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民聆聽講經的專注神情最難忘


達賴喇嘛專訪(六)作者:林照真

一問:我很明顯地感覺到,在你訪問台灣以後,西藏人對台灣印像有很大的轉變,很多人知道我是台灣記者,馬上把我當朋友,請問你回來後,是怎麽向西藏人介紹台灣的?

達賴喇嘛:因為以前藏人去台灣,人們都會說他們是賣國賊,出賣西藏人利益。我這次去台灣不是去賣國,因為台灣人民非常喜歡佛教,對我個人也表示非常喜歡,而且記者對我很友好,總統、副總統對我都很友好,對我們西藏人都很友好,所以未來台灣和西藏之間的一些糾紛和麻煩的事情,肯定會有所下降,我對人民就是這樣解釋的。
同時,台灣的文化、經濟發展水準很高,在這樣的情況下對宗教發生興趣,這是一個很好的現象。

二問:在你離開台灣回印度八個月以來,你最懷念的是台灣的那一部分?

達賴喇嘛:印象最深的是當我在講經說法時,人們專注的神情,讓我印象最深。

三問:你在台灣時曾經說過還要再訪問台灣,最近有沒有這方面的計畫?

達賴喇嘛:( 沈思!)沒有一定的計畫,但是因為訪問台灣可以對介紹佛法產生一定益處,未來如果有機會,希望可以為台灣人民介紹更深沈的講經的機會,希望未來在宗教弘法上能有這樣的機會。

四問:今年在台灣慶祝雙十國慶時,你的哥哥嘉樂頓珠以『西藏訪問團』團長的身分,率領一些西藏人參加雙十國慶,這件事你事先知道嗎?你覺得這件事對台灣與西藏關係有沒有意義?

達賴喇嘛:我事前並不知道嘉樂頓珠去台灣的事,這是他的個人行為。

五問:現在你知道了對這件事有何看法?

達賴喇嘛:有人說好,有人說不好,這件事很難說得清(哈哈笑!)

六問:西藏流亡政府很快要在台灣設立辦事處,現在可不可以具體的談,你希望這個在台辦事處能發揮什麽樣的功能?

達賴喇嘛:首先,我想在台灣和西藏原來就一直有聯繫,但這種聯繫除了對西藏角落(少數人)有益處外,對整個西藏是沒有益處的,反而引起了藏人反面的看法。所以如果和台灣未來關係正常化後,台灣對西藏人的幫助就會變得眾所周知。

以後台灣人民花一塊錢,都能夠利益於藏人,這樣對台灣、藏人都有好處,台灣既花了錢又有名聲,而且也得到了藏人的好感,所以專門派一個到台灣去了解內情的人,向台灣人民介紹西藏的情況。
其次,是宗教文化方面的交流應該加強,其實這是最重要的,如邀請中國的學者高僧、比丘尼到西藏社會來介紹佛法,而西藏學者也可以去台灣,中、藏文佛經也可以互相翻譯,這樣類似的文化和宗教交往以後會更加加強。

七問:台灣辦事處的代表目前已經確定是格桑達拉,是位女士,可不可以說明為什麽會選上她?

達賴喇嘛:以往格桑達拉在英國西藏辦事處待了很長的時間,很有經驗,共十餘年,依規定到期後一定要調職,而且由她擔任代表也可以表現西藏人民男女平等的觀念(哈哈笑!)。還有一點是格桑達拉的先生達拉朋措札西專研西藏歷史,也懂中文,以往在一九五九年時曾經是我的警衛團團長;一九五四、五五年我到北京時,他就是警衛團團長。有一次我和毛澤東談話就是由他擔任翻譯。而且一九五一年簽訂十七條協議時也是由他擔任翻譯。

八問:有件事我很不好意思問,如果你覺得不妥也可以暫不回答。你在離開台灣時,曾經提過有關在台灣募到的經費,回到印度後會提出一份清單讓台灣人了解,請問目前這筆經費大概是如何運用的?

達賴喇嘛:這筆錢我都交給噶廈(內閣)政府,但內閣還沒有把清單交過來,不過馬上會有的,會很快告訴淨心法師然後向台灣公佈。

九問:其實我知道台灣有很多人都希望能援助流亡藏人,你覺得現在有那些方面最迫切需要幫助?

達賴喇嘛:( 沈思!)主要是現在新近流亡過來的藏人有很多困難,年紀小的可以就讀學校安置,現在共有三、四千名小孩在學校,此外還有六千名僧侶學員。但有一些年輕人已經超過上學的期間,但還很年輕,應該可以學習,使他們有基本的知識以擺脫文盲。另外還有一些老人原來受了很多苦,還有一些政治犯在獄中被打成肢殘,像這些人都很需要幫忙。

十問:過去你曾說過如有必要,你願意自己是最後一個達賴喇嘛,但最近你似乎又提到,如果人們還需要達賴喇嘛,那麽你一定會選擇在自由地區轉世,絕不會轉世在中國大陸,請問你這麽說是否是因為擔心班禪靈童的雙胞案又再重演?

達賴喇嘛:有關轉世問題我不是最近才說的,十幾年前我就說了。意即要不要達賴喇嘛的轉世應由藏人自己決定,特別是如果藏人還處在流亡的狀態中,那麽我就只能轉世到外面,這是我原來就說的。

十一問:你現在是不是很擔心在西藏流亡命運未改變前,你就可能已經圓寂?

達賴喇嘛:我不會在沒有帶領西藏人回去時就在這裡圓寂,我至少還要活二、三十年,在這期間西藏問題肯定會有轉機,如果快的話也許二、三年就會有轉機。

十二問:什麽問題是現在身為達賴喇嘛最擔心的問題?

達賴喇嘛:我不知道自己最擔心的是什麽,我想如果有什麽事就發揮自己的能力然後想辦法,沒什麽好擔心的。身為達賴喇嘛至少我有三點要努力的:第一是告訴每一個人要幫助每一個人,要助人,以慈悲對人,我一直努力這點;第二,是希望各個宗教都能夠和睦相處,互相尊重,做為佛教徒要做一個符合教義真正的佛教徒,而且要加強學習;第三就是為西藏人民服務。
這三點我一直在做,所以沒什麽好擔心的。你看我臉上有擔憂的樣子嗎?你看我剛才接見藏人時有擔憂的樣子嗎?也許不好的事情剛聽到時心情當然不好,但很快就會消失。

十三問:你認為『柯江會談』能夠對解決目前流亡藏人的問題提供幫助嗎?

達賴喇嘛:美國總統關心西藏人民,要且早就談過如果和中國高級官員會面時,一定會談到西藏問題,所以這次應該是談到了,像不要破壞宗教的延續以及人權等,這些問題應該是談了,至於會產生何種效果,短期內應該是不明顯的。

十四問:中共現在不和台灣談,也不和你們談,你看該如何打破僵局?

達賴喇嘛:( 沈思!)我想在我這一方為了消除和談的一些障礙已做出了努力,而且我也提出了『中道』的看法。但現在問題就卡在中共方面,這就沒有辦法了。因為我們這邊的障礙已經消除,我們對外國人、中國人都說我們不追求西藏獨立,我們對每一個人都講了,我們只能這樣了。而且我們到台灣也是這樣講的,也沒有談過要支持西藏獨立等。

十五問:最後,你想再對台灣民眾說些什麽話嗎?

達賴喇嘛:在我訪問台灣回去後,聽到有關一個人家的女兒白曉燕被撕票的事情,我感到非常傷悲。善良與慈悲應該從實際的行動中著想,發生像這樣殘忍的事情是非常不應該的,非暴力事情應該在生活中實踐。
我一聽到這個消息,覺得很遺憾,發生這個事情之後我希望台灣不要放棄希望,仍要繼續為加強社會的祥和、非暴力而努力。

本文原載《中國時報》1999年11月17日