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我們每天早上起來,聽廣播、看報紙,準會發現一些不幸的消息:暴力、犯罪、戰爭、災禍等等。可怕的事,無日無之。寶貴的生命,在當前這個新時代裡,毫無完全可言。我們的祖先,並沒有像我們今天這麽多災多難。在恐懼與緊張的經常威脅中,任何有理性、有情感的人,對我們現代世界的進步,一定都會發生嚴重懷疑。

最諷刺的是`愈是工業進步的社會,所發生的問題愈嚴重。科學及技術在很多方面創造了奇蹟,但是,基本的人性問題卻依然存在。現在人們的教育程度空前,可是,教育普及並沒有產生好結果,卻只有精神上的不安與不滿。毫無意義,物質發展與科學技術都在不斷增進,但是,這太不夠了,並沒有為我們帶來和平、幸福,或者消災。

我們不得不斷定`我們的進步與發展,一定有嚴重偏差,如果我們再不及時改正,必將為人類未來招來劫難。我決不反對科學與技術—科技對人類的總體發展,對我們的物質享受與福祉,對增進我們對自己生活所在的世界的了解,一直有巨大貢獻;可是,我們如果太過於偏重科技,那麽,我們和人類知識與諒解,必將有脫節的危險,更不足以激發誠實與利他的觀念了。

科技雖然能夠創造高度的物質享受,卻不能取代自古以來組成世界文明的精神與人文價值,及構成所有不同民族形式的世界文化。沒有人能否認科技造就了空前的物質福利,可是,基本的人性問題始終存在,我們仍然面臨著同樣的,甚至比以往更甚的苦難、畏懼及緊張。因此,唯一合理的途徑,是一面謀求物質發展,一面謀求精神和人性的發展,並儘力保持兩者之間的平衡。為了完成這項重大的調整工作,我們必須恢復人性主義的價值。

我相信,一定有很多人和我一樣,對當前這世界性的道德危機深表關切。而且,也願意和我一起大聲疾呼,籲請志同道合的人性主義者及宗教工作者,同心協力,把我們的社會改造得更慈悲、更公正、更公平。我並不是以一個佛教徒或一個西藏人的身份發言,也不是以一個國際政治問題專家的身份發言,(雖然,我難免更評論到這些問題,)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人性價值的擁護者,人性價值不僅是大乘佛法的立論基礎,也是世界上各偉大宗教的立論基礎。

基於此一立場,我在此提出個人的觀點:

一、民胞物與人性主義,是解決世界問題的要件。

二、慈悲是世界和平的支柱。

三、全世界各宗教,以及思想信念各異的所有人性主義者,都正循此途徑在謀求世界和平。

四、人人都有一種共同責任感,團聚成群,為人類效勞。

 

達賴喇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