奉達賴喇嘛尊者旨意,由人民選舉產生的第一屆西藏人民議會在達蘭薩拉召開大會,這一天成為西藏的民主節。
12月16日,666名流亡藏人抵達南印度建立定居點,開始墾荒,啟動流亡藏人在印度安置定居計畫。目前在印度、尼泊爾及不丹,有農墾定居點26處、手工業定居點16處、10家工廠、12個零散定居區,另有自謀出路與印度居民混居350餘戶。南印度五大定居點中有兩萬多名藏人和兩萬名僧人。
12月16日,於達蘭薩拉設立西藏藏醫曆算學院,負責西藏曆算醫藥的傳承。曆算學院的天文曆算可推算出人一生的際遇,所推出的藏曆,風行世界藏人區。目前西藏流亡社會有38所藏醫院、8所大型西醫院、 67所小型醫院,流亡的西藏醫學治癒不少現代西方醫學束手無策的病例。
1960年,西藏流亡政府的年支出是89578盧比。

1961年

3月10日,舉行第二次三‧十和平抗暴紀念儀式。達賴喇嘛尊者發表演講指出:「外來勢力之鎮壓統治雖令我感嘆不已,但西藏子民奮力訴求自由的無畏精神,卻常使我引以為傲。我深知,子民抗爭的痛楚在數年前已經開始,對抗自稱以解放者自居的侵略鎮壓者。我深信,以解放為美名的行動,實際是粉碎自由鄰邦的侵略,文明國際社會逐漸對此有所察覺。……在我被迫流亡之前,曾與噶廈致力於土地與其他改革,但中國刻意阻撓這些計畫,共產黨強迫對藏人進行徹底改造,我體認出這些強迫性質的改造,將把西藏人改成為思想與經濟的奴隸。」
4月1日,經瑞士國際紅十字會協助,39名西藏人前往瑞士,這是首批西藏難民前往西方國家定居。目前定居西方各國的流亡藏人有萬餘人。
5月,達賴喇嘛尊者向印度政府請求協助西藏難民兒童的教育問題,隨即成立由4名印度官員和3名流亡藏人代表組成的特別委員會,主要任務是為西藏兒童創造條件,使他們學習西藏民族的文化、歷史和接受現代科學知識。
12月10日,聯合國以56票贊成、12票反對、27票棄權,第二次通過有關西藏的決議。
外國義工普理達彼得在達拉霍塞創建「學僧之家學校」,傳授現代知識。

1962年

2月,在印度東部建立流亡藏人定居點。
3月10日,舉行三‧十和平抗暴三週年紀念活動,達賴喇嘛尊者在紀念儀式上發表講話指出:「很多友善國家在聯合國大會中,通過了一項議案。我認為這項議案,有助於推動西藏運動。除了國際官方對西藏情勢表達嚴重關切之外,也為未來訂定了兩項明確目標。它清楚擬定必須恢復西藏人民的基本權利與自由,也首次認定西藏人有權利實行民族自決。」
4月12日,創立木蘇里西藏之家學校,任命茶仁‧仁青卓瑪為校長。
5月,創建西姆拉藏人學校和尼泊爾夏肯日校。
5月5日,在瓦拉納西印度教高等院校中設立佛教部,達賴喇嘛尊者派令察雅胡圖克圖和澤麥仁波切為代表前往。是日,西藏教育出版社在達蘭薩拉成立。
5月12-17日,博巴造紙廠正式開張。

1963年

1月26日,創立門巴朋德林藏人定居點和學校,當時有2080名藏人。
3月10日,舉行三‧十西藏和平抗暴四週年紀念活動,達賴喇嘛尊者正式公佈《西藏民主憲法》。達賴喇嘛尊者發表演講時指出:「我期望並祈禱中國領導階層,能從此錯誤之中記取教訓,不能蔑視人類的良知與文明社會的輿論。因此,我再向中共呼籲,改變現有的西藏高壓政策,解決西藏問題的唯一方法,就是以和平的方式面對,並尊重西藏人民的基本權利與自由。」
《西藏民主憲法》草案規定:經議會三分之二同意,可以罷免達賴喇嘛。
4月10日,由噶倫圖登烏登和達賴喇嘛尊者的姐姐才仁卓瑪負責,在上達蘭薩拉成立婦女合作社。
5月1日,創立奧瑞薩藏人定居點和西藏難民兒童走讀學校。
9月22日,創立不丹騰不噶藏人定居點。目前在不丹有七個藏人定居點。
11月9日,在達蘭薩拉召開藏傳佛教各大教派領袖大會。
12月,達拉霍塞的西藏難民兒童學校開學,任命桑頗姬美為校長。
12月,西藏流亡政府的藏文報紙《藏人新聞報》正式創刊。

1964年

1月28日,召開為期四天的教育工作大會,討論傳承西藏宗教文化語言文字及傳授現代知識等議題。
3月10日,流亡藏人舉行三‧十西藏和平抗暴五週年紀念大會,達賴喇嘛尊者在集會上發表演講指出:「世界上沒有一個國家政府像中共現在一樣,在西藏動用公開折磨的方式達到政治嚇阻目的。就此,我想要強調西藏人為一獨特民族的事實,有著和中國不一樣的語言,也有自己的宗教與文化。此外,在中國入侵之前,西藏人已是自由與獨立的民族。」
3月,岡拉西藏師範學校創校。
4月1日, 42名西藏流亡女孩前往丹麥留學。
4月2日,噶倫堡西藏手工廠正式成立。
5月22日,達賴喇嘛尊者與印度總理尼赫魯會晤,討論流亡藏人生存等議題。
11月,西藏流亡政府在瑞士設立辦事處。
從這一年開始,在較大型的定居點,實施由人民直選產生的代表與政府派選官員共同主持地區行政管理和福利事業的制度。

1965年

2月8日,第一屆藏文教師培訓班結業。
2月,西藏代表參加在新德里召開的世界宗教大會。
3月7日,達賴喇嘛尊者任命經師林仁波切為甘丹赤巴。
3月10日,流亡藏人舉行三‧十西藏和平抗暴六週年紀念大會,達賴喇嘛尊者在集會上發表演講指出:「中國政府最近在北京公開詆毀班禪喇嘛,就是西藏情勢加劇的最佳證明。大家應記得,班禪喇嘛是在中國侵佔的土地上誕生,並在中國受過教育和訓練。班禪喇嘛理應支持中國,但身為西藏人卻不能不反對中國,抵制中國施以鎮壓的暴政。班禪喇嘛被中國當作是帝國主義的一位傀儡,中國政府無法容忍自己的傀儡從人道的角度,批評中國帝國主義的施政,縱使提出輕微公平的建言,也得遭到中共的責罰。」
5月,達賴喇嘛尊者派格西噶桑南嘉、達同喇嘛和然傑等出席南印度麥索的世界宗教大會。
8月1日,印度不同教派各組織在新德里舉行示威遊行,支持西藏獨立運動。
9月10日,達賴喇嘛尊者獲菲律賓政府瑪格塞塞獎,表彰達賴喇嘛尊者對西藏人民的卓越領導。
9月,六名公費奉派至美國留學的流亡藏人畢業後返回印度。
10月,印度總理拉勒巴都(Lalbahadurshastri)向西藏流亡政府駐德里辦事處主任夏格巴旺秀德登表示,印度政府將要改變現行政策,承認西藏流亡政府。
10月26日,位於新德里的西藏之屋舉行揭幕儀式,由西藏流亡政府外交部長嘉樂頓珠主持。是日,日本東京舉辦西藏展覽。
10月27日,達賴喇嘛尊者與印度總理拉勒巴都、印度總統拉達格辛納及大臣寧塔會晤。
10月,西藏工業發展總會正式成立。下轄六個工廠,6200名工人。
11月28日,達賴喇嘛尊者出席由印度總統主持開幕式在鹿野苑舉行的第七次世界宗教大會。
12月10日,聯合國第三次通過有關西藏的決議,投票結果,43個國家支持,25個國家反對,26個國家棄權,24個國家缺席。
12月,西藏政府駐瑞士代表帕拉與教皇會晤。西藏代表參加在新德里召開的印度教大會。

1966年

3月10日,流亡藏人舉行各種儀式,紀念三‧十西藏和平抗暴七週年。達賴喇嘛尊者在集會演講中指出:「不管對誰,生命之重要是不言而喻的。然而千千萬萬雪域兒女為了西藏政教和廣大人民的利益而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他們的未竟事業或唯一的奮鬥目標就是爭取西藏的自由。如今在西藏遭受無盡痛苦的同胞所銘刻在心、夢寐期盼的也同樣是西藏的自由。既然西藏的自由是在西藏之同胞時刻縈繞在心頭的不解之願。我們在國外的人更應奮起,雖然爭取西藏的自由是全體藏人的責任,但因情勢使然,我們已經肩負著國內同胞所寄予的殷切期望和責任,因此,我們的努力至關重要。自由只能靠我們自己的努力來爭取,不會有誰將自由施捨給我們。」
4月,德里「西藏之家」為外國學生設立藏文課。
7月8日,日本東京舉行第二次西藏展覽。
7月,第二屆藏文教師培訓班開學,學員26人。
8月4日,達賴喇嘛尊者為藏印文化協會成立儀式揭幕。
12月12日,15名西藏留學生完成學業後從丹麥、挪威、英國返回印度西藏流亡社會工作。

當年,在木斯塘的西藏游擊隊在西藏境內的一次襲擊活動中,擊斃中共西藏軍區副司令員等十餘人,奪得大量文件資料,通過這些文件西方才確認文革對中國造成一系列困難。

1967年

3月10日,流亡藏人舉行各種儀式,紀念三‧十西藏和平抗暴八週年。達賴喇嘛尊者在集會演講中指出:「文化大革命和紅衛兵運動,破壞佛教和西藏文化的程度已到另一劇烈期。修道院、寺院、民宅慘遭掠奪,搜括的宗教文物無一倖免。在這些無法計數的古物中,有尊造於西元七世紀的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雕像,其中兩個斷裂的頭像,被祕密帶出西藏,在印度德里公開對媒體展示。這尊被藏民膜拜數世紀之久的雕像,對藏人來說也是一座無價的重要歷史作品。」
3月30日,菲律賓總統馬可士指印度政府應支持西藏問題。
4月21日,印度政府和聯合國秘書長討論西藏問題。
4月24日,流亡藏人在索蘭建立苯波教徒定居點。
5月10日,達賴喇嘛尊者視察木蘇里西藏兒童村學校。
6月28日,印度議會下議院激烈討論西藏問題。
6月,奧斯尼在墨西哥成立「西藏、達賴喇嘛、中共」論壇,當地媒體廣為報導。
8月7日,西藏醫藥曆算學院成立。
8月,日本東京舉行第三次西藏展覽。
9月25日,達賴喇嘛尊者與印度總統、總理和內政大臣會晤。
9月,達賴喇嘛尊者應日本佛教團體邀請前往日本,此乃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後第一次出訪。
11月11日,達賴喇嘛尊者應泰國佛教組織的邀請訪問泰國。
11月,瓦拉納西西藏高等佛學院正式成立。
11月18日,達賴喇嘛尊者主持世界素食者大會開幕式。
12月9日,達賴喇嘛尊者在印度班加羅爾主持西藏展覽。

1968年

1月1日,達賴喇嘛尊者主持瓦拉納西西藏高等佛學院揭幕儀式,與會賓客達六百餘人。
2月,巴西舉行西藏文化展覽,此乃第一次在南美洲舉行西藏展覽。英文《西藏評論》月刊創刊。
3月10日,流亡藏人紀念三‧十西藏和平抗暴九週年,德里有1500多名流亡藏人遊行。達賴喇嘛尊者在集會演講中指出:「孩子們是西藏的未來,他們除了接受西藏傳統的宗教、文化、習俗等教育,還要為他們提供使他們成為掌握世界現代文化知識、具有優良品性和善良本質的機會,如此,不僅會使未來的西藏人民擁有良好的教育素質,而且也可以為自己的國家和人類做出貢獻。」
3月22日,流亡政府在德里成立喜馬拉雅貿易公司。
4月,在比哈爾省成立格德鋼管廠。
6月5日,15名公費奉派赴挪威留學的西藏流亡學生學成返回流亡社區。
6月11日,南韓駐印度大使至達蘭薩拉邀請達賴喇嘛尊者訪問南韓。
8月8日,八名西藏流亡學生奉派至日本留學。
9月7日,三名西藏流亡學生奉派至英國留學。
9月28日,西藏人在歐洲建立的第一座寺院在瑞士落成。隨著藏人流亡世界各地,藏傳佛教也走向世界。目前,在 40多個國家和地區至少有1000多處西藏佛教中心。
10月,藏人青年創辦藏文月刊《知識》。該刊後來轉讓給西藏流亡政府,目前為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刊物。
11月28日,達賴喇嘛尊者與印度總理、教育大臣、副總理等會晤。

1969年

3月10日,流亡藏人紀念三‧十西藏和平抗暴十週年,印度、尼泊爾、不丹各流亡藏人定居點舉辦西藏宗教文化展覽,德里的流亡藏人在中國駐印度使館前展開抗議遊行。13名印度議員聯名上書,要求印度政府改變現行的西藏政策。達賴喇嘛尊者在集會演講中指出:「在中共的眼中,西藏人生命的意義看得不過是供挑水燒火役使或類似機械零件一樣而已,遑論基本權利,西藏人連作為人最起碼的權利也被剝奪。由於人類難於承受的壓迫和暴虐,許多藏人死於非命。但是,越是施加暴虐,對外國侵略者的反抗意識不僅越強烈,而且會以更強烈的信心和毅力等待著最終獲得自由的那一天」。
3月,達賴喇嘛尊者在達蘭薩拉傳授時輪金剛,這是達賴喇嘛尊者流亡以來第一次傳授時輪金剛。
4月13-17日,世界佛教大會第九次會議在馬來西亞召開,西藏代表顙東仁波切和宗教部秘書長加措才仁等前往與會。
5月,瑞士舉辦西藏傳統服飾展。
8月31,以印度前外長埃穆斯嘉為首的202名議員聯名上書印度總理甘地夫人,要求印度政府促進國際社會對西藏問題的討論。
10月11日,德里召開「西藏及其鄰國研討會」,達賴喇嘛尊者致詞時指出:「西藏在歷史上是一個獨立的國家。」
10月,美國舉辦西藏展覽。木蘇里學校的八名西藏學生通過印度中等學校的統一考試,這是西藏流亡學校中的第一批畢業生。流亡西藏重建寺院的教育系統,將巴薩宗教營的1500名僧人依據教派安置,第一批300人前往貝拉庫佩。重建四大教派各個主要寺院,以供僧侶研讀和修習藏傳佛教,目前已重建寺院和尼寺近三百座,有近三萬名僧尼。
10月11日,新德里西藏之家舉辦西藏文化展,德里市長主持開幕式。
10月22日,達賴喇嘛尊者在印度中部城市納布舉行的佛教Deekshabhoomi集會上發表講話,該集會是為了紀念13年前印度學者安比達噶(Ambedkar)博士在當地弘揚佛法而舉行的活動。
12月,達蘭薩拉大乘法苑(大昭寺)落成。

1970年

1月30日,兩千餘名藏人在德里印度中央政府所在地舉行會議,要求印度政府支持西藏問題,並向印度總理和聯合國秘書長呈遞要求報告書。
3月10日,流亡藏人紀念三‧十西藏和平抗暴十一週年。達賴喇嘛尊者在集會發表演講時針對1969年在西藏聶木等地爆發的藏人起義等反抗活動指出:「雖然在中共層層相扣之嚴密組織的枷鎖控制下,西藏內部的藏人毫無取捨自由,饑寒交迫,但他們依然毫不畏懼地捨生抵抗敵人,不僅表現了西藏民族永不屈服的浩然之氣,同時也表明中共剝奪人類自由的行為是人性所不能接受的。我們在此既要為那些為了西藏的自由而不斷地獻身的無數英烈而向三寶祈禱,我們還要牢記他們為之而獻身的遺願,那就是西藏的自由與獨立。」
3月20日,聯合國大會召開人權會議,印度代表提出西藏問題,指出中共在西藏所實施的政策與南非政府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區別,他不僅提醒聯合國於1964年通過的有關西藏問題的決議,而且指出中共不僅在西藏踐踏人權,而且正在有計劃、有準備地實施毀滅西藏民族、語言文字、歷史、文化、傳統習慣以及宗教的政策。對印度代表的發言,美國、菲律賓、危地馬拉等國代表發言支持。美國代表在發言中指出:中共對西藏人權毫無留情的殘暴高壓不僅是最為惡劣的,而且西藏特殊的珍貴文化現正消失於中國文化之中。
3月27日,歐洲的西藏青年組成「雪域青年會」,以保存西藏的宗教、文化、民族及促進三區團結為目的。
10月7日,「西藏青年會」在達蘭薩拉成立,由哲通‧丹增格傑、哲通‧丹增南嘉、索南多加、嘉日‧洛舟堅贊等創建。「西藏青年會」後來發展為擁有三萬多名成員的西藏流亡政治組織。
12月30日,孟果芝藏人定居點建立養老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