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杰嘉:图伯特人抬头之日就是“灾难”降临之时


August 24, 2017 11:17 am
滕贝肯在西藏办盲人学校(网络图片)

滕贝肯在西藏办盲人学校(网络图片)

文/桑杰嘉

 上个月中共大小媒体纷纷报道有关图伯特人恩波(贡宝)创办的恩波格斗俱乐部收养孤儿问题,并有公安部门介入调查—境内外图伯特人为恩波格斗俱乐部捏着一把汗,一事未平又起一事,近日媒体报道中共驱逐德国盲人学者滕贝肯(Sabriye Tenberken),并将关闭其在图伯特创办的盲人学校。惊愕之余回顾中共过去几十年对图伯特实施殖民统治,以及消灭图伯特民族的既定政策清楚地告诉我们,图伯特人抬头之日就是中共打压的“灾难”降临之时。
需要说明的是“抬头”的图伯特人与政治无关,更与中共万能的“藏独”、“反华”等等占不了半根毛。他们只是辛勤劳动、艰苦创业、自力更生,最终创业有成,在图伯特、中国,甚至在国际上有知名度,成为更多人的典范、榜样,以及帮助更多的图伯特人自立、创业。他们不知足于站不起来的“翻身”,不迷恋于“躺着”的幸福里,而是从中共统治下有限的空间中艰难地“站起来”的图伯特精英。

如,2008年6月被中共判终生监禁、没收个人财产价值约 7 亿多美元的“西藏自治区十大优秀青年之一、青年企业家共产党员”多吉扎西(Dorje Tashi)。他创立西藏神湖集团,任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经营包括餐饮、娱乐、旅行社及房地产和进出口生意,旗下有中外游客熟知的拉萨老牌饭店“亚宾馆”(Yak Hotel) 。

2010年1月3日下午6点左右在成都遭捕,并判处有期徒刑15年的环境保护人士、西藏天珠之路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青海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副会长、援藏基金会广东办事处副主任如凯•嘎玛桑珠。他长期关注环保并身体力行,在长江、黄河、澜沧江的三江源头成立了三江源生态环境保护协会,获得外界的肯定。协会获李连杰壹基金评选出的08年“年度典范工程”奖,奖金为100万人民币。协会的秘书长扎西多杰先生代表协会荣获2002年中国环境新闻工作者协会和香港“地球之友”颁发的第六届“地球奖”、2006 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年度公益奖,称其在环保方面的成就“在天人之间创造了和谐”。上海第一财经日报颁发的“2007领驭风云人物”环保奖等诸多荣誉。被称为“天珠王”而享誉全球天珠界,他也被称为全世界个人收藏西藏文物最多的收藏家,是权威的古董鉴定专家,被北京民族大学聘为珠宝教授。

中共对以上两位图伯特人的指控、拘捕和判刑都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更谈不上透明、公正。如,“多吉扎西案由于是不公开审理”、“到底属于经济犯罪案件,还是政治案件,众说纷纭。”最终莫明其妙被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其巨额的私人财产。

而如凯•嘎玛桑珠案更是荒唐,1998年,因其在不知情的前提下购买了总值为10000美金的七世纪古董毯、刺绣枕垫与鞋子等被盗古墓物品,随被巴州警方以涉嫌“倒卖文物罪”於同年3月18日刑拘,后经查证其对被窃之物确系毫不知情,且其拥有正规的买卖古董许可证,遂于4月29日被取保候审;1998年11月30日,又因同一罪名被拘,之后又以同一理由于同年12月7日被取保候审;1999年12月6日,被正式解除取保候审。但时隔十年之后,此事又被重提;2010年1月7日,第三次因涉嫌“倒卖文物罪”被西藏自治区若若羌警方刑拘,关押於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焉耆回族自治县看守所;2010年2月8日,被正式逮捕;2010年6月24日,被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焉耆回族自治县法院以“盗掘古墓葬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罚金10000元。

最近发生的两件事情更凸显中共以同样的手段加大对图伯特精英的打压力度,同时也没有放过帮助图伯特盲童援助执教二十年的德国藏学家。

2001年,图伯特人恩波(贡宝)前中共特警,退伍后通过从事建筑工程积攒了一些资金,组建了一支武术散打队,开始招收孤儿进行培训。恩波称散打队至今已经走出三百多名孩子,有的在经商,有的成为特警,有的已经成为全国散打冠军。截止2016年恩波格斗共参加各种国际性综合比赛共85场,获得金杯62座。其中包括河南卫视“武林笼中对”、江苏卫视“昆仑决”、青海卫视“拳星时代”、“子弹飞”北京站、“东方之巅”第一期万达杯MMA综合格斗挑战赛等。

曾经被中国媒体以“国内唯一公益搏击俱乐部恩波格斗 300多个孤儿在此改变命运!”大量报道,并称恩波为“一位胸怀大爱的平民慈善家”,也称恩波格斗俱乐部为“是一家纯慈善、全免费的俱乐部”、“恩波格斗”俱乐部为中国新锐MMA(综合格斗)强馆,师资力量强大。恩波俱乐部采用中西结合的教学方式,引进外籍专业教练7人,国内教练3人,外籍陪练6人,提升运动员的格斗技巧,现有一百五十多名学员接受训练。

境内外图伯特人非常熟悉恩波格斗非常出色的队员,如,苏木达尔基、三郎格西、泽朗扎西、益扎、单珠、德旺、扎西泽旺、班玛夺基等非常出色的图伯特格斗选手,其中班玛夺基曾夺得“武林笼中对”的首条金腰带。

恩波格斗曾征战美国夏威夷等成绩非凡,恩波格斗选手在“武林笼中对”等出场时放图伯特歌曲,穿图伯特服装。每次比赛获胜时选手们先穿上图伯特服装然后领奖,而被选手们称为“干爹”的恩波也会一身图伯特服装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真如网友SonamWangmo的的留言:“除了小时候看新白娘子传奇,河南卫视从不会在我家停留,如今因为恩波格斗,多少人成为了武林风的忠实观众!恩波叔叔为我们的民族做到的就是将我们藏族人的体育精神展示于全世界面前!棒棒哒!”

恩波格斗十多年来一步步走向中国武坛,走向世界,图伯特人为此自豪。就如恩波说的:“我们把图伯特的哈达系在了国际格斗舞台上”。上月,中国媒体以“格斗孤儿”大做文章,中共官方新华网更以“谁剥夺了“格斗孤儿”受教育的权利?”煽风点火。7月22日,中国媒体报道“警方介入调查“格斗孤儿”事件”—-境内外图伯特人为恩波格斗俱乐部的未来忧心忡忡,但愿恩波能躲过这一劫。

8月4日,德国之声报道“施教拉萨盲校近廿年盲人“白求恩”被中国驱逐”。被驱逐的德国人叫滕贝肯(Sabriye Tenberken, 是德国盲人学者,她发明了图伯特盲文,并在图伯特首都拉萨老城一座前贵族的宅院里创办了首个盲人学校,该学校被称为中国境内最成功的盲童学校。青少年们学 习汉文、英文和藏文,接受理疗、音乐或电脑知识的教育,印刷厂印制盲文教材,但学生们首先学习在残障情况下如何独立生活。她帮助300多名儿童习得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帮助孩子们在未来更好地融入社会。该学校的学生有的进入了正规学校,有的当了按摩师、翻译、地毯编织工、音乐教师和导游。

滕贝肯曾荣获德国和中国等的各种大奖,其中包括联邦功勋十字章和巴塞尔市阿尔贝特-施魏策尔奖、特蕾莎修女奖、阿尔伯特‧施魏策尔奖、《时代杂志》欧洲英雄和亚洲英雄奖,并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2006年授予她国家友谊奖,2008年,中国外交部发行的《国际人才交流》月刊把她选为过去三十年中在中国最有影响的15名外国人之一。

为什么在图伯特盲人事业上贡献前所未有,且受到广泛欢迎的滕贝肯会遭到中共的驱逐?据滕贝肯听到的传闻是“该校的“西方影响”太大”。但是,从以往的经验看主要是中共对滕贝肯盲人学校名声远扬和培养出数百图伯特盲人儿童自力更生有着密切的关系,因为,中共的这次行动并非单单针对滕贝肯而来的,不仅驱逐滕贝肯,还要关闭盲人学校说明中共眼中钉还是学校。报道指出,“有关滕贝肯创建的盲人中心,根据一份解散合同,当局计划将盲童学生们安排到一所汉藏「特別学校」去。”为 什么中共对一所私立盲童学校如此下重手?原因是因为滕贝肯的学校盲人教育很成功,太好了,为图伯特盲童创造了融入社会的能力,使他们有了未来,而滕贝肯本 人对图伯特盲文和盲童贡献如此之大。这是中共最不想看到的,因为,图伯特盲文开始成功传授,图伯特盲童抬起了他们高贵的头,走向了大学,走向了社会—“灾难”来了。

中共驱逐援助图伯特的外国人士不只是滕贝肯一人,如,致力于修复拉萨老城的德国人安德烈•亚历山大(Andre Alexander)和他的THF基金会,从1996年至2002年,拯救了拉萨以及附近76座历史性的传统建筑。最终中共驱逐了安德烈•亚历山大。

以上的多吉扎西、如凯•嘎 玛桑珠和恩波都是非常成功的图伯特知识精英,他们以智慧和勤奋创立了自己的事业,为图伯特人树立了榜样,为图伯特环境、文化和经济发展开创新的道路,而 且,做的非常成功,他们以图伯特佼佼者和领头羊身份从中共非常有限的空间里抬起了自己高贵的头颅,然而当这些图伯特精英们“抬头”立足世界精英的队伍之日,成了中共打压的“灾难”降临之时。

不管是恩波,还是滕贝肯和安德烈•亚历山大,事实上与多吉扎西和如凯•嘎玛桑珠同样的性质,对图伯特和图伯特人有贡献,让图伯特人抬起了头,所以遭到中共的打压。

滕贝肯不仅创造了图伯特盲文,而且在培养图伯特盲人精英的路上。而安德烈•亚历山大在拯救了拉萨以及附近图伯特传统建筑,不仅仅拯救了传统古建筑,而且也激励图伯特精英关注传统建筑以及其载有的历史文化。

中共殖民统治者不允许图伯特人依靠自己的双腿站起来,更不能自立自强,因为,对于一直在努力同化,最终想消灭图伯特民族的中共来说这是一种“威胁”。 中共既不遵守自己的法律,更不遵守国际法,中共指控和打压图伯特人,以及打压帮助图伯特人士不费吹灰之力,中共集权政府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图伯特诗人伊丹才让先生向图伯特学生发表演讲时总会意味深长地说:同学们“大树下的小树永远长不高呀!”。这就是图伯特的真实情况,中共绝不会让图伯特长高、长大,也不让图伯特人抬头。

2017年8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