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換人性態度以解決人類問題


我們今天所面臨的許多問題,有的是天然災害,我們只好忍受,並且泰然處之。可是,其他一些人為災害,多有誤會而引發,應該可以防止。這一類災害,例如,由於政治的、宗教的或思想上的衝突,人們往往為了輕微利害而發生爭端,卻把我們賴以結成人類大家庭的基本人性給忽略了。我們應該記得,世界上各種各樣的宗教、思想及政治制度,都是為了致知人類幸福而創立,我們決不能忘掉這個基本目標,更不可本末倒置,認為手段比目的重要,人性應該永遠駕越於物質及思想之上。

目前,人類—-甚至我們這個星球上的所有生物—俗所面臨的最大危機,是核子毀滅的威脅。對此,我毋須再多解說。我只希望向掌握著世界前途的核子國家領袖們呼籲;向正在繼續製造這種可怕毀滅武器的科學家及技術專家們呼籲;更向那些可以影響本國領袖的世界各國國民呼籲:讓我們大家發揮良知理性,把所有核子武器解體及摧毀。我們都知道,一旦核子戰爭爆發,不會有贏家,因為,大家同歸於盡,不會再有活人。想想這樣慘無人道的殘酷毀滅,能不令人不寒而栗麽?我們既然知道自己所受威脅的來源何在,而且我們尚有時間及方法化解危險,為什麽不趕快動手呢?通常我們不能克服困難,那是因為我們不知道困難成因何在,或是,雖知道成因為何,卻不知道用什麽方法化解。但是,核子威脅並不是這樣的呀!

所有的生物,不管是高能進化的人類,還是進化較低的動物,本能上,都會謀求和平、舒適與安全。生命對低級動物和對人類,一樣寶貴,即使是最簡單的昆蟲,也會千方百計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任何人都是極力求生,不願枉死;宇宙萬物,莫不如此,只是,能否力能及此,那又令當別倫了。

一般說來,快樂與痛苦有兩類:心靈上的與身體上的。兩者之中,我認為,心靈上的苦與樂,要比較敏銳。因此,我很著重心靈的磨煉,忍受痛苦,以謀求長久的快樂。同時,我對於快樂,也有一個比較廣義而實在的意念,就是由內心平安、經濟發展,尤其是世界和平結合而成。為求達成此一目標,我認為,亟應培育出一種共同責任感,不分宗教、膚色、性別、國籍,彼此相互深切關懷。

此種共同責任感的內涵,可以反應在一椿簡單事實上,概言之,就是「我之所好,人亦好之」。人人都有尋求快樂,不願受苦。假如萬物之靈的人類,不肯接受此一事實,那麽,地球上的痛苦必然與日俱增;假如我們對人生採取一種自我中心的態度,為了自己的利益,一心經常利用別人,我們也許獲得暫時的利益,但最後甚至個人的快樂都達不到,更根本談不到世界和平了。

人們千方百計去尋求幸福,甚至不惜使用殘忍的及鄙劣的手段。他們為了一己之私,不惜加害於人或其他生物,行經與人的地位毫不相稱。到頭來,這種短視的行動必然害己害人。須知人們有幸而生為萬物之靈,應該善加利用此一機會,高瞻遠屬,順法宇宙生命過程;切不可加害他人,以求取個人或小我的幸福與榮耀。

這一切都表示我們必須以新方法去解決世界問題。由於科技與國際貿易的迅速發展,以及國際交往關係的增強,世界已越變越小而且越變越相互依存。現在,我們相依為命的關係日深。從前,問題大多是家庭規模,當然就按家庭的層次去處理,但是,現在情況變了。今天,我們相依為命的關係如此之深,彼此交流活動如此之密,如果沒有一種共同責任感,沒有一種四海之內如兄如弟的情懷,沒有一種身為人類大家庭一份子的理解與信念,我們要想苟安保名都有困難—-更不敢奢望和平與幸福了。

一個國家的問題,要想獨自圓滿解決,已無可能,因為,其所倚賴於其他國家的利益、態度及合作者太多了。從全面的人性主義途徑去解決世界問題,似乎已成為世界和平的唯一可靠基礎。這話怎麽講呢?我們在前面說過所有的人都喜歡愛歡樂,不願受苦,我們先認識這一點;再說,既然我們完全漠視同為人類大家庭成員的其餘人等的情感與願望,而僅僅為了求取自己個人的幸福,那在道義上錯誤,在實際上也不智。比較明智的途徑,是在求取我們自己幸福的同時,也能想到別人。這就可以達到我所謂的[明智的自利],然後才有希望轉變為[折衷的自利],甚或更進成為[互利]。

雖然,國與國之間的相互依存日增,可能會產生更多同情性的合作,只是,人們如果對他人的感情與幸福漠不關心,則終歸難於達到真誠合作的境地。人們在貪婪和妒忌動機下,不可能和睦相處。依靠精神方法也許不能解決因自我中心而引發的所有政治問題,但是,從長遠看,他必能克服我們今天所面臨問題的根源。

另一方面,人們處理問題,如果仍是不斷的只求急功近利,將來子孫後代就會遭逢重大困難。世界人口在不斷增加,資源在迅速消耗。例如,就看這些樹木吧,沒有人確實知道大規模的砍伐將對氣候、土壤及整個地球生態會有如何不利的影響。

我們所以發生問題,是因為人只注意他們眼前的、自私的利益,從來不為全人類著想。他們不會想到世界,不會想到人類全體生活的長遠影響。現在,我們這一代如果不思慮這些問題,將來後代子孫們就無法因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