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办学”让孩子们走出高原—–换脑袋|民主中国


September 19, 2017 5:43 pm

文/桑杰嘉

中共推行六十多年的殖民政策后发现图伯特人还有其他民族在本地很难以同化,特别是纯图伯特人的农牧区更是如此。因此,中共又想出“奇招”先是“西藏班”之后就有了“玉树班”、XXX班等等,希望加快对图伯特人的同化速度,因此,中共不惜一切地为“异地办学”大把大把砸钱。

8月23日中午,异地办学“千名师生”出发仪式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结古镇格萨尔广场举行,参加仪式的有副州长、州教育局局长、州直各学校校长、州关工委、州公安局、州交通局、州交警支队、州运管处、省客运公司、州客运公司、市交警支队的领导及湖北省黄冈市菱湖高级中学、辽宁省盘锦市高级中学、北大附属实验学校的千名学生团队和家长团队。政府领导讲话、老师讲话、家长代表的发言、学生代表的发言—感动人心,热血沸腾—-。然而,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格萨尔王似乎在哭泣,哭泣格萨尔王的子孙们今天就要远离这片热土,到遥远的地方—。
“异地办学”

异地办学,就是在异地开办学校。如某大学、中学、小学或者各种技术学校等在学校总部所在地之外的地方创办分校或者教学等。

百度:“异地办学,在中国现代社会已经比较常见,主要由于生源问题、办学规模受限、地理位置限制、政府政策等原因而产生的一种现象。—比较著名的异地办学包括东北大学(秦皇岛)、哈尔滨工业大学(威海)、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山东大学(威海)、北京交通大学威海校区、香港大学深圳校区、北京师范大学威海校区(筹)等,这些都是学校为了拓展办学空间或者吸引更多优秀生源而开辟的异地校区,其在行政上属于统一管理模式。其实在美国等发达国家,异地办学比比皆是,比如加州大学的几大校区,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加州大学河滨分校等。”

但是,中共最近几年在图伯特推行的所谓的“异地办学”与百度解释的“异地办学”不是一回事,而且,相反的,不是把某大学、中学、小学或者技术学校的分校、分支落脚图伯特,也不是图伯特什么学校在中国某地方开分校。是把图伯特的学生送到中国各大城市的学校办所谓的“西藏班”、“玉树班”XXX班。
“西藏班”到“异地办学”

为了从小孩开始灌输中共党文化、洗脑,打造“接班人”,更主要的是同化图伯特新一代,从1984年开始中共以各种理由,如“国家为加大西藏各类人才培养力度”决定在北京等城市筹建了3所西藏学校,在上海等16个省市分别选出一至两所中学举办西藏班。 1985年,首批图伯特学生被送到中国。据西藏自治区教育厅统计,30年来,内地西藏班(校)为西藏培养输送中专以上急需人才3.2万余人。目前,北京、上海、广东等21个省市的普通中学、中等职业学校开办有130多个内地西藏班和内地中职班,共有在校生1.8万多人。

由于中共利用在中国各大城市的所谓的“西藏班”对图伯特青少年学生的腐蚀取得了较高的成效,从淡化图伯特民族认同、对母语和传统文化的疏远,以及最终与家庭亲属和图伯特母语社会、宗教文化形成隔离,还有加强了对中国文化和中国社会价值观的倾向和接受。基本做到了对新一代图伯特‘移植脑袋’的作用。

因此,中共最近几年又在西藏自治区外的图伯特各地以同样的手段,为了同样的目的,将大量的图伯特学生送往中国各大城市开办所谓的XXX班,用教育、生活、社会环境去稀释图伯特新一代。

中共玉树地方政府称:“异地办学工作是党中央、国务院对口援青的一项重要内容,是推进青海藏区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部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落实青海藏区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地位、缩小教育区域差距、提高民族地区教育质量、促进内地和青海藏区教育交流合作的有效途径。”

据不完全统计,玉树藏族自治州有5000多名学生在异地上学。玉树州政府先后分别在北京、辽宁、湖北、广东、四川、西宁市等六省市的14所学校开设了玉树高中班。从2015年开始玉树州决定:“要坚持教育兴州战略,争取每年输送1000名高一新生到异地就读,让更多的农牧民孩子接受内地优质的教育资源。”

海南州,自2013年以来在江苏、湖北、四川等地开办了“海南异地中职班”,先后输送学生2000多名。
为什么图伯特没有优质教育资源?

中共一直以图伯特没有优质教育资源,而中国大城市有优质教育资源为由将一批又一批图伯特青少年送到中国接受教育,并以“优质教育资源”诱惑家长和图伯特学生到中国学习(称家长和学生自愿)。这在图伯特社会中起到很大鼓动作用。当然,能接受优质教育学生、家长都很高兴,而且,图伯特人需要优质教育。但是,为了中共所谓的“优质教育”图伯特青少年远离家庭、远离母语、远离图伯特文化进行完全中国化的教育绝对是利大于弊,对此教育界早有共识。

再者,有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在图伯特没有优质教育?中共不是说在它的领导下图伯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吗?中国不是崛起了吗?中国不是撒大把大把美元援助非洲和其他国家?在图伯特办不起优质教育的学校?在中国人居住的地方能办优质教育的学校,为什么在图伯特人居住的地方不能办?这么多年中共在图伯特开发了多少自然资源去发展中国的经济,图伯特人说中共什么都往中国运,如今火车声音都是‘见啥拿啥’ —‘见啥拿啥’—。

明摆着的就是对图伯特民族严重歧视,在经济、政治、文化和教育上实施严重的殖民政策。就是不给你开办优质教育,你想获得“优质教育”就得到中国人中去,而且,从小慢慢同化你,把一代人的脑袋给统统换掉。

中共真的没有能力在图伯特创办“优质”资源的学校吗?我想所有的中国人不会说YES,承认了中国没有能力这对于“崛起”的大中国多没有面子,不知多少玻璃心会破碎—事实上,中共绝对有能力在图伯特创办几百​​所优质学校,但是,就是不给你办,不仅政府不办,而且也不让图伯特人自己办学校。因为,是在图伯特,居住在这里的是图伯特人而不是中国人。也许有人会说我想法太极端了,但是,想想看有能力、有资源,而且,口口声声说是‘一家人’,就是不给你办优质教育体系。为什么?总不会是海拔高、空气稀薄吧?

为了中国的发展开发图伯特资源时绝对没有困难,看看图伯特柴达木“聚宝盆”开发天然气、石油、有很多稀有金属矿,为了中国城市的供电一座座水电站建的一个比一个快,一个比一个“优质”,但在图伯特建优质的学校就会困难重重,傻子都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按中共的逻辑,中国政府就不用办学校了,在美国、澳大利亚、英国、德国等发达国家“异地办学”,把中国学生送到这些国家的学校,开设“中国班”不是更省事吗?不是让中国学生享受“优质教育”吗?
对图伯特学生成长的影响

对于图伯特青少年不仅仅需要优质的教育,家庭的关爱、文化和母语,以及图伯特社会的滋润成长更为重要。青少年教育和成长环境将影响其整个人生,所以,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除了躲避灾难不会把这段年龄的孩子与家庭、社会、文化和母语世界隔绝。而中共就恰恰把图伯特青少年作为突破口,以各种理由对学生和父母进行欺骗和诱惑每年将数千计的图伯特青少年送到中国各大城市的学校,让图伯特青少年远离其生长的图伯特高原、家庭、语言文化和社会环境。在完全是中国人的社会、华语世界接受中共的教育。让图伯特青少年认同中共党文化、认同中国人的价值观念、灌输中国人的历史文化观。最后,“改造”成一个中国人,虽然,血肉之体是图伯特,但灵魂已经被汉化,成了中国人脑袋的图伯特人。而这样的人对于中共非常有用,是最好的“工具”。

据过去“西藏班”的经验,接受中共所谓“异地办学”教育之后,这些图伯特年轻人返回图伯特时有严重的不适,既语言、生活和思维方式等方面与当地民众有隔阂。首先,在语言上无法和家人交流。其次,很难融入本地社会。再次,与图伯特传统文化价值观格格不入产生冲突。他们和在图伯特成长的年轻人产生了无形的鸿沟,也与图伯特社会和文化之间产生了鸿沟—-他们认同自己是图伯特人,但现实生活中他们无形中是异类,不是图伯特人的图伯特人。他们的血肉之体是图伯特,但他们的脑袋是中国人的脑袋。虽然,有图伯特学子返回图伯特后努力学习母语、传统文化和宗教,最终融入图伯特社会,但是,这样的人是极少数。

不要说把小孩送到中国的大城市,就在图伯特安多的西宁市居住和工作的图伯特人的小孩都被汉化的非常严重,因此,很多图伯特人再把孩子送到乡下居住,让小孩在乡下的学校学习,就是为了在图伯特社会、图伯特母语和文化环境中成长,千方百计地在挽救新一代图伯特人—而玉树政府等大力把数千计的图伯特学生送到中国各大城市学校—怎么不是图伯特人一大悲剧?
政治目的

中共和其他殖民主义者一样,他们所办的学校和教育体系是为了让被殖民的人民认同统治和对其效劳。中共统治图伯特六十多年,其教育目的就是为了让图伯特人认同其统治,为其统治服务,最终完全同化图伯特人,让图伯特民族彻底消失。

但是,由于几十年来图伯特的知识精英们看清楚了中共的目的,因此,在民间展开各种文化复兴和民族自救运动,利用中共统治下非常有限的空间,设法为图伯特人传授图伯特语言、文化和宗教等知识,唤起图伯特民族意识,使更多的图伯特新一代逐渐对自己语言、文化和民族特性等产生了极大兴趣,也掀起保护母语、说母语、写图伯特文字等运动。加上网络的普及图伯特人之间的交流也更加频繁,也更加紧密。这是中共所不想看到的发展趋势,但是,也无法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公开禁止语言和文化,所以,开始采取具有非常隐蔽性的行动。

首先,不给在图伯特本地教育体系投入(优质教育)资金,拉开和中国各地的教育差距,然后诱惑图伯特学生到中国各大城市学习。

其次,在图伯特本地的教育系统中以提高教育质量为由中削减图伯特母语教育,加大汉语教育。

再次,中共中央和地方政府以政策的形式鼓励、推动所谓的“异地办学”。

最后,地方政府给“异地办学”投入大量的资金,以“优惠”吸引更多的学生。如玉树州“截止目前,州政府累计投入近1.3亿元用于补助学生学费”、“选派了60教师,累计补助资金431万元”、“又对异地高中就读的精准扶贫困难户子女和孤儿给予免除学费的政策。”

另外,玉树州的中共地方政府虽然投入大量的资金推动所谓的“异地办学”项目,但是,在玉树本地的教学质量多年止步不前。特别是图伯特母语教育更是严重倒退,因此,图伯特保护母语教育的扎西旺秀先生(Tashi Wangchuk又中译扎西文色、扎西旺楚)呼吁图伯特人要保护自己的文化,中国官员应该为此提供帮助。他希望用法律来给官员施压,以便在学校开展真正的双语教育。但是,中共2016年3月24日指控“煽动国家分裂”,至今秘密关押。

中共的教育体系本身是对其统治的人民的洗脑,灌输党文化。但对图伯特人、蒙古人和东突人,中共不仅要灌输其党文化,培养忠实的工具,而且,还有一个重要的目标就是同化。中共推行六十多年的殖民政策后发现图伯特人还有其他民族在本地很难以同化,特别是纯图伯特人的农牧区更是如此。因此,中共又想出“奇招”先是“西藏班”之后就有了“玉树班”、XXX班等等,希望加快对图伯特人的同化速度,因此,中共不惜一切地为“异地办学”大把大把砸钱。

2017/9/9

 

来源:民主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