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拆佛學院和取消母語教學的背後


四月 16, 2017 10:12 上午
遭中國當局強拆的西藏色達喇五明佛學院  照片/載自網絡

遭中國當局強拆的西藏色達喇五明佛學院 照片/載自網絡

文/桑傑嘉

最近在圖伯特(西藏)發生的兩件事情引起境內外很多人的關注。一是中共堅決強拆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學色達佛學院,二是中共向圖伯特母語教育的最後孤島發起攻占令——“雙語教學轉型提質工程”。

以上這兩件事情在境內外圖伯特人和國際社會引起了關注,特別對驅逐數千計的僧尼和強拆僧舍事件包括聯合國人權專家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別程序委員會、美國人權委員會、美國國務院以及各國議會議員等進行了質疑和譴責。但是,中共一意孤行,繼續按計劃到前9月只能留住5千名學員,其佛學院的百分之七十五的學員要驅逐,並將摧毀其住所,因此,如今展開加大力度驅逐和強拆。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的“雙語教育轉型提質”改革問題受到境內外圖伯特人學者、專家和知識分子的嚴厲譴責。特別是境內學者紛紛向州政府書記發公開信要求停止這一政策,繼續進行雙語教學政策。在網上發布了“寫給青海海南州委書記的30封信”等。

中共一方面在嚴厲的打擊圖伯特傳統的教育中心色達佛學院、亞青佛學院等,另一方面又在現代教育體系中重擊圖伯特語文,其最終目的又是什麼呢?中共心知肚明。

打壓傳統教育

色達佛學院被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佛學院,2萬多名僧尼和俗人學習、研究和修行佛法。在特殊情況下學院可容納多達4萬名信徒。作為學習、研究和實踐圖伯特佛教的主要中心之一,色達佛學院吸引了來自中國、泰國、台灣、香港、新加坡、蒙古、馬來西亞、韓國、美國和歐洲等西方國家的眾多學員。在圖伯特境內外具有極高的知名度,由於中共嚴格限製圖伯特佛教和傳統教育中心三大寺(色拉、哲蚌和甘丹寺)等的人數和課程,因此,眾多學子集聚色達佛學院學習、修行,其佛學院的規模也日益劇增。

在圖伯特,寺院和佛學院是繼承發揚佛教、傳統文化的主要基地,是博物館、文化中心、心靈洗禮和精神歸宿。特別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色達佛學院開展了很多慈善服務項目,佛學院的大德們開辦學校,推廣母語和傳統文化,化解社會糾紛,提倡團結等等。還有佛學院的堪布們在中國各大院校、國外傳播圖伯特文化精髓。這對中共實施殖民政策、文化滅絕,以及最終實現消滅圖伯特民族是直接的阻力。因此,中共看在眼裡,恨在心裡。色達佛學院的規模更是中共眼中釘,肉中刺。這從色達佛學院的經歷可以證明,色達佛學院第一次遭到打擊是2001年,當時強拆了兩千多座僧舍,之後2002年、2004年、2013年、2016年,2017年始終實施強拆和驅逐。

遭中國當局強拆的西藏色達喇五明佛學院  照片/載自網絡

遭中國當局強拆的西藏色達喇五明佛學院 照片/載自網絡

在色達佛學院進行中的驅逐和強拆是按2016年《色達縣喇榮五明佛學院整頓清理工作》計劃實施的。該整頓清理工作計劃共分七步,其前六步在2016年已經完成。其中第七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2017年9月前完成驅逐和強拆任務佛學院的學員控製到5千人,寺院管理和學員管理機構中安排政府官員,並且,對佛學院實施政府學校管理方式。為了達到這一目的,如今中共加大驅逐和強拆速度,據媒體報導至今色達佛學院已經驅逐了4千8百多人。至今已知三位尼師抗議驅逐和強拆自殺。最近四川省官員也親臨色達佛學院指導驅逐和強拆工作。佛學院的負責人向僧眾公開的演說證明中共以如果抗命將徹底摧毀佛學院,驅逐所有僧侶等恐嚇,並下定決心9月完成驅逐學院和強拆任務。

中共強拆和驅逐色達佛學院的行為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國際人權組織、宗教組織、政府和議會紛紛的譴責。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特別程序委員會向中國政府質詢了關於色達佛學院和亞青佛學院遭大規模拆毀問題。六名來自不同國家的聯合國人權專家在特別報告上聯署簽名,要求中國政府回應相關問題。

色達佛學院索達吉堪布說:4月計劃拆除房屋3325間,未來將要拆除的數量不明,非四川本地學生將陸續遣返。最終佛學院會留下僅5000名學生和6000棟房屋,以控制規模。他說,沒有人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哪怕你哭得很大聲也不行—

打壓現代教育

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提出“雙語教育轉型提質”改革後,遭到境內外圖伯特人的批評,很多專家學者紛紛寫公開信質疑、批評和強烈反對。

中共統治下的所謂少數民族區域教學分為兩種,即一類模式和二類模式。一類模式,就是把漢語作為一門單獨的學科,其他數理化等學科都用該區域的母語來授課。二類模式,就是把本區域母語作為一門單獨的學科,其他的都用漢語來授課。而海南州計劃是將要把原來的一類模式改為二類模式。

如今進行一類模式的只有海南藏族自治州等極少一些地區,最近海南州以“雙語教育轉型提質”為由,計劃要把原來的一類模式改為二類模式。消息傳出後,首先境內圖伯特人在社會媒體上進行了嚴厲的批評,語言學專家、大學教授、作家、學者紛紛譴責了海南州政府的決定,他們中有很多人用整個圖伯特教育質量的數據、母語的重要性、社會問題、甚至從“國家”的認同等角度證明母語教育的重要性,建議州政府繼續一類模式。

早在2010年“青海省六個藏族自治州入手,將民族中學、民族小學與普通學校合併即“民漢合校”,實行“漢語為主,藏語為輔,以漢語為教學語言,並將漢語開設到學前” 等等措施後,數千名中學生和小學生走出校園,高高舉起的小黑板上用圖伯特文寫著“我們需要藏語課”。隨後在安多許多地方,從青海到甘肅,不計其數的孩子們發起了捍衛母語的行動。甚至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學也有許多學生為之呼籲。也有學生自焚抗議。另外,三百多位圖伯特教師聯名致信青海省委,要求堅持以母語教學為主導教學語言,取消實施“漢語為主、藏語為輔,以漢語為教學語言,並將漢語開設到學前”的措施。部分圖伯特人退休幹部、老教育工作者也向統戰部、教育部等更高部門提交了類似意見的報告。

迫於圖伯特各界,特別是教育界堅決反對,青海省委書記表態“雙語教育”的改革要因地制宜、循序漸進—其實,中共不可能停止這一政策的實施,只是由於當時各界反應強烈,需要緩和,降溫處理。但是,在2012年3月時,中共教育部門已經強制大部分民族學校的教課書換成漢語課本,雙語教育變成了漢語教育。

很明顯問題並非某個地方官員頭腦發燒的問題,這要放在中共對圖伯特的整體政策中來看,首先,中共對圖伯特的既定政策是最終同化消滅圖伯特民族,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消滅其語言文字,消滅了語言就可以徹底消滅民族。這一政策下再“多元”,最後還得“一體”既漢語、漢文化、漢族。也因此,中國力求2020年前讓80%人口說普通話。 (事實上一直在強制推廣)更何況,這是中共的“一項重大的政治任務”,是2010年頒布的《青海省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年)》之實施。再次,也“是要將藏語文教育斬草除根,以圖維穩”。

總之,是要加緊圖伯特語言從其教育體系中根除。

其實,在圖伯特很多地方中共已經完成了二類模式的實施,取消所謂的雙語教育已多年,只有海南州等幾個地區堅持至今,成為堅守一類模式的最後孤島,中共現在開始向其發起攻勢。由於圖伯特其他地區實施二類模式之後造成的負面影響極其嚴重,因此,這次海南州政府宣布計劃實施二類模式後社會上反應非常強烈。取消母語教育的苦果在社會上比比皆是,圖伯特新一代不會說母語,無法與家人交流、遠離傳統文化—-他們的後代還會是圖伯特人嗎?

另外,中共在圖伯特推行的“雙語教育”本身也是對圖伯特人學生強化漢語教學。最近在西北民族大學就海南州教育問題召開討論會上有人公開指出:“中國的雙語教育是為了吞沒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字。”既然如此什麼圖伯特還在堅持要“雙語教育”?中共殖民統治下圖伯特人用母語教授所有課門不可能現況下,為了母語不被徹底趕出學校便順中共的“雙語教育”盡其所能地向圖伯特學生教授母語。 “雙語教育”是圖伯特母語在學校立足的最後希望,也是向新一代傳授圖伯特文化的唯一途徑,更是圖伯特母語延長“死期”的唯一方法,如今這一微弱的希望繼續存在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中共佔領圖伯特的六十多年裡一直在推行文化滅絕政策,最近幾年中共的這一政策更是變本加厲,可稱文革後實施的最嚴厲的文化滅絕政策。中共最近幾年加大打擊圖伯特傳統教育和現代教育的力度,以此扼殺圖伯特語言、文化傳統,其目的是不懈餘力地盡快把圖伯特民族推向滅亡。為了這一最終目的中共不但違背各項國際人權公約,而且,違背自己的《憲法》對圖伯特傳統教文化育基地實施嚴厲的打擊,以各種藉口驅逐僧侶和俗人學員、強拆僧舍、限制學員人數,消弱圖伯特傳統文化在社會中傳播和影響。同時,也在現代教育體系中打擊圖伯特母語教育方式切換新一代圖伯特人的舌頭和腦袋。母語的重要性大家都非常清楚,中國學者說:“文化要用母語講”,可他們是否也想過圖伯特文化也需要用母語講。

2017年4月11日

來源:民主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