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喇榮噶的拆毀,再看西藏從失敗中成長


十二月 26, 2016 5:47 下午

cuvdlfiwyaaxjo7文/頡爾宗•德丹

上下幾千年,縱橫幾萬里,在中國這片大地上,無時不刻地發生著千奇百怪,駭人聽聞的故事。今年七月中旬又發生了令人錯愕的事件,中共對世界最大的喇榮五明佛學院進行強拆,諸多出家眾被驅逐寺院,一霎間拆掉了一千五百多座僧舍。挖掘機拆毀房屋的塵土瀰漫佛學院上空,成群結隊的尼姑抱頭痛哭的聲音傳遍喇榮谷地,頓時全世界的眼球投向喇榮五明佛學院。

儘管,中國遠離“文革”已四十年了,但西藏任然未走出 “文革” 劫難之陰影。中共武統西藏以來,藏人遭受中共的政治迫害難於計數,僅僅在宗教信仰自由問題上,中共對西藏製造的累累罪尤罄竹難書。喇榮噶的強拆是一個鮮活的案例,而且,喇榮噶的這種遭遇並非第一次。早在1996年,中共就開始對喇榮佛學院進行整肅。派駐工作組,干涉佛學院教學及日常佛事活動,對該佛學院主要負責人堪布晉美平措大師進行施加壓力。 2001年6月, 便開始下手喇榮佛學院,第一次強拆僧舍。當時在2000多名武裝軍警的保護下,色達縣派出大批工人拆僧舍。那次強行拆毀僧舍2200多間,拆毀一間僧舍給工人獎金180元人民幣。並下令這所佛學院只允許留下1500名學員。

2002年4月底,又拆毀了20間僧舍。這是第二次強拆僧舍。同時,對該學院負責人堪布晉美平措大師進行嚴格管控。歷時近兩年,大師在當局的嚴控、威脅、逼迫等強大精神壓力下,使這位喇榮五明佛學院創建人,深受藏漢等民族佛教信徒敬仰的大師經住院治療後,不久便突然圓寂。同時,這位大師的離奇辭世,對世人留下了諸多疑惑。

早在2001年大規模拆僧舍時,工作組反復對每個僧侶探問:“如果法王(指堪布晉美平措大師)不在了,學院會不會存在?” 2004年,法王剛圓寂,工作組對那裡的出家人再次探問這個問題,所有高僧的回答是,“學院會存在下去”。之後,十多年來,法王雖然圓寂了,佛學院不但依然存在,而且修行者人數反而迅速增長。然而,這就似乎成為中共的心腹大患,當局又開始動手強拆喇榮五明佛學院。

2016年7月20日,喇榮佛學院遭到第三次強拆,還下令佛學院人數必須控制在5000人以下。這就意味著63%的學員要被迫離開。被驅逐佛學院的尼姑集中在一定場所,強迫讓他們接受政治教育。更嚴重的是,讓這些出家尼姑穿軍服,被迫讓她們唱愛國歌曲,還讓出家尼姑穿著袈裟上舞台,被迫讓她們邊唱讚歌邊跳舞……

然而,境外藏人在達賴喇嘛尊者領導下,藏傳佛教不僅從東方走向西方社會,而且它極大的吸引力,超乎人們的想像。在歐美那些發達國家,藏傳佛教團體如同雨後竹筍,正在蓬勃發展。目前,僅僅在美國波士頓這一城市,就有三十多所藏傳佛教中心。另外,美國聖塔芭芭拉是受基督教文化影響最深的地區,那里人們接受教育的水平也較高。即使這樣,藏傳佛教在那裡也任然佔有一席之地。今天在美國甚至西藏仁波切還請到基督教大教堂去弘揚佛法;不知多少次,達賴喇嘛尊者被邀請到伊斯蘭教清真寺,穆斯林信徒虔誠聆聽尊者教誨。毫不誇張,這些是人類歷史上未曾有過的事。還不僅僅是這一點,在西方國家幾乎每一個地區的圖書館裡,隨時可以看到藏傳佛教書籍、經典、藝術繪畫等。當然,這是因為藏傳佛教的邏輯性、純潔性、實用性等非同一般,通過藏傳佛教可以減少或消除人類的最大難題—煩惱。因而,世人對此引起了關注。美國哈佛大學的赫伯特•班森博士(Herbert Benson, MD,1935-),曾明確地說過:“西藏具有最卓越的內在科學文明,這即是藏傳佛教。它對心智影響身體的潛力之了解,西方是望塵莫及的。”

更值得一提的是,當今在中國大陸,不管是漢傳寺院,還是其他信徒,也都特別希求藏傳佛教。內地有數不勝數的知識分子,紛紛前往藏地求法。其中有不少清華、北大、復旦等中國名牌大學教授和大學生。尤其是中國演藝界許多明星都跑到西藏,學藏傳佛法,拜西藏活佛,甚至跑來印度拜仁波切的也不少。從我們研究的結果來看,佛教,特別是藏傳佛教似乎比其他宗教更能吸引年輕人和高學歷的人。

筆者認為,在印度達賴喇嘛尊者和流亡藏人對本民族作出的最大成績是,擺脫中共無神論對宗教的再三毀滅,從虎穴龍潭中救出完整的藏傳佛教,並對其得到不斷發展。在印度藏傳佛教薩迦派、格魯派、噶舉派、寧瑪派四大教派並駕齊驅,如日中天,雄偉壯觀的各派寺院處處香煙繚繞,經聲陣陣,熠熠生輝,放射著人間耀眼的光芒。同時,西藏原始宗教苯布教也相應得到其應有的地位和空前發展。每年數百名拉然巴格西從印度三大寺為主的流亡社區各寺院脫穎而出,成為藏傳佛教發展進程中的中流砥柱。特別是這次二十名西藏尼師通過考試,獲取西藏歷史上的第一批格西瑪學位。這不僅符合時代潮流,更是西藏社會的需要。同時對西藏歷史又增添了光彩奪目的嶄新篇章。格西瑪的出現標誌著西藏民族在失敗中成長。

中共當局認為,法王不在,寺院也不會存在。現在卻到了該明白的時候了,這種思維方式從一開始就出現錯誤。同樣,認為達賴喇嘛不在了,達賴集團也不會長久,這也是一種自欺欺人的低IQ邏輯,也必然是錯誤的。盡人皆知,西藏這個民族看重的不是物質,而是精神。當然,也不是以數十億和兆細胞組成的法王肉體,而是他們顛簸不破的思想精神。宗教領袖的肉身不在了,無疑其精神常在。這一精神便成為西藏從失敗中成長的原動力。

於;2016年1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