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薩不是流動藏人的“家”


August 19, 2014 3:29 pm

文/桑傑嘉:

來源:參與 2010年1月08日

中共在西藏首都拉薩的主要喉舌—西藏日報刊登的一篇題為《拉薩市流動人口:“這裏就是咱們的家!”》文章,其中說拉薩市政府“各相關部門從關注流動人口的衣、食、住、行等方面入手,及時解決流動人口群眾中存在的困難;急流動人口之所急,想流動人口之所想,解流動人口之 所難,認真落實流動人口子女接受義務教育 等,對外來婦女實行與轄區內本地婦女“同管理、同服務、同享受”的計生政策,提升外來人員歸屬感,讓流動人口們禁不住高呼:“這裏就是咱們的家!”

一看就很好笑,不值得去看一眼。但是,為了介紹很多讀者不太知道的情況,我還是想說說西藏首都拉薩市流動藏人的命運,以及他們沒有包括在“高呼: “這裏是咱們的家!”的流動人口中的事實。當然,西藏日報的文章中有叫卓瑪之類的藏人。其實,對中共的這種手段世人已經看透了,人家堂堂美國總統現場提問 的學生都可以“造假”。中共在拉薩假造一個“卓瑪”實在是太簡單了。我相信很多在“紅旗”下長大的人們對此最?瞭解。

事實上,如今到拉薩的流動人口中的藏人在拉薩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辦“暫住證”。然後,就是這篇文中寫到的:“幾乎天天來查房客的身份證、暫住證等 相關證件,“四清”即:來路清、身份清、從業清、底數清。”就這樣進行幹擾千里迢迢來聖地朝拜的藏人。對三大寺學習佛法的僧人更是乾脆採取—驅逐。這 對在西藏傳統中最高學府學習的藏人是非常嚴重的打擊,剝奪了他們學習的權利。對於在拉薩做一些小生意的外地藏人以及西藏康區和安多地區的藏人辦暫住證百般 刁難,而且, “暫住證”一次只能辦一周。一周之後還需要去續辦。甚至,有的藏人由於沒有辦到暫住證遭關押、罰款—-最後,只好返回老家。取而代之的流動人口是根本 不會有這些問題的漢人。

特別去年發生抗議事件時,中共軍警不分青紅皂白,把所有外地藏人統統抓走,進行慘無目睹的毆打後,關押在監獄中。來自安多、康區和拉薩之外的藏人更是如此。當時在拉薩的外地藏人除了很少部分被家鄉的親人知道後想辦法接回外,大部分人被長期關押,甚至被遭到屠殺。

如,去年西藏西藏發生和平抗議事件後,中共把在拉薩三大寺學習的安多今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的二十五名僧人秘密押送到格爾木市,(這些僧人根本沒有 參加抗議活動)在格爾木市中心的一飯店中監禁了近三個月。之後,又將他們秘密押送到海南州政府所在地共和縣,並繼續秘密監禁在州招待所長達兩個月。在五個 月來,一直沒有通知他們的家人,而且,完全沒有讓他們與外界接觸。五個月之後,讓這些僧人的家屬代表—一位僧人的母親看望了他們,真實他們的存在。而 且,條件是不許向外界透露這件事。這些僧人秘密監禁近六個月後,讓家屬帶他們回家,並強制要求必須讓他們呆在家裏,不許返回拉薩的三大寺。從此,這些僧人 就這樣呆在家裏,過著不僧不俗的生活。

當然,並非僅僅去年的抗議事件中如此,中共非法佔領西藏至今,每一次的抗議運動中都是如此。從1959年的抗爆事件到上世紀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歷次抗議遊行事件中對外地(流動)藏人進行了嚴厲的打擊。甚至有些外地藏人在拉薩被“蒸發”掉了。如上世紀五十年代,西藏康區和安多的近千人為了逃避中共 的所謂的”民主改革”抵達拉薩,當時在拉薩的中共軍方要求西藏政府強制驅逐他們,而且,準備抓捕這些”流動人口”,最後,迫使這些康區和安多的藏人揭竿而 起—組建四水六崗自願護教軍,對抗中共的暴力鎮壓。

自從去年發生抗議事件後,中共對拉薩的流動藏人進行了更加嚴格的管制。

流動藏人在拉薩面對的是屠殺、毆打和關押—

所以,對於流動藏人來說拉薩並不是家,他們看到的更多是“監獄”。就像有人所說的拉薩(聖地)已經變成了“蜇薩”(鬼地)那樣,拉薩的“家”總會變成監獄。

不過,又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中共確實對從中國移民到拉薩的漢人給予了很多優惠的政策,其中鼓勵先到拉薩的漢人帶孩子以及家人到拉薩。如西藏日報 穩重中“來拉薩打工3年多的漢人李先生告訴記者,去年,有了部分積蓄的他想讓孩子也來拉 薩,但又害怕孩子上不了學,於是他就找到了辦事處諮詢。“沒想到辦事處的領導當時就關切地對我說‘一家人在一起才叫過日子,趕緊把孩子接過來吧,這樣也有 益于他的健康成長,至於上學的問題你放心,到開學的時候肯定會讓他順利入學的!””

哪一位領導曾對外地藏人如照顧過呢?而且,西藏有很多上不起學的兒童,為什麼“領導”不會關心他們的入學呢?最終,迫使這些學生冒著生命危險翻越喜瑪拉雅山流亡印度上學。

另外,政府鼓勵走出校門的中國大學生、幹部以援藏等五花八門的名義前往西藏工作。在待遇上給予特殊,親屬移居西藏給予特殊政策。甚至,在單位對漢人幹部保留其親屬參加工作的名額等等—

而且,對於一般漢人來說,具有“漢人”—“通行證”,這使他們暢通無阻。這種經驗本人曾經有過多次,有一次從林周縣返回拉薩時,班車被攔截在 拉薩河大橋頭,端著槍的士兵進了車,用可怕的眼光掃射了一下全車,眼光沒有在我身上停留,由於本人膚色較白(誤認為是漢人),但是,對其他的藏人查身份 證,問話。特別對一位頭髮較短看上去有點像僧人的西藏男生更使叫下車詢問—

但車上的漢人有特殊的“通行證”—因為他們是漢人。

回顧一下歷史上的拉薩漢人人口,上世紀五十年代中共“駐藏大臣”張經武剛踏入拉薩時,拉薩市的漢人代表(當時主要是做生意的漢人)見張經武時介紹 拉薩漢人的情況,當時,拉薩的漢人只有近百人。到1959年時,中共駐拉薩的軍人、幹部與民眾加起來也不超過4500人左右。

在之後的四十多年裏,由於中共政府向西藏各地大量移民,並鼓勵漢人入藏,當然拉薩市也不會躲過這一劫。據資料顯示拉薩市總人口?五十萬,但漢人人 口已經超過了西藏人,已經達到30萬。所以,到過拉薩的漢人驚歎,“拉薩已經不是西藏的拉薩,而是,四川的拉薩。”同時,也使藏人感到在自己的首都、聖地 拉薩仍然是“少個兒”。而且,痛批拉薩濃濃的清香—-桑煙香被四川麻辣味取代了。

另外,很多人對中共使用的所謂的“家”非常的反感。如“國家”、“返回祖國大家庭”、“藏漢一家人”—-這些所有的“家”字和暴力、屠殺、欺騙、謊言聯繫在一起。所以,看到《西藏日》文章稱:“這裏就是咱們的家!”時,不由起雞皮疙瘩。

達蘭薩拉

參與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www.canyu.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